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王建的詩詞_王建的詩詞翻譯_王建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7-26     瀏覽次數:0
“回看巴路在云間,寒食離家麥熟還。”王建《江陵使至汝州》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回看巴路在云間,寒食離家麥熟還。

  日暮數峰青似染,商人說是汝州山。


【譯文】

  回頭看巴山的道路隱沒在白云里邊,我寒食離開家鄉麥熟才回來。傍晚時分,前面出現了幾座青得像是染過一樣的山峰。聽人說這就是汝州的山。


【賞析一】

  唐憲宗元和五年(810),供職于魏博節度使田氏幕府的王建出使荊南(治所江陵),此詩便記是記錄詩人當時返程途中的優美景色的作品。


【賞析二】

  《江陵使至汝州》是唐代詩人王建創作的一首七言絕句。這首詩描寫出差江陵返回到汝州的沿途風光,表達了詩人離家已久終于得還的喜悅心情,以及離家鄉越近歸心就愈加迫切的復雜情緒。


【賞析三】

  這首是一首紀行詩。第一句是回望來路。江陵到汝州,行程相當遙遠,回望巴路,只見白道如絲,一直向前蜿蜒伸展,最后漸漸隱入云間天際。這一句表明離出使的目的地江陵已經很遠,回程已快接近尾聲了。翹首南望,對遠在云山之外的江陵固然也會產生一些懷念和遙想,但這時充溢在詩人心中的,已經是回程行將結束的喜悅了。所以第二句緊接著瞻望前路,計算歸期。王建家居潁川,離汝州很近,到了汝州,也就差不多到家了。“寒食離家麥熟還”,這句平平道出,看似只是客觀地交待離家和歸家的時間季節,實則此行往返路程的遙遠,路上的辛苦勞頓,盼歸心情的急切以及路途上不同季節景物的變化,都隱然見于詩外。寒食離家,郊原還是一片嫩綠,回家的時候,田間垅上,卻已是一片金黃了。

  三、四兩句轉寫前路所見景物。“日暮數峰青似染,商人說是汝州山。”傍晚時分,前面出現了幾座青得象染過一樣的峰巒,同行的商人說,那就是汝州附近的山了。兩句淡淡寫出,徐徐收住,只說行途所見所聞,對自己的心情、感受不著一字,卻自有一番韻外之致,一種悠然不盡的遠調。

  單從寫景角度說,用洗煉明快之筆畫出在薄暮朦朧背景上凸現的幾座輪廓分明、青如染出的山峰,確實也富有美感和新鮮感。甚至通過“數峰青似染”就展現出天氣的清朗、天宇的澄清和這幾座山峰引人注目的美麗身姿。但它的妙處似乎主要不在寫景,而在于微妙地傳遞出旅人在當時特定情況下一種難以言傳的心境。

  這個特定情況,就是上面所說的歸程即將結束,已經行近離家最近的一個大站頭汝州了。這樣一個站頭,對盼歸心切的旅人來說,無疑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對它的出現自然特別關注。正在遙望前路之際,忽見數峰似染,引人矚目,不免問及同行的商人,商人則不經意地道出那就是汝州的山巒。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此刻在詩人心中涌起的自是一陣欣慰的喜悅,一種興奮的情緒和親切的感情。而作者沒有費力地去刻畫當時的心境,只淡淡著筆,將所見所聞輕輕托出,而自然構成富于含蘊的意境和令人神遠的風調。


【賞析四】

  紀行詩自然會寫到山川風物,但它之所以吸引人,往往不單純由于寫出了優美的景色,而是由于在寫景中傳出詩人在特定情況下的一片心緒。這種由景物與心境的契合神會所構成的風調美,常常是紀行詩(特別是小詩)具有藝術魅力的一個奧秘。


【賞析五】

  “回看巴路在云間,寒食離家麥熟還”這兩句是說,江陵到汝州,行程遙遠,回望巴路,但見一條如絲般的路徑,向前蜿蜒伸展,漸漸隱入云間天際;前望歸程,已經離家不遠了,寒食時離家,郊原還是一片嫩綠,回家的時候,田間垅上,卻已是一片金黃了。前句寫景,后句寓情,措詞清新、自然、樸實。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譯文】

  庭院地面雪白樹上棲息著鵲鴉,秋露點點無聲打濕了院中桂花。

  今夜明月當空世間人人都仰望,不知道這秋日情思可落到誰家?


