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孟郊的詩詞_孟郊的詩詞翻譯_孟郊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7-29     瀏覽次數:0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孟郊《登科后》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昔日齷齪不足夸, 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 一日看盡長安花。


【譯文】

  那種窮困窘迫的生活是沒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今天我高中了進士,才真正感到皇恩浩蕩;

  我愉快地騎著馬兒奔馳在春風里,一天的時間就把長安城的美景全看完了。


【賞析一】

  按唐制,進士考試在秋季舉行,發榜則在下一年春天。這時候的長安,正春風輕拂,春花盛開。城東南的曲江、杏園一帶春意更濃,新進士在這里宴集同年,“公卿家傾城縱觀于此”(《唐摭言》卷三)。新進士們“滿懷春色向人動,遮路亂花迎馬紅”(趙嘏《今年新先輩以遏密之際每有宴集必資清談書此奉賀》)。可知所寫春風駘蕩、馬上看花是實際情形。但詩人并不留連于客觀的景物描寫,而是突出了自我感覺上的“放蕩”:情不自禁吐出“得意”二字,還要“一日看盡長安花”。在車馬擁擠、游人爭觀的長安道上,不可能容得他策馬疾馳,偌大一個長安,無數春花,“一日”是不能“看盡”的。然而詩人盡可自認為當日的馬蹄格外輕疾,也盡不妨說一日之間已把長安花看盡。雖無理卻有情,因為寫出了真情實感,也就不覺得其荒唐了。同時詩句還具有象征意味:“春風”,既是自然界的春風,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謂“得意”,既指心情上稱心如意,也指進士及第之事。詩句的思想藝術容量較大,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成為后人喜愛的名句。


【賞析二】

  孟郊四十六歲那年進士及第,他自以為從此可以別開生面、風云際會、龍騰虎躍一番了。滿心按捺不住得意欣喜之情,便化成了這首別具一格的小詩。這首詩因為給后人留下了“春風得意”與“走馬看花”兩個成語而更為人們熟知。

  詩人兩次落第,這次竟然高中,就仿佛一下子從苦海中超度出來,登上了歡樂的頂峰。所以,詩一開頭就直接傾瀉心中的狂喜,說以往那種生活上的困頓和思想上的不安再也不值得一提了,此時金榜題名,終于揚眉吐氣,自由自在,真是說不盡的暢快。“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詩人得意洋洋,心花怒放,便迎著春風策馬奔馳于鮮花爛漫的長安道卜。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時的詩人神采飛揚,不但感到春風駘蕩,天宇高遠,大道平闊,就連自己的駿馬也四蹄生風了。偌大一座長安城,春花無數,卻被他一日看盡,真是“放蕩”無比!詩人情與景會,意到筆成,不僅活靈活現地描繪了自己高中之后的得意之態,還酣暢淋漓地抒發了得意之情,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這兩句詩成為人們喜愛的千古名句,并派生出兩個成語。


【賞析三】

  孟郊(751——814),“少隱嵩山,稱處士。”兩試進士不第,四十六歲時才中進士,其欣喜之情,可於《登科后》的“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二語中見之。越四年,任溧陽縣尉。由于不能舒展他的抱負,遂放跡林泉間,徘徊賦詩。以至公務多廢,縣令乃以假尉代之。后因河南尹鄭余慶之薦,任職河南,晚年生活,多在洛陽度過。唐憲宗元和九年,鄭余慶再度招他往興元府人參軍,乃偕妻往赴,行至閿(wén)鄉縣,暴疾而卒。

  孟郊仕歷簡單,清寒終身,為人耿介倔強,死后曾由鄭余慶買棺殮葬。


【賞析四】

  詩一開頭就直抒自己的心情,說以往在生活上的困頓與思想上的局促不安再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題名,郁結的悶氣已如風吹云散,心上真有說不盡的暢快。孟郊兩次落第,這次竟然高中鵠的,頗出意料。這就仿佛象是從苦海中一下子被超渡出來,登上了歡樂的峰頂;眼前天宇高遠,大道空闊,似乎只待他四蹄生風了。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活靈活現地描繪出詩人神采飛揚的得意之態,酣暢淋漓地抒發了他心花怒放的得意之情。這兩句神妙之處,在于情與景會,意到筆到,將詩人策馬奔馳于春花爛漫的長安道上的得意情景,描繪得生動鮮明。按唐制,進士考試在秋季舉行,發榜則在下一年春天。這時候的長安,正春風輕拂,春花盛開。城東南的曲江、杏園一帶春意更濃,新進士在這里宴集同年,“公卿家傾城縱觀于此”(《唐摭言》卷三)。新進士們“滿懷春色向人動,遮路亂花迎馬紅”(趙嘏《今年新先輩以遏密之際每有宴集必資清談書此奉賀》)。可知所寫春風駘蕩、馬上看花是實際情形。但詩人并不留連于客觀的景物描寫,而是突出了自我感覺上的“放蕩”:情不自禁吐出“得意”二字,還要“一日看盡長安花”。在車馬擁擠、游人爭觀的長安道上,怎容得他策馬疾馳呢?偌大一個長安,無數春花,“一日”又怎能“看盡”呢?然而詩人盡可自認為今日的馬蹄格外輕疾,也盡不妨說一日之間已把長安花看盡。雖無理卻有情,因為寫出了真情實感,也就不覺得其荒唐了。

  同時詩句還具有象征意味:“春風”,既是自然界的春風,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謂“得意”,既指心情上稱心如意,也指進士及第之事。詩句的思想藝術容量較大,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成為后人喜愛的名句。


【賞析五】

  孟郊,唐代詩人,漢族。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代表作有《游子吟》。有“詩囚”之稱,又與賈島齊名,人稱“郊寒島瘦”。元和九年,在閿鄉(今河南靈寶)因病去世。張籍私謚為貞曜先生。

“一度欲離別,千回結衣襟。”孟郊《結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心心復心心,結愛務在深。

  一度欲離別,千回結衣襟。

  結妾獨守志,結君早歸意。

  始知結衣裳,不如結心腸。

  坐結行亦結,結盡百年月。


【譯文】

  兩個人之間情投意合,心心相印,結成了深刻的愛意。一旦要離開,但總是想留下,猶豫不決。把彼此衣服結在一起。希望這衣服結扣能把氣節守住,使夫君早日回來。曾經以為,把自己和愛人的衣裳結在一起,牽牽掛掛的,就能不離不棄等到離別之時才發現,結打得再巧妙,也不如將兩人的心意密密結在一處。所以不停的結,希望能恩愛百年。


【賞析一】

  這首小詩總共只有十句,卻一連用了九個“結”字,用詞不避重復,句式近于復沓,是這首詩遣詞造句的突出特點,頗具民歌風味。詩人始終緊緊圍繞“結愛”的主題,一唱三嘆,反復吟詠,傾吐自己的無限情懷,也點燃了讀者的心靈火焰,是一首發人深思的愛情頌歌。