【賞析一】

  《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是唐代詩人王建創作的一首以中秋月夜為內容的七絕。全詩四句二十八字,以每兩句為一層意思,分別寫中秋月色和望月懷人的心情,展現了一幅寂寥、冷清、沉靜的中秋之夜的圖畫。此詩以寫景起,以抒情結,想象豐美,韻味無窮。


【賞析二】

  這首詩意境很美,首先予人的印象是情景如畫,用蘇軾的話來說就是“詩中有畫”。明《唐詩畫譜》中就有以這首詩為題材的版畫,但這幅版畫僅是畫家別出心裁構想出的意境,和王建原作并不一一吻合,而且它對全詩點睛之筆——秋思未作充分表達。在這一點上,詩歌語言藝術顯示了它的不可代替性。詩人運用形象的語言,豐美的想象,渲染了中秋望月的特定的環境氣氛,把讀者帶進一個月明人遠、思深情長的意境,加上一個唱嘆有神、悠然不盡的結尾,將別離思聚的情意,表現得委婉動人。


【賞析三】

  這是一首中秋之夜望月思遠的七言絕句。在民俗中,中秋節的形成歷史悠久。詩人望月興嘆,但寫法與其他中秋詠月詩完全不同,很有創造性,甚至更耐人回味。

  “中庭地白樹棲鴉”,明寫賞月環境,暗寫人物情態,精煉而含蓄。這句如同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首句一樣,借助特有的景物一下子就將蕭瑟蒼涼之景推到讀者眼前,予人以難忘的印象。詩人寫中庭月色,只用“地白”二字,卻給人以積水空明、澄靜素潔、清冷之感,聯想到李白的名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沉浸在清美的意境之中。“樹棲鴉”,應該是聽出來的,而不是看到的。因為即使在明月之夜,人們也不大可能看到鴉鵲的棲宿;而鴉鵲在月光樹蔭中從開始的驚惶喧鬧到最后的安定入睡,卻完全可能憑聽覺感受出來。(周邦彥《蝶戀花·早行》詞有“月皎驚烏棲不定”句,就是寫這種意境。)“樹棲鴉”這三個字,樸實、簡潔、凝煉,既寫了鴉鵲棲樹的情狀,又烘托了月夜的寂靜。全句無一字提到人,而又使人處處想到清宵的望月者。

  “冷露無聲濕桂花”,緊承上句,借助感受進一步渲染中秋之夜。這句詩因桂香襲人而發。在桂花諸品中,秋桂香最濃。在皎潔的月亮上某些環形火山的陰影曾使富于幻想的人賦予它美好的形象,說它是月宮里的桂樹,有的傳說還說人間的桂樹是天上落下來的種子生成的(宋之問《靈隱寺》“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飄”)。這句詩描寫了冷氣襲人,桂花怡人的情景。如果進一步揣摩,更會聯想到這桂花可能是指月中的桂樹。這是暗寫詩人望月,正是全篇點題之筆。詩人在萬籟俱寂的深夜,仰望明月,凝想入神,絲絲寒意,輕輕襲來,不覺浮想聯翩:那廣寒宮中,清冷的露珠一定也沾濕了桂花樹。這樣,“冷露無聲濕桂花”的意境,就顯得更悠遠,更耐人尋思。詩人選取“無聲”二字,細致地表現出冷露的輕盈無跡,又渲染了桂花的浸潤之久。而且不只是桂花,那樹下的玉兔,那揮斧的吳剛,那“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嫦娥,也是如此。古人以為霜露之類似雨雪都從天而降,因而詩人探桂時奇怪冰涼的露水把花枝沁得這么濕卻沒聽到一點聲音。如此落筆,既寫出了一個具體可感的中秋之夕,又表現了夜之深和靜,似乎桂香與寒氣襲人而來了,帶給人以美的聯想。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這兩句采取了忽然宕開的寫法,從作者的一群人的望月聯想到天下人的望月,又由賞月的活動升華到思人懷遠,意境闊大,含蓄不露。普天之下又有多少人在望月思親:在家鄉的人思念遠離的親人,離鄉之人遙望家鄉親人。于是,水到渠成,吟出了這兩句。前兩句寫景,不帶一個“月”字;第三句才點明望月,而且推己及人,擴大了望月者的范圍。但是,同是望月,那感秋之意,懷人之情,卻是人各不同的。詩人悵然于家人離散,因而由月宮的凄清,引出了入骨的相思。他的“秋思”必然是最濃摯的。然而,在表現的時候,詩人卻并不采用正面抒情的方式,直接傾訴自己的思念之切;而是用了一種委婉的疑問語氣:不知那茫茫的秋思會落在誰的一邊。天下離人千千萬萬,懷人愁緒如綿綿秋草,逐處叢生;詩人在思誰是確定的,說“不知秋思落誰家”并非真不知,而是極寫秋思的浩茫渾涵,似虛而實,深得詩歌含蓄之美。明明是自己在懷人,偏偏說“秋思落誰家”,這就將詩人對月懷遠的情思,表現得蘊藉深沉。似乎秋思唯詩人獨有,別人盡管也在望月,卻并無秋思可言。這真是無理之極,然而愈顯出詩人癡情,手法高妙。在煉字上,“落”字新穎妥貼,不同凡響,它給人以生動形象的感覺,仿佛那秋思隨著銀月的清輝,一齊灑落人間。


【賞析四】

  王建(約766——約830)字仲初,潁川(今河南許昌)人。曾從軍塞上十三年,元和間為昭應丞、渭南尉,大和中官至陜州司馬。晚年卜居咸陽原上。樂府詩與張籍齊名,亦擅絕句。有《王司馬集》。

  中秋節與春節、清明節、端午節并稱為中國漢族的四大傳統節日。據史籍記載,古代帝王祭月的節期為農歷八月十五,時日恰逢三秋之半,故名“中秋節”;又因為這個節日在秋季八月,故又稱“秋節”、“八月節”、“八月會”、“中秋節”;又有祈求團圓的信仰和相關習俗活動,故亦稱“團圓節”、“女兒節”。因中秋節的主要活動都是圍繞“月”進行的,所以又俗稱“月節”、“月夕”、“追月節”、“玩月節”、“拜月節”;在唐朝,中秋節還被稱為“端正月”。直到今天,中秋節依然是人們闔家歡聚的重要節日。天朗氣清,皓月當空,丹桂飄香,舉家賞月、吃餅……這是多和樂融融的景象啊!

  然而,就在這萬家團聚的時候,有的人卻只能獨自悲涼。或因社會動蕩而流離失所,或因個人遭際而漂泊在外,他們和他們的家人不得不天各一方,“月圓人不圓”的愁思在彼此的心中蔓延著,月愈圓,意愈傷;月愈明,心愈痛。或許正是這個緣故,當中唐詩人王建面對中秋的明月的時候,想到自己,想到好友杜郎中,想到天下所有離散的人家,才寫了這首蘊藉深沉、委婉動人的詠月抒懷之作吧——

  “月華如水,靜靜地瀉在庭院中,地上好像鋪上了一層微霜,聒噪了一天的鴉鵲也逐漸消停下來,仿佛不忍驚擾這安詳的夜色,悄悄地隱棲在樹上。夜漸漸深了,清冷的秋露潤濕了枝頭的桂花,散發出氤氳的馨香。人們都在望著今夜的這輪圓月,希望盡情享受這團圓的天倫之樂,但這秋夜的愁思,不知會落到哪戶人家呢?……”

  詩人一、二句寫景:“地白”突出了月光的明亮、皎潔;“樹棲鴉”為“鴉棲樹”的倒裝,烘托了夜的靜謐;“冷露”寫人的感覺,突出秋夜的涼意;一個“濕”字,既突出了秋夜露水的濃重,又說明詩人佇立的時間長久;“桂花”是中秋的節物,暗指今夜是八月十五中秋節,使之更有典型意義。詩人從視覺、聽覺、感覺、嗅覺等角度,為我們描摹出了一幅“月色如霜、露桂飄香”的幽寂、凄涼的“中秋月夜圖”,用景語引出后面的情語,不言凄傷而凄傷之情隨景而出。

  三、四句抒情:“人盡望”是用聯想的手法,將前面詩人一個人的深夜不眠、望月懷人的情景普羅到每一個人身上,不僅詩人如此,天下人人都如此!從而擴大了詩歌的境界,使一己一時之情有了更為普遍的意義。“秋思”即“愁思”,一語兩面,既指離家在外的人對家的思念、向往,又指家人對游子的牽掛、期盼。“落”字堪稱神筆,化無形的秋思為極具分量的重物,突出了愁思深沉、濃重。詩人不說自己想念朋友親人,反為那些離散難聚、秋思難抑的人擔心。結句一問,仿佛在說:普天之下,不知還有多少人正飽受離恨之苦啊!暗含對時世與人生的感喟,情意深曲,感人肺腑。


【賞析五】

  全詩以寫景起,先突出中秋夜深夜靜夜涼,然后以深夜不寐、望月懷人聯想出具有普遍意義的懷念之情,最后用一個情深意曲的問句結尾,將別離思聚的情意表現得含蓄蘊藉、委婉動人。這正是這首七絕引人共鳴、千古傳誦的原因吧!

“我愿此水作平田,長使水夫不怨天。”王建《水夫謠》原文與賞析

【原文】

  苦哉生長當驛邊, 官家使我牽驛船。

  辛苦日多樂日少, 水宿沙行如海鳥。

  逆風上水萬斛重, 前驛迢迢后淼淼。

  半夜緣堤雪和雨, 受他驅遣還復去。

  夜寒衣濕披短蓑, 臆穿足裂忍痛何!