【賞析二】

  從古代詩歌,尤其是樂府詩中,我們讀到了許許多多的愛情詩篇,有的火熱,有的纏綿,有的歡快,有的悲怨,真可謂千姿百態,異彩紛呈。孟郊的這首《結愛》,則似乎與眾不同。最突出的一點,就是他把愛情這一青春的牧歌,唱到了人生的殿堂,使整個人生都響徹愛的旋律。在他的筆下,男女之間的愛已脫盡了鉛華脂粉,蒸發了笑聲淚水,避開了體態容貌,甚至忽略了年齡,也超脫了性別。愛情,在孟郊的眼里,乃是情感的契合,心靈的共鳴,是足以超越時間與空間阻隔的兩顆心的相互吸引與彼此融合。他從世上各色各樣的愛情中提取精華,抽出內核,使之上升為人生最純潔高尚最神圣莊嚴的一種感情;這種感情既可以洋溢于相愛的男女之間,也可以生發于相親的朋友之間。能把愛的內容開掘得如此之深,把愛的疆域拓展到如此之廣,沒有一雙異乎常人的慧眼和一支獨具光彩的詩筆是辦不到的。由此可見,孟郊的確是一位不同尋常的詩人,這首《結愛》也算得上一篇不同凡響的愛情詩。


【賞析三】

  開篇兩句,詩人首先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心心復心心,結愛務在深。”兩人相愛,自然務求愛得深摯,愛到深處,那就是要心心相連,心心相印,在各自的心靈深處相親相愛。這樣的愛植根于感情的土壤,割斷了物欲的牽累,擺脫了世俗的羈絆,才算是純潔的愛,高尚的愛。這是詩人所持的愛情觀,也是全詩的魂魄所在。接下來,詩人舉男女離別時“結衣襟”的習俗為例,從中探究愛的真諦:“一度欲離別,千回結衣襟。”這兩句對仗工整,“一度”與“千回”恰相映襯,說明相愛的人在離別之際是何等依戀。你看,哪怕只是一度的分離,也要百回千回地把兩人的衣襟連到一起,以示彼此戀戀不已,難舍難分。詩人再把我們引向深處,去窺探那女子“結衣襟”時的心理活動:“結妾獨守志,結君早歸意。”原來,這對女子來說,就是表示在離別后的獨居歲月里要守志不移;對男子而言,就是企盼他在它鄉異地能早生歸意。這女子的“志”,男子的“意”,都是兩個相愛者的心中之情,不僅僅是“結衣襟”,所以詩人進而就此得出結論:“始知結衣裳,不如結心腸。”這兩句明白如話,卻包含著愛的哲理。既然“結愛”之深深在心靈之中,那么相聚也好,離別也罷,年年月月,時時刻刻,都是應該而且可以“結心腸”的,沒有什么力量能使心腸相連的人分開。“坐結行亦結,結盡百年月”。“坐”與“行”,是生活中人們最基本的行為方式,代表著生活的每個時刻。只要兩人經常地不間斷地培植愛情,那么,愛的陽光就能溫暖生活的每時每刻,照亮人生的全部旅程。


【賞析四】

  第一次聽到這首詩是在看一部電視劇時里面的一個女主角對自己苦苦思念的人說的。當時覺得這首詩真的很好,完全體現出了這個等待中的女人對思念的人的情感。

  我真的希望所有相互愛戀的人們能夠終成眷屬。我也希望我的婚姻能夠長長久久,就象詩中所說的能夠“結盡百年月”。


【賞析五】

  孟郊(751─814),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縣)人。早年隱居河南嵩山。后兩試不第,直到四十六歲時才中進士。五十歲時任溧陽縣尉,由于抱負不得施展,便放跡山林間,吟詩度日,以致公務多廢,縣令便另委他人代行職務,并把他的俸祿減去一半,不久辭官回家。后經河南尹鄭余慶的推薦,出任河南水陸轉運判官,晚年多在洛陽度過。憲宗元和九年,鄭余慶再度聘他往興元府任參軍,攜家眷前往,病死在赴任途中。他為人耿介倔強,一生窮愁潦倒,所以他的詩大多是抒發個人的坎坷不遇和揭露世態炎涼,用字追求「瘦」、「硬」。但由于個人的清貧生活而對勞動人民的疾苦有所體會,所以又寫了不少象《寒地百姓吟》、《織婦辭》等反映民間疾苦的詩。著有《孟東野集》,存詩四百余首。

“天津橋下冰初結,洛陽陌上人行絕。”孟郊《洛橋晚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天津橋下冰初結,洛陽陌上人行絕。

  榆柳蕭疏樓閣閑,月明直見嵩山雪。


【譯文】

  天津橋下的冰剛結不久,洛陽的大道上便幾乎沒了行人。葉落枝禿的榆柳掩映著靜謐的樓臺亭閣,萬籟俱寂,悄無人聲。在明靜的月光下,一眼便看到了嵩山上那皚皚白雪。注釋天津橋:即洛橋,在今河南省洛陽西郊洛水之上。蕭疏:形容樹木葉落。嵩山:位于河南省西部,地處河南省登封市西北面,是五岳中的中岳。


【賞析一】

  這首詩寫出了“明月照積雪”的壯麗景象。天空與山巒,月華與雪光,交相輝映,舉首燦然奪目,遠視浮光閃爍,上下通明,一片銀白,真是美極了。詩人從蕭疏的洛城冬景中,開拓出一個美妙迷人的新境界,而明月、白雪都是冰清玉潔之物,展現出一個清新淡遠的境界,寄寓著詩人高遠的襟懷。


【賞析二】

  前人有云孟詩開端最奇,而此詩卻是奇在結尾。它通過前后映襯,積攢力量,造成氣勢,最后以警語結束全篇,具有畫龍點睛之妙。

  題名《洛橋晚望》,突出了一個“望”字。四句詩,都寫所見之景,然而前三句之境界與末句之境界迥然不同。前三句描摹了初冬時節的蕭瑟氣氛:橋下冰初結,路上行人絕,葉落枝禿的榆柳掩映著靜謐的樓臺亭閣,萬籟俱寂,悄無人聲。就在這時,詩人大筆一轉:“月明直見嵩山雪”,筆力遒勁,氣象壯闊,將視線一下延伸到遙遠的嵩山,給沉寂的畫面增添了無限的生機,在人們面前展示了盎然的意趣。到這時,人們才恍然驚悟,詩人寫冰初結,乃是為積雪作張本;寫人行絕,乃是為氣氛作鋪陳;寫榆柳蕭疏,乃是為遠望創造條件。同時,從初結之“冰”,到絕人之“陌”,再到蕭疏之“榆柳”、閑靜之“樓閣”,場景不斷變換,而每一變換之場景,都與末句的望山接近一步。這樣由近到遠,視線逐步開闊,他忽然發現在明靜的月光下,一眼看到了嵩山上那皚皚白雪,感受到極度的快意和美感。而“月明”一句,不僅增添了整個畫面的亮度,使得柔滑的月光和白雪的反射相得益彰,而且巧妙地加一“直見”,硬語盤空,使人精神為之一振。


【賞析三】

  前人有云孟開端最奇,而此詩卻是奇在結尾。它通過前后映襯,積攢力量,造成氣勢,最后以警語結束全篇,具有畫龍點睛之妙。

  題名《洛橋晚望》,突出了一個“望”字。詩中四句都寫所見之景,句句寫景,沒一句寫情。然而前三句之境界與末句之境界迥然不同。前三句描摹了初冬時節的蕭瑟氣氛:橋下冰初結,路上行人絕,葉落枝禿的榆柳掩映著靜謐的樓臺亭閣,萬籟俱寂,悄無人聲。就在這時,詩人大筆一轉:“月明直見嵩山雪”,筆力遒勁,氣象壯闊,將視線一下延伸到遙遠的嵩山,給沉寂的畫面增添了無限的生機,在人們面前展示了盎然的意趣。到這時,人們才恍然驚悟,詩人寫冰初結,乃是為積雪作張本;寫人行絕,乃是為氣氛作鋪陳;寫榆柳蕭疏,乃是為遠望創造條件。同時,從初結之“冰”,到絕人之“陌”,再到蕭疏之“榆柳”、閑靜之“樓閣”,場景不斷變換,而每一變換之場景,都與末句的望山接近一步。這樣由近到遠,視線逐步開闊,他忽然發現在明靜的月光下,一眼看到了嵩山上那皚皚白雪,感受到極度的快意和美感。而“月明”一句,不僅增添了整個畫面的亮度,使得柔滑的月光和白雪的反射相得益彰,而且巧妙地加一“直見”,硬語盤空,使人精神為之一振。