  到明辛苦無處說, 齊聲騰踏牽船歌。

  一間茅屋何所值, 父母之鄉去不得。

  我愿此水作平田, 長使水夫不怨天。


【賞析一】

  安吏之亂后,唐王朝不僅對外要抵御吐蕃、回紇等入侵,對內還要對背叛朝廷的藩鎮用兵;軍費日絀,加上統治集團的腐化,揮霍無度,為了應付日益增長的支出,而加重了對南方人民的剝削和掠奪,并把剝削和掠奪所得從南方運往北方,致使水陸運輸十分繁重、艱苦。


【賞析二】

  詩對纖夫的心理描寫細致而有層次,由嗟嘆到哀怨,到憤恨,又到無可奈何,把其內心世界揭示得淋漓盡致。配合水夫思想感情的變化,詩歌不斷變換韻腳,使人覺得水夫傾訴的哀愁怨憤是如此之多。由于充分揭示人物心理,水夫形象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詩人寫的是一個水夫的自述,反映的卻是整個水鄉人民的痛苦生活。詩歌的語言既具有民歌通俗流利的特點,又具有文人作品凝煉精警的特點,頗有特色。不用驚人之筆,不用華美之詞,詩人從看似平淡的細細描繪中表現真情,捕捉詩情。初讀似覺平淡無奇,反復讀之,便覺回味盈頰。正如王安石所說:“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


【賞析三】

  “苦哉生長當驛邊”,詩一開始就用“苦哉”二字領起全篇,定下了全詩感情的基調。水夫脫口發出這一聲嗟嘆,說明他內心的悲苦是難以抑制的。這強烈的感情,緊緊地抓住了讀者的心靈。“官家使我牽驛船”,點出了使水夫痛苦的原因。古代官設的交通驛站有水陸兩種,住在水邊,要為水驛牽船服役。“官家使我”說明水夫拖船是被迫的。這兩句是總敘生長水邊為驛站服役的痛苦心情。緊接著,詩人從“辛苦日多樂日少”至“齊聲騰踏牽船歌”,用一大段文字,讓水夫具體述說他牽船生活的痛苦。“辛苦日多樂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鳥”,較前描寫進了一步,用了一個比喻。把人比作海鳥,說纖夫的生活象海鳥一樣夜宿水船,日行沙上,過著完全非人的生活。然后詩人用細膩的筆墨,具體描寫纖夫從日到夜、又由夜到明的牽船生活。先寫白天牽船的艱難。前一句,頂風一層,逆水一層,船重一層,備述行船條件的困難;行船如此難,而前面的驛站是那樣的遙遠,水波茫茫無邊無際,纖夫的苦難日子似乎走不到盡頭。后寫黑夜牽船的痛苦。詩人寫一個雨雪交加的寒夜,纖夫們披著短蓑,纖繩磨破了胸口,凍裂了雙腳,一切痛苦,他們都無可奈何地忍受著。一夜掙扎,沒有絲毫報酬,而是“到明辛苦無處說”,在兇殘的官家面前,纖夫能夠說什么呢?只好把滿腔憤懣積郁在心里,“齊聲騰踏牽船歌”,用歌聲發泄內心的怨憤不平,用歌聲協調彼此的動作,在困乏疲憊之中,他們又舉步向前了。

  那么纖夫們為什么不逃離這苦難的深淵呢?“一間茅屋何所值,父母之鄉去不得”。纖夫的全部財產只有一間茅屋,本不值得留戀,可故鄉卻又舍不得離開。即使逃離水鄉,他們的處境也不會好。“田家衣食無厚薄,不見縣門身即樂!”(《田家行》)沒有了水上徭役,還會有陸上的徭役和租賦,田家遭受著官府同樣的剝削和壓迫。在無可奈何的境況下,纖夫只得把改變困境的希望寄托在這樣的幻想中:“我愿此水作平田,長使水夫不怨天。”水變平田當然不現實,這樣,他們的痛苦實際上就是無法解除的。


【賞析四】

  本篇以水邊纖夫的生活為描寫對象,通過一個纖夫的內心獨白,寫出了水上服役不堪忍受的痛苦,對當時不合理的勞役制度進行了控訴,寫得很有層次。


【賞析五】

  王建(約公元766─約830)字仲初,唐代大歷年間著名詩人,與張籍齊名,世稱“張王”。所作《宮詞》一百首頗有名,有《王司馬集》。

  本詩以獨白形式,寫出了纖夫獨有的艱難生活,揭露并控訴了當時不合理的勞役制度。

“客亭臨小市,燈火夜妝明。”王建《江館》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水面細風生, 菱歌慢慢聲。

  客亭臨小市, 燈火夜妝明。


【賞析一】

  在唐代詩人中,王建是擅長素描速寫的著名作手。他熟練地運用各種形式,創作了一幅幅上自宮廷禁苑下至市井鄉村的風物風情畫。這些作品,都充溢著濃郁的生活氣息。這首題為《江館》的五絕,就是一幅清新的江館夜市的素描。

  唐代商業繁榮,中唐以來更有進一步發展。不但大都市有繁華的商業區和笙歌徹曉的夜市,連一般州縣也設有商市,甚至在州縣城以外的交通便利地點也有形形色色的草市、小市。杜牧在《上李太尉論江賊書》中說到,江淮地區的草市,都設在水路兩旁,富室大戶,多住在市上。這首詩中所描繪的“小市”,大概就是這類臨江市鎮上的商市;所謂“江館”,則是市鎮上一所臨江的旅館。詩里寫的,便是詩人夜宿江館所見江邊夜市的景色。


【賞析二】

  旅館夜宿的題材,往往滲透著凄清孤寂的鄉愁羈思。從“旅館寒燈獨不眠,客心何事轉凄然”、“旅館誰相問,寒燈獨可親”、“金陵津渡小山樓,一宿行人自可愁”這些詩句中,可以看到這個傳統的相繼不衰。王建這首旅宿詩,卻懷著悠閑欣喜的感情,領略江邊夜市的詩意風情。這里面似乎透露出由于商業經濟的繁榮,出現了新的生活場景,而有關這方面的描繪,在以前的詩歌中是反映得不多的。由此啟漸,“夜市賣菱藕,春船載綺羅”、“夜市橋邊火,春風寺外船”一類描寫便時時出現在詩人筆下。這正反映出時代生活的變化,和由這種變化引起的詩人視野的擴大,和審美感情的變化。


【賞析三】

  客館臨江,所以開頭先點出環境特點。“水面細風生”,寫的是清風徐來,水波微興的景象。但因為是在朦朧的暗夜,便主要不是憑視覺而是憑觸覺去感知。“生”字樸素而真切地寫出微風新起的動態,透露出在這以前江面的平靜,也透露出詩人在靜默中觀察、感受這江館夜景的情態。因為只有在靜默狀態中,才能敏銳地感覺到微風悄然興起于水面時所帶來的涼意和快感。這個開頭,為全詩定下一個輕柔的基調。

  第二句“菱歌慢慢聲”,轉從聽覺角度來寫。菱歌,指夜市中歌女的清唱。她們唱的大概就是江南水鄉采菱采蓮一類民歌小調。“慢慢聲”,寫出了歌聲的婉曼柔美,舒緩悠揚。在這朦朧的夜色里,這菱歌清唱的婉曼之聲,隨著陣陣清風的吹送,顯得格外清揚悅耳,動人遐想。如果說第一句還只是為江邊夜市布置了一個安恬美好的環境,那么這一句就露出了江邊夜市溫馨旖旎的面影,顯示了它特有的風情。

  “客亭臨小市,燈火夜妝明。”客亭,就是詩人夜宿的江館中的水亭。它緊靠著“小市”,這才能聽到菱歌清唱,看到燈火夜妝,領略水鄉夜市的風情。這一句明確交代了詩人所在的地方和他所要描繪的對象,在全篇中起著點題的作用。詩人不把它放在開頭而特意安排在這里,看來是用過一些心思的。這首詩所描繪的景色本比較簡單,缺乏層次與曲折,如果開頭用敘述語點醒,接著連用三個描寫句,不但使全篇傷于平直和一覽無余,而且使后三句略無層遞,變成景物的單純羅列堆砌。現在這樣,將敘述語嵌入前后的描寫句中間,一則可使開頭不過于顯露,二則可使中間稍有頓挫,三則可使末句更加引人注目,作用是多方面的。

  末句又轉從視覺角度來寫。透過朦朧的夜色,可以看到不遠處有明亮的燈光,燈光下,正活動著盛妝女子婉麗的身影。“明”字寫燈光,也寫出在明亮燈光照映下鮮麗的服飾和容顏。詩人寫江邊夜市,始則在朦朧中感觸到“水面細風生”,繼則在朦朧中聽到“菱歌慢慢聲”。就在這夜市剛剛撩開面紗,露出隱約的面影時,卻突然插入“客亭臨小市”這一句,使文勢出現頓挫曲折,也使讀者在情緒上稍作間歇和醞釀,跟著詩人一起用視覺去捕捉夜市最動人的一幕。因此當夜市終于展示出它的明麗容顏——“燈火夜妝明”時,景象便顯得分外引人注目,而夜市的風姿也就以鮮明的畫面美和濃郁的詩意美呈現在面前了。