【賞析四】

  此詩約作于元和年(806年)初,詩人隨河南尹鄭余慶為水路轉運從事之時。

  此詩寫出了“明月照積雪”的壯麗景象。天空與山巒,月華與雪光,交相輝映,舉首燦然奪目,遠視浮光閃爍,上下通明,一片銀白,真是美極了。詩人從蕭疏的洛城冬景中,開拓出一個美妙迷人的新境界,而明月、白雪都是冰清玉潔之物,展現出一個清新淡遠的境界,寄寓著詩人高遠的襟懷。


【賞析五】

  詩人寫景固然是從審美出發,但是都是以情為景的精神。沒有情的景是死板的。詩人寫情以景物人物事件為依托,沒有景的情是空洞的。從原理上說來,形神兼備和情景交融是一致的,只不過形神兼備多用于事物描寫,情景交融多用于景物描寫。

“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孟郊《游終南山》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高峰夜留景,深谷晝未明。

  山中人自正,路險心亦平。長風驅松柏,聲拂萬壑清。

  到此悔讀書,朝朝近浮名。


【譯文】

  終南山十分高大,身在深山,仰望,則山與天連;環顧,則視線為千巖萬壑所遮,這樣看來終南山似乎要塞滿天地。

  身在終南深處,朝望日,夕望月,日月都從南山高處初露半輪,然后冉冉升起,就象從石上“生”出來一樣。

  在其他地方已經被夜幕籠罩之后,終南的高峰還留有落日的余輝。成為夜晚一景。

  在其他地方已經灑滿陽光之時,終南的深谷里依然一片幽暗。

  山“中”而不偏,山中的人則“正”而不邪。山路再險峻,山中人心還是“平”的。

  山高則風長,長風過處,千柏萬松,枝枝葉葉,都被驅趕得向一邊傾斜。

  長風過松柏,枝葉飄拂發聲,使人于看見萬頃松濤之際,又聽見萬壑清風。

  到山中之后,后悔自己原來讀書,天天追求的是紅塵中的浮名。


【賞析一】

  韓愈在《薦士》詩里說孟郊的詩“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奡”。“硬語”的“硬”,指字句的堅挺有力。這首《游終南山》,在體現這一特點方面很有代表性。沈德潛評此詩“盤空出險語”,又說它與《出峽》詩“上天下天水,出地入地舟”,“同一奇險”,也是就這一特點而言的。

  欣賞這首詩,必須緊扣詩題《游終南山》,切莫忘記那個“游”字。


【賞析二】

  這六句詩以寫景為主,給人的感受是:終南自成天地,清幽宜人。插在這中間的兩句,以抒情為主。“山中人自正”里的“中”是“正”的同義語。山“中”而不偏,山中人“正”而不邪;因山及人,抒發了贊頌之情。“路險心亦平”中的“險”是“平”的反義詞。山中人既然正而不邪,那么,山路再“險”,心還是“平”的。以“路險”作反襯,突出地歌頌了山中人的心地平坦。

  硬語盤空,險語驚人,也還有言外之意耐人尋味。贊美終南的萬壑清風,就意味著厭惡長安的十丈紅塵;贊美山中的人正心平,就意味著厭惡山外的人邪心險。以“即此悔讀書,朝朝近浮名”收束全詩,這種言外之意就表現得相當明顯了。


【賞析三】

  就實際情況說,終南盡管高大,但遠遠沒有塞滿天地。“南山塞天地”,的確是硬語盤空,險語驚人。這是作者寫他“游”終南山的感受。身在深山,仰望,則山與天連;環顧,則視線為千巖萬壑所遮,壓根兒看不見山外還有什么空間。用“南山塞天地”概括這種獨特的感受,雖“險”而不“怪”,雖“夸”而非“誕”,簡直可以說是“妥帖”得不能再妥帖了。

  日和月,當然不是“石上生”的,更不是同時從“石上生”的。“日月石上生”一句,的確“硬”得出奇,“險”得驚人。然而這也是作者寫他“游”終南山的感受。日月并提,不是說日月并“生”;而是說作者來到終南,既見日升,又見月出,已經度過了幾個晝夜。終南之大,作者游興之濃,也于此曲曲傳出。身在終南深處,朝望日,夕望月,都從南山高處初露半輪,然后冉冉升起,這不就象從石上“生”出來一樣嗎?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王灣的“海日生殘夜”,杜甫的“四更山吐月”,都與此同一機杼。孤立地看,“日月石上生”似乎“夸過其理”(《文心雕龍·夸飾》),但和作者“游”終南山的具體情景、具體感受聯系起來,就覺得它雖“險”而不“怪”,雖“夸”而非“誕”。當然,“險”、“硬”的風格,使它不可能有“四更山吐月”、“海上生明月”那樣的情韻。

  “高峰夜留景,深谷晝未明”兩句的風格仍然是“奇險”。在同一地方,“夜”與“景”(日光)互不相容;作者硬把它們安排在一起,怎能不給人以“奇”的感覺?但細玩詩意,“高峰夜留景”,不過是說在其他地方已經被夜幕籠罩之后,終南的高峰還留有落日的余輝。極言其高,又沒有違背真實。從《詩經·大雅·崧高》“崧高維岳,駿極于天”以來,人們習慣于用“插遙天”、“出云表”之類的說法來表現山峰之高聳。孟郊卻避熟就生,抓取富有特征性的景物加以夸張,就在“言峻則崧高極天”之外另辟蹊徑,顯得很新穎。在同一地方,“晝”與“未明”(夜)無法并存,作者硬把二者統一起來,自然給人以“險”的感覺。但玩其本意,“深谷晝未明”,不過是說在其他地方已經灑滿陽光之時,終南的深谷里依然一片幽暗。極言其深,很富有真實感。“險”的風格,還從上下兩句的夸張對比中表現出來。同一終南山,其高峰高到“夜留景”,其深谷深到“晝未明”。一高一深,懸殊若此,似乎“夸過其理”。然而這不過是借一高一深表現千巖萬壑的千形萬態,于以見終南山高深廣遠,無所不包。究其實,略同于王維的“陰晴眾壑殊”,只是風格各異而已。

  “長風驅松柏”,“驅”字下得“險”。然而山高則風長,長風過處,千柏萬松,枝枝葉葉,都向一邊傾斜,這只有那個“驅”字才能表現得形神畢肖。“聲”既無形又無色,誰能看見它在“拂”?“聲拂萬壑清”,“拂”字下得“險”。然而那“聲”來自“長風驅松柏”,長風過處,千柏萬松,枝枝葉葉都在飄拂,也都在發聲。說“聲拂萬壑清”,就把視覺形象和聽覺形象統一起來了,使讀者于看見萬頃松濤之際,又聽見萬壑清風。