【賞析四】

  江館,指江邊客舍。 唐 王昌齡 《送譚八之桂林》詩:“客心仍在楚 ,江館復臨湘 。” 唐 薛用弱 《集異記·韋宥》:“ 宥奇駭,因寘于懷。行次江館,其家室皆已維舟入亭矣。” 清黃景仁《題馬氏齋頭<秋鷹圖>》詩:“秋高江館寒生稜,眼芒忽觸瑤光星。”


【賞析五】

  王建樂府詩,善于選擇生活中具有典型意義的人物,事件和環境加以藝術概括,集中而形象地反映現實,揭示矛盾。他很少在詩中發議論,而是運用比興、白描、對比、映襯等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再現現實生活。王建善于通過人物自白刻畫他們的心理狀態,在新樂府詩中很有特色;或在結尾用重筆突出主題,戛然而止。用筆簡潔峭拔,入木三分,語氣含蓄,意在言外。體裁大多是七言歌行,篇幅較短。語言通俗明晰而凝煉精悍,富有民歌謠諺的色彩。用韻平仄相間,往往隔二句或四句換韻,節奏短促,激越有力。這些特色,形成了王建樂府詩特有的藝術風格。

“雨里雞鳴一兩家,竹溪村路板橋斜。”王建《雨過山村》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雨里雞鳴一兩家,竹溪村路板橋斜。

  婦姑相喚浴蠶去,閑著中庭梔子花。


【譯文】

  雨中有一兩戶人家傳來雞鳴,

  小溪兩邊長滿翠竹,鄉村的小路越過小溪,木板橋歪歪斜斜。

  村里的媳婦和婆婆相互呼喚去浸洗蠶子,

  庭院中的梔子花閑著無人欣賞。


【賞析一】

  詩的前兩句寫雨中幾聲雞鳴,一兩家農舍;修竹、清溪、村路、板橋,淡淡幾筆,便勾畫出一幅靜謐、優美、和諧的山村風景。

  第三句轉而寫農事,“婦姑相喚”,透著親切,可以想見家庭鄰里關系的和睦;夏日雨中,仍要“浴蠶去”,則可知農事的繁忙。婦姑浴蠶去了,雨中的山村,唯有桅子花悠然無事地獨自“閑”在庭院里。一個“閑”字,烘托出庭院中一片幽靜氣氛。全詩處處扣住山村景象,從景寫到人,從人寫到境;農事的繁忙,山村的神韻,皆蘊于一個“閑”字之中。它是全篇之“眼”,著此一字而境界全出。作者寫雨過山村所見情景,富有詩情畫意,又充滿勞動生活的氣息。


【賞析二】

  這首山水田園詩,富有詩情畫意,又充滿勞動生活的氣息,頗值稱道。

  “雨里雞鳴一兩家”。詩的開頭就大有山村風味。這首先與“雞鳴”有關,“雞鳴桑樹顛”乃村居特征之一。在雨天,晦明交替似的天色,會誘得“雞鳴不已”。但倘若是平原大壩,村落一般不會很小,一雞打鳴會引來群雞合唱。山村就不同了,地形使得居民點分散,即使成村,人戶也不會多。“雞鳴一兩家”,恰好寫出山村的特殊風味。

  “竹溪村路板橋斜”。如果說首句已顯出山村之“幽”,那么,次句就由曲徑通幽的過程描寫,顯出山居的“深”來,并讓讀者隨詩句的向導,體驗了山行的趣味。在霏霏小雨中沿著斗折蛇行的小路一邊走,一邊聽那蕭蕭竹韻,潺潺溪聲,該有多稱心。不覺來到一座小橋跟前。這是木板搭成的“板橋”。山民尚簡,溪溝不大,原不必張揚,而從美的角度看,這一座板橋設在竹溪村路間,這竹溪村路配上一座板橋,卻是天然和諧的景致。

  “雨過山村”四字,至此全都有了。詩人轉而寫到農事:“婦姑相喚浴蠶去”。“浴蠶”,指古時用鹽水選蠶種。據《周禮》“禁原蠶”注引《蠶書》:“蠶為龍精,月值大火(二月)則浴其種。”于此可見這是在仲春時分。在這淳樸的山村里,婦姑相喚而行,顯得多么親切,作為同一家庭的成員,關系多么和睦,她們彼此招呼,似乎不肯落在他家之后。“相喚浴蠶”的時節,也必有“相喚牛耕”之事,只舉一端,不難概見其余。那優美的雨景中添一對“婦姑”,似比著一雙兄弟更有詩意。