【賞析四】

  孟郊(751年——814年),字東野,唐代詩人,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漢族。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沒有一首律詩。代表作有《游子吟》。有“詩囚”之稱,又與賈島齊名,人稱“郊寒島瘦”。

  祖籍平昌(今山東臨邑東北)。先世居洛陽(今屬河南)。父庭玢,任昆山縣尉時生郊。孟郊早年生活貧困,曾周游湖北、湖南、廣西等地,無所遇合,屢試不第。貞元中張建封鎮守徐州時,郊曾往謁。46歲(一說45歲),始登進士第,有詩《登科后》:“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然后東歸,旅游汴州(今河南開封)、越州(今浙江紹興)。貞元十七年(801年),任為溧陽尉。在任時常以作詩為樂,作不出詩則不出門,故有“詩囚”之稱,不事曹務,還被罰半俸。元和初,河南尹鄭余慶奏為河南水陸轉運從事,試協律郎,定居洛陽。60歲時,因母死去官。鄭余慶鎮守興元,又奏為參謀、試大理評事。郊應邀前往,到閿鄉(今河南靈寶),暴病去世,時為元和九年,孟郊的朋友韓愈等人湊了100貫為他營葬,鄭余慶派人送300貫,“為遺孀永久之賴”。張籍私謚為貞曜先生。


【賞析五】

  孟郊專寫古詩以短篇五古最多。其中有的詩反映現實,揭露藩鎮罪惡,如《征婦怨》、《感懷》、《殺氣不在邊》、《傷春》等;有的關心人民疾苦,憤慨貧富不均,如《織婦辭》、《寒地百姓吟》等;有的表現骨肉深情,如《游子吟》、《結愛》、《杏殤》等;有的刻畫山水風景,如《汝州南潭陪陸中丞公宴》、《與王二十一員外涯游枋口柳溪》、《石淙》、《寒溪》、《送超上人歸天臺》、《峽哀》、《游終南山》等;有的寫仕途失意,抨擊澆薄世風,如《落第》、《溧陽秋霽》、《傷時》、《擇友》等,還有的自訴窮愁,嘆老嗟病,如《秋懷》、《嘆命》、《老恨》等;而“出門即有礙,誰謂天地寬”(《贈崔純亮》)一類詩,雖反映了世途艱險,但也表現了作者偏激的心情。孟詩藝術風格,或長于白描,不用詞藻典故,語言明白淡素而又力避平庸淺易;或精思苦煉,雕刻奇險。這兩種風格的詩,都有許多思深意遠、造語新奇的佳作。但也有些詩過于艱澀枯槁,缺乏自然之趣。他和賈島齊名,皆以苦吟著稱,唐人張為稱他的詩“清奇僻苦主”,而蘇軾則稱“郊寒島瘦”。后來論者把孟、賈二人并稱為苦吟詩人的代表。今傳本《孟東野詩集》10卷。人民文學出版社刊印有華忱之校訂《孟東野詩集》。夏敬觀、華忱之均著有其年譜。一生困頓,性情耿介,詩多描寫民間疾苦和炎涼世態。語言力戒平庸,追求瘦硬奇僻的風格。

“颯颯秋風生,愁人怨離別。”孟郊《古怨別》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颯颯秋風生,愁人怨離別。含情兩相向,欲語氣先咽。

  心曲千萬端,悲來卻難說。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


【譯文】

  秋風蕭瑟,滿眼凄涼的季節,相濡以沫的夫妻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含怨辭別。這令人肝腸寸斷的時刻,兩人眼含熱淚,面面相視,想要向對方說點什么,可尚未開口已是泣不成聲。心中早有千言萬語,可是在此刻,因悲痛至極而無法訴說。分別后天各一方,相思之情能與誰人說,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天涯兩地共賞一輪明月,寄托無盡的相思之愁苦。


【賞析一】

  詩人以秋風渲染離別的氣氛;寫“含情”之難舍,以“氣先咽”來描狀;寫“心曲”之復雜,以“卻難說”來概括;寫別后之深情,以“共明月”的畫面來遐想兩人“唯所思”的情狀。詩人換用幾種不同的表現手法,把抽象的感情寫得很具體而動人。特別是“悲來卻難說”一句,本是極抽象的敘述語,但由于詩人將其鑲嵌在恰當的語言環境里,使人不僅不感到它抽象,而且覺得連女主人公復雜的心理活動都表現出來了。這正是作者“用常得奇”所收到的藝術效果。


【賞析二】

  這是一首描寫情人離愁的詩歌。

  這首詩寫的是秋日的離愁:“颯颯秋風生,愁人怨離別。”交代離別時的節令,并用“颯颯秋風”渲染離愁別緒。接下去是寫一對離人的表情:“含情兩相向,欲語氣先咽。”相向,就是臉對著臉、眼對著眼;從“含情”二字里,使人想象到依戀難舍的情景,想象到汪汪熱淚對著熱淚汪汪的情景;想對愛人說些什么,早已抽抽咽咽,還能說出什么來呢!因為這兩句寫得極為生動傳情,宋代柳永,便把它點化到自己的詞中,寫出了“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雨霖鈴》)的名句。抽抽咽咽固然說不出話來,但抽咽稍定,到能夠說話之時,卻反而覺得沒話可說了:“心曲千萬端,悲來卻難說。”不是么?原先對“離人”或稍有不放心,想囑咐幾句什么話,或表白一下自己的心跡,但看到對方那痛楚難堪的表情,還有什么需要可說的呢?“卻難說”三字,確切地寫出了雙方當時的一種心境。這一對離人,雖然誰都沒說什么,但“未說一言,勝過千言”,更表現了他們深摯的愛情和相互信賴。最后用一幅開闊的畫面,寫出了他們對別后情景的遐想:“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從這幅開闊的畫面里,使人看到了他們在月光之下思念對方的情狀,使人想象到“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相互祝愿。


【賞析三】

  孟郊專寫古詩以短篇五古最多。其中有的詩反映現實,揭露藩鎮罪惡,如《征婦怨》、《感懷》、《殺氣不在邊》、《傷春》等;有的關心人民疾苦,憤慨貧富不均,如《織婦辭》、《寒地百姓吟》等;有的表現骨肉深情,如《游子吟》、《結愛》、《杏殤》等;有的刻畫山水風景,如《汝州南潭陪陸中丞公宴》、《與王二十一員外涯游枋口柳溪》、《石淙》、《寒溪》、《送超上人歸天臺》、《峽哀》、《游終南山》等;有的寫仕途失意,抨擊澆薄世風,如《落第》、《溧陽秋霽》、《傷時》、《擇友》等,還有的自訴窮愁,嘆老嗟病,如《秋懷》、《嘆命》、《老恨》等;而“出門即有礙,誰謂天地寬”(《贈崔純亮》)一類詩,雖反映了世途艱險,但也表現了作者偏激的心情。孟詩藝術風格,或長于白描,不用詞藻典故,語言明白淡素而又力避平庸淺易;或精思苦煉,雕刻奇險。這兩種風格的詩,都有許多思深意遠、造語新奇的佳作。但也有些詩過于艱澀枯槁,缺乏自然之趣。他和賈島齊名,皆以苦吟著稱,唐人張為稱他的詩“清奇僻苦主”,而蘇軾則稱“郊寒島瘦”。后來論者把孟、賈二人并稱為苦吟詩人的代表。今傳本《孟東野詩集》10卷。人民文學出版社刊印有華忱之校訂《孟東野詩集》。夏敬觀、華忱之均著有其年譜。一生困頓,性情耿介,詩多描寫民間疾苦和炎涼世態。語言力戒平庸,追求瘦硬奇僻的風格。


【賞析四】

  孟郊(751年——814年),字東野,唐代詩人,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漢族。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沒有一首律詩。代表作有《游子吟》。有“詩囚”之稱,又與賈島齊名,人稱“郊寒島瘦”。

  祖籍平昌(今山東臨邑東北)。先世居洛陽(今屬河南)。父庭玢,任昆山縣尉時生郊。孟郊早年生活貧困,曾周游湖北、湖南、廣西等地,無所遇合,屢試不第。貞元中張建封鎮守徐州時,郊曾往謁。46歲(一說45歲),始登進士第,有詩《登科后》:“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然后東歸,旅游汴州(今河南開封)、越州(今浙江紹興)。貞元十七年(801年),任為溧陽尉。在任時常以作詩為樂,作不出詩則不出門,故有“詩囚”之稱,不事曹務,還被罰半俸。元和初,河南尹鄭余慶奏為河南水陸轉運從事,試協律郎,定居洛陽。60歲時,因母死去官。鄭余慶鎮守興元,又奏為參謀、試大理評事。郊應邀前往,到閿鄉(今河南靈寶),暴病去世,時為元和九年,孟郊的朋友韓愈等人湊了100貫為他營葬,鄭余慶派人送300貫,“為遺孀永久之賴”。張籍私謚為貞曜先生。


【賞析五】

  唐人認為孟詩是“元和體”的一種,“元和已后”,“學矯激于孟郊”(李肇《唐國史補》)。唐末張為作《詩人主客圖》,以他為“清奇僻苦主”。宋詩人梅堯臣、謝翱,清詩人胡天游、江湜、許承堯,寫作上都受到他的影響。對孟詩的評價,持褒義論的,韓愈、李觀以后,有貫休、黃庭堅、費袞、潘德輿、劉熙載、陳衍、錢振锽、夏敬觀等;持貶義論的,有蘇軾、魏泰、嚴羽、元好問、王闿運等。他和賈島都以苦吟著稱,又多苦語。蘇軾稱之“郊寒島瘦”(《祭柳子玉文》),后來論者便以孟郊、賈島并稱為苦吟詩人代表,元好問甚至嘲笑他是“詩囚”(《論詩三十首》)。今傳本《孟東野詩集》10卷,出自北宋宋敏求所編刊,黃丕烈所藏北宋蜀本,已不可見。陸心源所藏汲古閣影宋精本,今歸日本。通行本有汲古閣本,閔刻朱墨本。《四部叢刊》影印杭州葉氏藏明弘治本。1959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刊印華忱之校訂《孟東野詩集》,末附孟郊年譜、遺事輯錄。注釋有陳延杰《孟東野詩注》,夏敬觀選注《孟郊詩》。事跡可參考韓愈《貞曜先生墓志銘》、新、舊《唐書》本傳、夏敬觀《孟東野先生年譜》、華忱之《唐孟郊年譜》。

“巴江上峽重復重,陽臺碧峭十二峰。”孟郊《巫山曲》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巴江上峽重復重,陽臺碧峭十二峰。荊王獵時逢暮雨,

  夜臥高丘夢神女。輕紅流煙濕艷姿,行云飛去明星稀。

  目極魂斷望不見,猿啼三聲淚滴衣。


【譯文】

  巴東三峽中山巒一重又一重,陽臺山旁是碧綠峭拔的十二峰。

  荊王射獵時正逢巫山雨意云濃,夜臥高山之上夢見了巫山神女。

  云霞、彩虹和微雨濕了神女艷姿,月明星稀神女化作行云在峽中飛逝。

  極目遠望、再也不見神女芳影,聽到峽中猿猴聲聲悲鳴,不覺令人淚落打濕了衣裳。


【賞析一】

  樂府舊題有《巫山高》,屬鼓吹曲辭。“古辭言江淮水深,無梁可渡,臨水遠望,思歸而已。”(《樂府解題》)而六朝王融、范云所作“雜以陽臺神女之事,無復遠望思歸之意”,孟郊此詩就繼承這一傳統,主詠巫山神女的傳說故事(出宋玉《高唐》《神女》二賦)。本集內還有一首《巫山行》為同時作,詩云:“見盡數萬里,不聞三聲猿。但飛蕭蕭雨,中有亭亭魂。”則二詩為旅途遣興之作歟?


【賞析二】

  全詩把峽中景色、神話傳說及古代諺語熔于一爐,寫出了作者在古峽行舟時的一段特殊感受。其風格幽峭奇艷,頗近李賀,在孟郊詩中自為別調。孟詩本有思苦語奇的特點,因此偶涉這類秾艷的題材,便很容易趨于幽峭奇艷一途。李賀的時代稍晚于孟郊,從中似乎可以窺見由韓、孟之奇到李賀之奇的發展過程。


【賞析三】

  “巴江上峽重復重”,句中就分明有一舟行之旅人在。沿江上溯,入峽后山重水復,屢經曲折,于是目擊了著名的巫山十二峰。諸峰“碧叢叢,高插天”(李賀《巫山高》),“碧峭”二字是能盡傳其態的。十二峰中,最為奇峭,也最令人神往的,便是那云煙繚繞、變幻幽明的神女峰。而“陽臺”就在峰的南面。神女峰的魅力,與其說來自峰勢奇峭,無寧說來自那“朝朝暮暮,陽臺之下”的巫山神女的動人傳說。次句點“陽臺”二字,是兼有啟下的功用的。

  經過巫峽,誰不想起那個古老的神話,但有什么比“但飛蕭蕭雨”的天氣更能使人沉浸入那本有“朝云暮雨”情節的故事境界中去的呢?所以緊接著寫到楚王夢遇神女之事:“荊王獵時逢暮雨,夜臥高丘夢神女。”本來,在宋玉賦中,楚王是游云夢、宿高唐(在湖南云夢澤一帶)而夢遇神女的。而“高丘”是神女居處(《高唐賦》神女自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一字之差,失之千里,卻并非筆誤,乃是詩人憑借想象,把楚王出獵地點移到巫山附近,夢遇之處由高唐換成神女居處的高丘,便使全詩情節更為集中。這里,上峽舟行值雨與楚王畋獵值雨,在詩境中交織成一片,冥想著的詩人也與故事中的楚王神合了。以下所寫既是楚王夢中所見之神女,同時又是詩人想象中的神女。詩寫這段傳說,意不在楚王,而在通過楚王之夢以寫神女。

  關于“陽臺神女”的描寫應該是《巫山曲》的畫龍點睛處。“主筆有差,余筆皆敗。”(劉熙載《藝概·書概》)而要寫好這一筆是十分困難的。其所以難,不僅在于巫山神女乃人人眼中所未見,而更在于這個傳說“人物”乃人人心中所早有。這位神女絕不同于一般神女,寫得是否神似,讀者是感覺得到的。而孟郊此詩成功的關鍵就在于寫好了這一筆。詩人是緊緊抓住“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高唐賦》)的絕妙好辭來進行藝術構思的。神女出場是以“暮雨”的形式:“輕紅流煙濕艷姿”,神女的離去是以“朝云”的形式:“行云飛去明星稀”。她既具有一般神女的特點,輕盈飄渺,在飛花落紅與繚繞的云煙中微呈“艷姿”;又具有一般神女所無的特點,她帶著晶瑩濕潤的水光,一忽兒又化著一團霞氣,這正是雨、云的特征。因而“這一位”也就不同別的神女了。詩中這極精彩的一筆,就如同為讀者心中早已隱隱存在的神女揭開了面紗,使之眉目宛然,光彩照人。這里同時還創造出一種倏晦倏明、迷離恍惝的神話氣氛,雖則沒有任何敘事成分,卻能使人聯想到《神女賦》“歡情未接,將辭而去,遷延引身,不可親附”及“暗然而暝,忽不知處”等等描寫,覺有無限情事在不言中。