  田家少閑月,冒雨浴蠶,就把倍忙時節的農家氣氛表現得更加夠味。但詩人存心要錦上添花,揮灑妙筆寫下最后一句:“閑看中庭梔子花”。事實上就是沒有一個人“閑著”,但他偏不正面說,卻要從背面、側面落筆。用“閑”襯忙,通過梔子花之“閑”襯托人們個個都很忙的情景。,興味尤饒。一位西方詩評家說,徒手從金字塔上挖下一塊石頭,并不比從杰作中抽換某個單詞更困難。這里的“閑”,正是這樣的字,它不僅是全句也是全篇之“眼”,一經安放就斷不可移易。同時詩人做入“梔子花”,又豐富了詩意。雨浥梔子冉冉香,意象夠美的。此外,須知此花一名“同心花”,詩中向來用作愛之象征,故少女少婦很喜采擷這種素色的花朵。此詩寫梔子花無人采,主要在于表明春深農忙,似無關“同心”之意。但這恰從另一面說明,農忙時節沒有談情說愛的“閑”功夫,所以那花的這層意義便給忘記了。這含蓄不發的結尾,實在妙機橫溢,搖曳生姿。


【賞析三】

  這首山水田園詩富有詩情畫意,又充滿勞動生活的氣息。

  詩的開頭就大有山村風味,“雞鳴”既交代時間之早,也令人想到陶淵明的詩句“雞鳴桑樹巔”,寫出了山村的獨特韻味和風味;而“一兩家”恰好寫出山村的幽謐、安靜、人煙的疏落,突出了山村遠離世事和塵囂的景致以及生活在這里是人們的生活情致。次句寫翠竹蕭蕭,溪水潺潺,小路蜿蜒,木板橋斜,既寫出了山村景色的優美、景致的優雅,還寫出了山村的幽僻、幽深和悠遠,尤其是“板橋斜”更是暗寓山溪的蜿蜒、石徑的曲折、山勢的起伏,突出了景物的特征。第三句寫農事,在這淳樸的山村里,婦姑相喚而行,顯得多么親切,關系多么和睦;田家少閑月,農夫多辛勞,早起、冒雨浴蠶,就把倍忙季節的農家氣氛表現得更加夠味。第四句詩人存心要錦上添花,“梔子花”又名“同心花”,詩中一向用來作為愛之象征,少女少婦很愛采擷這種素色的花朵,此時梔子花無人采,表明春深人忙,農忙時節沒有談情說愛的“閑”功夫,這里用“花閑”襯人忙,一個“閑字”,既點染出庭院氣氛的寧靜,更可使人進一步聯想到山村農忙的景象,意味雋永,含蘊不盡。


【賞析四】

  這是作者在雨天路過某地山村,看到當時的山村實景所寫下的一首詩。

  《雨過山村》,通過對幾件自然景物的描寫,生動地反映了農忙季節的繁忙景象。一二兩句自然景物,三四句寫人。首句寫“雞鳴”,二句寫“板橋”,都是放在“雨里”來寫。又分別用一“鳴”字和“斜”字來寫“雨里”來寫“雨里雞鳴”、“村路板橋”。三句轉向“婦姑”,用一同“去”字,寫出即使是“雨天”,農家依然是一刻不閑的繁忙景象。四句選用一“閑”字,從另一側面襯托上句中的“去”,使農家的繁忙又增添了一層意思。


【賞析五】

  “閑”是本詩的詩眼。全詩描寫山村靜幽和諧而又繁忙和充滿生氣的農家景致。即使是雨天,婦和姑也相約去“浴蠶”,可以想見,男人們更是早就到田間耕作去了,全家沒有閑人;可是作者偏要著一“閑”字,用“中庭梔子花”之“閑”來襯托農家之忙,饒有情趣。

“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王建《新嫁娘》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

  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


【譯文】

  新婚三天就下廚房,洗凈雙手開始做羹湯。

  不熟悉婆婆的飲食口味,先送給小姑品嘗品嘗。


【賞析一】

  《新嫁娘》寫這位新娘嫁到夫家的第三天,便要進廚房煮飯燒菜。由于這位新娘不知道婆婆的食性,于是就叫丈夫的妹妹先嘗一嘗。此詩把新嫁娘謹慎、小心、敏慧和勤勞的形象刻畫得活靈活現。

  詩寫一新嫁娘初來夫家操持家務時的微妙心態。首兩句平敘。古代習俗,女子出嫁后三日,應入廚作炊,俗稱“過三朝”。羹湯,此泛指菜肴。“未諳姑食性”一句轉折,生動蕩之勢。諳,熟悉。姑,婆母。食性,口味。在封建大家庭中,姑為一家之主,對新嫁娘是舉足輕重的長輩。按《大戴禮記·本命》,婦有七去(被休),其一是“不順父母,去”。《禮記·內則》:“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悅,出。”故在婆母面前,進退出處需倍加小心。新婦不知婆母口味,必須先意承志,以獲歡心。于此,我們庶可揣摩新嫁娘在禮教重壓下,“洗手作羹湯”時的謹慎之態。而小姑,正處于婆媳關系的中介地位。結末“先遣小姑嘗”一句,乃全篇神光所聚,語少而意足。蓋小姑當最熟悉婆婆品味、心理,故五字中新嫁娘那種曲意承歡又機警聰敏的神情性格宛然如見。