  隨著“行云飛去”,明星漸稀,這浪漫的一幕在詩人眼前慢慢閉攏了。于是一種惆悵若有所失之感向他襲來,恰如戲迷在一出好戲閉幕時所感到的那樣。“目極魂斷望不見”就寫出其如癡如醉的感覺,與《神女賦》結尾頗為神似(那里,楚王“情獨私懷,誰者可語,惆悵垂涕,求之至曙”)。最后化用古諺“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作結。峽中羈旅的愁懷與故事凄艷的結尾及峽中凄迷景象融成一片,使人玩味無窮。


【賞析四】

  《巫山曲》是唐代詩人孟郊創作的一首七言古詩。這首詩主要寫的是巫山神女的傳說。前兩句寫行船中的詩人沿途見到的景象。三、四兩句寫楚王夢遇神女的古老神話。詩中將楚王夜臥的高唐換成神女所居的高丘,將場景集中在一處,使楚王和神女相會的情節更為集中。五、六兩句寫神女形象。最后兩句寫失落惆悵之感,表現了和神女離別的痛苦。這首詩成功地描繪了神女的形象,寫得形象而又飄渺,用語恰當。同時,詩人將自己的所思所想和神女峰的傳說、峽中景色完美地融在了一起,傳神地表達出了詩人在行舟峽中的特殊感受。


【賞析五】

  孟郊(751年——814年),字東野,唐代詩人,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漢族。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沒有一首律詩。代表作有《游子吟》。有“詩囚”之稱,又與賈島齊名,人稱“郊寒島瘦”。

  祖籍平昌(今山東臨邑東北)。先世居洛陽(今屬河南)。父庭玢,任昆山縣尉時生郊。孟郊早年生活貧困,曾周游湖北、湖南、廣西等地,無所遇合,屢試不第。貞元中張建封鎮守徐州時,郊曾往謁。46歲(一說45歲),始登進士第,有詩《登科后》:“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然后東歸,旅游汴州(今河南開封)、越州(今浙江紹興)。貞元十七年(801年),任為溧陽尉。在任時常以作詩為樂,作不出詩則不出門,故有“詩囚”之稱,不事曹務,還被罰半俸。元和初,河南尹鄭余慶奏為河南水陸轉運從事,試協律郎,定居洛陽。60歲時,因母死去官。鄭余慶鎮守興元,又奏為參謀、試大理評事。郊應邀前往,到閿鄉(今河南靈寶),暴病去世,時為元和九年,孟郊的朋友韓愈等人湊了100貫為他營葬,鄭余慶派人送300貫,“為遺孀永久之賴”。張籍私謚為貞曜先生。

“試妾與君淚,兩地滴池水。”孟郊《怨詩》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試妾與君淚,兩地滴池水。

  看取芙蓉花,今年為誰死!


【賞析一】

  抒情詩詞,有數十成百行的長篇巨制,也有幾句話的片言短語章。不過,比較地說來,要在四句二十字的五言絕句中,深刻而完整地寫出一種情感,是不那么容易的。

  這就要求詩人要有滬敏銳的洞察力,善于抓住最能代表事物本質的東西,進行藝術的選擇和提煉。可以想見,一向以苦吟聞名孟郊,在寫這首《怨詩》的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是花費了一番心血。這首詩是寫閨中怨婦的一種情思。詩人脫出了一般的寫法,唯獨選擇“妾與君淚”寫起,并作了符合少婦身份、心情的設想。二句繼續在“淚”字上作文章,把“淚”分別滴入池中,引出三四兩句的賭咒話。用“芙蓉花”“為誰死”,深刻刻畫了少婦的怨憤之情。全詩圍繞一個“淚”字,來表現一個“怨”字,雖只二十字,卻比千言萬語還要有力、動人;表現手法也十分新穎別致。


【賞析二】

  孟郊似乎存心要與前人爭勝毫厘,寫下了這首構思堪稱奇特的“怨詩”。他也寫了落淚,但卻不是獨自下淚了;也寫了驗證相思深情的意思,但卻不是喚丈夫歸來“看取”或“驗取”淚痕了。詩也是代言體,詩中女子的話卻比武詩、李詩說得更癡心、更傻氣。她要求與丈夫(她認定他一樣在苦苦相思)來一個兩地比試,以測定誰的相思之情更深。相思之情,是看不見,摸不著,沒大小,沒體積,不具形象的東西,測定起來還真不容易。可女子想出的比試法兒是多么奇妙。她天真地說:試把我們兩個人的眼淚,各自滴在蓮花(芙蓉)池中,看一看今夏美麗的蓮花為誰的淚水浸死。顯然,在她心目中看來,誰的淚更多,誰的淚更苦澀,蓮花就將“為誰”而“死”。那么,誰的相思之情更深,自然也就測定出來了。這是多么傻氣的話,又是多么天真可愛的話!池中有淚,花亦為之死,其情之深真可“泣鬼神”了。這一構思使相思之情形象化,那出污泥而不染的“芙蓉花”,將成它可靠的見證。李白詩云:“昔日芙蓉花,今為斷腸草”,可見“芙蓉”對相思的女子,亦有象征意味。這就是形象思維。但不是癡心人兒,諒你想象不到。可見孟郊寫詩真是“劌目鉥心”、“掐擢胃腎”,讀者不得不承認韓愈的品藻是孟詩之的評了。

  “換你心,為我心,始知想憶深”(顧夐《訴衷情》)自是透骨情語,孟郊《怨詩》似乎也說著同一個意思,但他沒有以直接的情語出之,而假景語以行。然而“一切景語皆情語”(王國維《人間詞話》)。這樣寫來更饒有回味。其藝術構思不但是獨到的,也是成功的。詩的用韻上也很考究,它沒有按通常那樣采用平調,而用了細微的上聲“紙”韻相葉,這對于表達低抑深思的感情十分相宜。


【賞析三】

  孟郊似乎存心要與前人爭勝毫厘,寫下了這首構思堪稱奇特的“怨詩”。詩中女子認定丈夫也一定在想念著她,所以她要和丈夫來一個兩地比試,以測定誰的相思之情更深。女子想出的比試法兒是多么的奇特,她要把兩個人的眼淚各自滴在芙蓉池中,看一看今夏美麗的蓮花為誰的淚水浸死,誰的眼淚最多,蓮花就將為誰而死!那出污泥而不染的“芙蓉花”,將成它可靠的見證。


【賞析四】

  韓愈稱贊孟郊為詩“劌目鉥心,刃迎縷解。鉤章棘句,掐擢胃腎。神施鬼設,間見層出”(《貞曜先生墓志銘》)。說得直截點,就是孟郊愛挖空心思做詩;說得好聽點,就是講究藝術構思。