  全詩無形容,無鋪敘,寥寥二十字,直白道來,如反復咀嚼,自能得其佳妙。

 


【賞析二】

  詩描摹一位新嫁娘巧思慧心的情態。第一次燒飯菜。為了把握婆婆的口味,先遣婆婆養大的小姑嘗試。語雖淺白。卻頗為得體,合情合理。新娘的機靈聰敏,心計巧思,躍然紙上。“先遣小姑嘗”,真是于細微處見精神。

  有人認為此詩是為新入仕途者而作。在情理上,作為新入仕途者的借鑒亦未嘗不可。


【賞析三】

  從這首詩的題目《新嫁娘》看,詩人好象是在歌詠新嫁娘,其實不然,詩人是借此來敘述自己初進官場,還不熟悉官場的規矩,處處小心謹慎,遇事先求于人的景況。詩人抓住新娘人地生疏,初入廚下的心理,加以描寫,揭示了“先遣小姑嘗”的一種普遍現象。

  全詩都在“新”字作文。首句以“三日”隱切“新嫁”。“洗手”所以示“潔”。“作羹湯”,是合乎新嫁娘身份的調笑之作。三四兩句,寫因不知婆婆的食性,才先使小姑嘗,也是進而說明“新”字。


【賞析四】

  古代女子嫁后的第三天,俗稱“過三朝”,依照習俗要下廚房做菜。

  詩人描寫了一位新嫁娘為了使婆婆滿意,善于尋找辦法的故事,她為了摸清婆婆的口味,請小姑先品嘗,因為小姑最能代表婆婆,詩人對新嫁娘的聰明是欣賞的。這首詩具有故事性,充滿了情趣與詩意,耐人尋味。


【賞析五】

  “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古代女子嫁后的第三天,俗稱“過三朝”,依照習俗要下廚房做菜。“三日”,正見其為“新嫁娘”。“洗手作羹湯”,“洗手”標志著第一次用自己的雙手在婆家開始她的勞動,表現新媳婦鄭重其事,力求做得潔凈爽利。

  但是,婆婆喜愛什么樣的飯菜,對她來說尚屬未知數。粗心的媳婦也許憑自己的口味,自以為做了一手好菜,實際上公婆吃起來卻為之皺眉呢。因此,細心、聰慧的媳婦,考慮就深入了一步,她想事先掌握婆婆的口味,要讓第一回上桌的菜,就能使婆婆滿意。

  “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這是多么聰明、細心,甚至帶有點狡黠的新嫁娘!她想出了很妙的一招——讓小姑先嘗嘗羹湯。為什么要讓小姑先嘗,而不像朱慶馀《閨意獻張水部》那樣問她的丈夫呢?朱詩云“畫眉深淺入時無”,之所以要問丈夫,因為深夜洞房里只有丈夫可問。而廚房則是小姑經常出入之所,羹湯做好之后,要想得到能夠代表婆婆的人親口嘗一嘗,則非小姑不可。所以,從“三日入廚”,到“洗手”,到“先遣小姑嘗”,不僅和人物身份,而且和具體的環境、場所,一一緊緊相扣。語雖淺白。卻頗為得體,合情合理。新娘的機靈聰敏,心計巧思,躍然紙上。“先遣小姑嘗”,真是于細微處見精神。沈德潛評論說:“詩到真處,一字不可易。”

  《新嫁娘詞》所具有的典型意義,固然可以使人聯想到這些,但是要直接就寫這些入詩,則不免帶有庸俗氣。而在這首詩中,因為它和新嫁娘的靈機慧心,和小姑的天真,以及婆婆反將入于新嫁娘彀中等情事聯系在一起,才顯得富有詩意和耐人尋味。

  像這樣的詩,在如何從生活中發現和把握有詩意的題材方面,似乎能夠給讀者一些啟示。

  讀這首詩,人們對新嫁娘的聰明和心計無疑是欣賞的,詩味也正在這里。新嫁娘所循的,實際上是這樣一個推理過程:一、前提:長期共同生活,會有相近的食性;二、小姑是婆婆撫養大的,食性當與婆婆一致;三、所以由小姑的食性可以推知婆婆的食性。但這樣一類推理過程,并不是在任何場合下都能和詩相結合。像有人在箋注此詩時所講的:“我們初入社會,一切情形不大熟悉,也非得先就教于老練的人不可。”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二十一点一对a分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