  藝術構思是很重要的,有時竟是創作成敗的關鍵,比方說寫女子相思的癡情,是古典詩歌中最常見的主題,不同詩人寫來就各有一種面貌。薛維翰《閨怨》:“美人怨何深,含情倚金閣。不笑不復語,珠淚紛紛落。”從落淚見怨情之苦,構思未免太平,不夠味兒。李白筆下的女子就不同了:“昔日橫波目,今成流淚泉。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長相思》)。也寫掉淚,卻以“代言”形式說希望丈夫回來看一看,以驗證自己相思的情深(全不想到那人果能回時,“我”得破涕為笑,豈復有淚如泉?),可這傻話正表現出十分的情癡,夠意思的。但據說李白的夫人看了這首詩,說:“君不聞武后詩乎?‘不信比來常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使“太白爽然若失”(見《柳亭詩話》)。何以要“爽然若失”?因為武后已有同樣的構思在先,李白自覺其詩句尚未能翻出她的手心哩。


【賞析五】

  孟郊(751年——814年),字東野,唐代詩人,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漢族。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沒有一首律詩。代表作有《游子吟》。有“詩囚”之稱,又與賈島齊名,人稱“郊寒島瘦”。

“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孟郊《登科后》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譯文】

  以往在生活上的困頓與思想上的局促不安再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題名,郁結的悶氣已如風吹云散,心上真有說不盡的暢快,真想擁抱一下這大自然。策馬奔馳于春花爛漫的長安道上,今日的馬蹄格外輕盈,不知不覺中早已把長安的繁榮花朵看完了。


【賞析一】

  這首詩因為給后人留下了“春風得意”與“走馬看花”兩個成語而更為人們熟知。

  孟郊四十六歲那年進士及第,他自以為從此可以別開新生面,風云際會,龍騰虎躍一番了。滿心按捺不住得意欣喜之情,便化成了這首別具一格的小詩。


【賞析二】

  《登科后》為中唐孟郊的七言古詩,這首詩因為給后人留下了“春風得意”與“走馬看花”兩個成語而更為人們熟知。在當今社會也廣為流傳。


【賞析三】

  詩一開頭就直抒自己的心情,說以往在生活上的困頓與思想上的局促不安再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題名,郁結的悶氣已如風吹云散,心上真有說不盡的暢快。孟郊兩次落第,這次竟然高中鵠的,頗出意料。這就仿佛象是從苦海中一下子被超渡出來,登上了歡樂的峰頂;眼前天宇高遠,大道空闊,似乎只待他四蹄生風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活靈活現地描繪出詩人神采飛揚的得意之態,酣暢淋漓地抒發了他心花怒放的得意之情。這兩句神妙之處,在于情與景會,意到筆到,將詩人策馬奔馳于春花爛漫的長安道上的得意情景,描繪得生動鮮明。按唐制,進士考試在秋季舉行,發榜則在下一年春天。這時候的長安,正春風輕拂,春花盛開。城東南的曲江、杏園一帶春意更濃,新進士在這里宴集同年,“公卿家傾城縱觀于此”(《唐摭言》卷三)。新進士們“滿懷春色向人動,遮路亂花迎馬紅”(趙嘏《今年新先輩以遏密之際每有宴集必資清談書此奉賀》)。可知所寫春風駘蕩、馬上看花是實際情形。但詩人并不留連于客觀的景物描寫,而是突出了自我感覺上的“放蕩”:情不自禁吐出“得意”二字,還要“一日看盡長安花”。在車馬擁擠、游人爭觀的長安道上,怎容得他策馬疾馳呢?偌大一個長安,無數春花,“一日”又怎能“看盡”呢?然而詩人盡可自認為今日的馬蹄格外輕疾,也盡不妨說一日之間已把長安花看盡。雖無理卻有情,因為寫出了真情實感,也就不覺得其荒唐了。同時詩句還具有象征意味:“春風”,既是自然界的春風,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謂“得意”,既指心情上稱心如意,也指進士及第之事。詩句的思想藝術容量較大,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成為后人喜愛的名句。


【賞析四】

  李邕,字泰和,廣陵江都(今江蘇江都縣)人。有才華,性倜儻,唐玄宗時任北海(今山東益都縣)太守,書法、文章都有名,世稱李北海。后被李林甫殺害,年七十余。李邕在開元七年(720)至九年(722)前后,曾任渝州(今四川重慶市)刺史。

  李白第一次到渝州拜謁刺史李邕,不拘俗禮,且談論間放言高論,縱談王霸。李邕看李白年輕氣傲,對李白很冷淡。李白對此不滿,在臨別時寫了這首態度頗不客氣的《上李邕》一詩,以示回敬,勸告李邕要以“宣父”(孔子)為榜樣,不要輕視年輕人。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大鵬,傳說中的大鳥。扶搖,由下而上的旋風。李白以大鵬自比。“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大鵬即使是不借助風的力量,以它的翅膀一搧,也能將滄溟之水一簸而干。這里極力夸張這只大鳥的神力。前四句詩中,詩人寥寥數筆,就勾劃出一個力簸滄海的大鵬形象——也是年輕詩人自己的形象。

  “時人見我恒殊調,見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猶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輕年少。”時人指當時的凡夫俗子,顯然也包括李邕在內。恒:經常。殊調:發表不同常人的論調。大言:豪言壯語。宣父指孔子。丈夫:對成年男子的尊稱,這里是稱李邕。年少:李白自稱。李白笑傲權貴,平交王侯。


【賞析五】

  這首詩寫于詩人四十六歲登科進士之際,正是意氣風發的得意時節。而登科后的詩人,內心充滿歡喜和激動,以為從今以后天地開闊,將實現自己的功名追求。《登科后》即反映了詩人此時得意之極的激動心情。

  首句“昔日齷齪不足夸”首采抑的手法,追憶從前的不看生活。“今朝放蕩思無涯”,對比鮮明,從昔日的齷齪到今朝的意氣風發,可謂天上人間。最妙的是后兩句“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首先有夸張之妙,馬蹄疾表現了詩人奮發奔忙之狀,偌大長安街一日即看盡春意盎然的繁花,可謂得意之致。其次情景相容之妙,“一切景語皆起情語”,得意之人的眼中看到的定是繁花之致的美妙景色。

  總之,這首詩借助景和情的融合而表現了詩人得意之致的情狀。

“輕紅流煙濕艷姿,行云飛去明星稀。”孟郊《巫山曲》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巴江上峽重復重, 陽臺碧峭十二峰。

  荊王獵時逢暮雨, 夜臥高丘夢神女。

  輕紅流煙濕艷姿, 行云飛去明星稀。

  目極魂斷望不見, 猿啼三聲淚滴衣。


【譯文】

  巴東三峽中山巒一重又一重,陽臺山旁是碧綠峭拔的十二峰。

  荊王射獵時正逢巫山雨意云濃,夜臥高山之上夢見了巫山神女。

  云霞、彩虹和微雨濕了神女艷姿,月明星稀神女化作行云在峽中飛逝。

  極目遠望、再也不見神女芳影,聽到峽中猿猴聲聲悲鳴,不覺令人淚落打濕了衣裳。


【賞析一】

  《巫山曲》是唐代詩人孟郊創作的一首七言古詩。這首詩主要寫的是巫山神女的傳說。前兩句寫行船中的詩人沿途見到的景象。三、四兩句寫楚王夢遇神女的古老神話。詩中將楚王夜臥的高唐換成神女所居的高丘,將場景集中在一處,使楚王和神女相會的情節更為集中。五、六兩句寫神女形象。最后兩句寫失落惆悵之感,表現了和神女離別的痛苦。

  這首詩成功地描繪了神女的形象,寫得形象而又飄渺,用語恰當。同時,詩人將自己的所思所想和神女峰的傳說、峽中景色完美地融在了一起,傳神地表達出了詩人在行舟峽中的特殊感受。


【賞析二】

  全詩把峽中景色、神話傳說及古代諺語熔于一爐,寫出了作者在古峽行舟時的一段特殊感受。其風格幽峭奇艷,頗近李賀,在孟郊詩中自為別調。

  孟詩本有思苦語奇的特點,因此偶涉這類秾艷的題材,便很容易趨于幽峭奇艷一途。李賀的時代稍晚于孟郊,從中似乎可以窺見由韓、孟之奇到李賀之奇的發展過程。


【賞析三】

  “巴江上峽重復重”,句中就分明有一舟行之旅人在。沿江上溯,入峽后山重水復,屢經曲折,于是目擊了著名的巫山十二峰。諸峰“碧叢叢,高插天”(李賀《巫山高》),“碧峭”二字是能盡傳其態的。十二峰中,最為奇峭,也最令人神往的,便是那云煙繚繞、變幻幽明的神女峰。而“陽臺”就在峰的南面。神女峰的魅力,與其說來自峰勢奇峭,無寧說來自那“朝朝暮暮,陽臺之下”的巫山神女的動人傳說。次句點“陽臺”二字,是兼有啟下的功用的。

  經過巫峽,誰不想起那個古老的神話,但有什么比“但飛蕭蕭雨”的天氣更能使人沉浸入那本有“朝云暮雨”情節的故事境界中去的呢?所以緊接著寫到楚王夢遇神女之事:“荊王獵時逢暮雨,夜臥高丘夢神女。”本來,在宋玉賦中,楚王是游云夢、宿高唐(在湖南云夢澤一帶)而夢遇神女的。而“高丘”是神女居處(《高唐賦》神女自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一字之差,失之千里,卻并非筆誤,乃是詩人憑借想象,把楚王出獵地點移到巫山附近,夢遇之處由高唐換成神女居處的高丘,便使全詩情節更為集中。這里,上峽舟行值雨與楚王畋獵值雨,在詩境中交織成一片,冥想著的詩人也與故事中的楚王神合了。以下所寫既是楚王夢中所見之神女,同時又是詩人想象中的神女。詩寫這段傳說,意不在楚王,而在通過楚王之夢以寫神女。

  關于“陽臺神女”的描寫應該是《巫山曲》的畫龍點睛處。“主筆有差,余筆皆敗。”(劉熙載《藝概·書概》)而要寫好這一筆是十分困難的。其所以難,不僅在于巫山神女乃人人眼中所未見,而更在于這個傳說“人物”乃人人心中所早有。這位神女絕不同于一般神女,寫得是否神似,讀者是感覺得到的。而孟郊此詩成功的關鍵就在于寫好了這一筆。詩人是緊緊抓住“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高唐賦》)的絕妙好辭來進行藝術構思的。神女出場是以“暮雨”的形式:“輕紅流煙濕艷姿”,神女的離去是以“朝云”的形式:“行云飛去明星稀”。她既具有一般神女的特點,輕盈飄渺,在飛花落紅與繚繞的云煙中微呈“艷姿”;又具有一般神女所無的特點,她帶著晶瑩濕潤的水光,一忽兒又化著一團霞氣,這正是雨、云的特征。因而“這一位”也就不同別的神女了。詩中這極精彩的一筆,就如同為讀者心中早已隱隱存在的神女揭開了面紗,使之眉目宛然,光彩照人。這里同時還創造出一種倏晦倏明、迷離恍惝的神話氣氛,雖則沒有任何敘事成分,卻能使人聯想到《神女賦》“歡情未接,將辭而去,遷延引身,不可親附”及“暗然而暝,忽不知處”等等描寫,覺有無限情事在不言中。

  隨著“行云飛去”,明星漸稀,這浪漫的一幕在詩人眼前慢慢閉攏了。于是一種惆悵若有所失之感向他襲來,恰如戲迷在一出好戲閉幕時所感到的那樣。“目極魂斷望不見”就寫出其如癡如醉的感覺,與《神女賦》結尾頗為神似(那里,楚王“情獨私懷,誰者可語,惆悵垂涕,求之至曙”)。最后化用古諺“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作結。峽中羈旅的愁懷與故事凄艷的結尾及峽中凄迷景象融成一片,使人玩味無窮。


【賞析四】

  孟郊(751——814),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永康)人。一生困頓場屋,46歲方進士及第,50歲始為溧陽縣尉,不得志,遂降官。后曾入鄭余慶幕,因母喪解職。元和九年,鄭余慶為山西南道節度使,聘孟郊為節度使參謀,赴任時于途中暴卒。性格耿介孤直,一生窮愁,不茍同流俗。有《孟東野集》。據宋敏求整理本,存詩為511首,其中絕大多數是傾訴窮愁孤苦的作品,后人評之為“詩從肺腑出,出輒愁肺腑”(蘇軾語),又有“郊寒”之稱。與韓愈等人被后人稱為韓、孟詩派。


【賞析五】

  樂府舊題有《巫山高》,屬鼓吹曲辭。“古辭言江淮水深,無梁可渡,臨水遠望,思歸而已。”(《樂府解題》)而六朝王融、范云所作“雜以陽臺神女之事,無復遠望思歸之意”,孟郊此詩就繼承這一傳統,主詠巫山神女的傳說故事(出宋玉《高唐》《神女》二賦)。本集內還有一首《巫山行》為同時作,詩云:“見盡數萬里,不聞三聲猿。但飛蕭蕭雨,中有亭亭魂。”則二詩為旅途遣興之作歟?

“天津橋下冰初結,洛陽陌上人行絕。”孟郊《洛橋晚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天津橋下冰初結, 洛陽陌上人行絕;

  榆柳蕭疏樓閣閑, 月明直見嵩山雪。


【譯文】

  天津橋下的冰剛結不久,洛陽的大道上便幾乎沒了行人。葉落枝禿的榆柳掩映著靜謐的樓臺亭閣,萬籟俱寂,悄無人聲。 在明靜的月光下,一眼便看到了嵩山上那皚皚白雪。


【賞析一】

  這首詩寫出了“明月照積雪”的壯麗景象。天空與山巒,月華與雪光,交相輝映,舉首燦然奪目,遠視浮光閃爍,上下通明,一片銀白,真是美極了。

  詩人從蕭疏的洛城冬景中,開拓出一個美妙迷人的新境界,而明月、白雪都是冰清玉潔之物,展現出一個清新淡遠的境界,寄寓著詩人高遠的襟懷。


【賞析二】

  詩人寫景固然是從審美出發,但是都是以情為景的精神。沒有情的景是死板的。

  詩人寫情以景物人物事件為依托,沒有景的情是空洞的。從原理上說來,形神兼備和情景交融是一致的,只不過形神兼備多用于事物描寫,情景交融多用于景物描寫。


【賞析三】

  前人有云孟詩開端最奇,而此詩卻是奇在結尾。它通過前后映襯,積攢力量,造成氣勢,最后以警語結束全篇,具有畫龍點睛之妙。

  題名《洛橋晚望》,突出了一個“望”字。四句詩,都寫所見之景,然而前三句之境界與末句之境界迥然不同。前三句描摹了初冬時節的蕭瑟氣氛:橋下冰初結,路上行人絕,葉落枝禿的榆柳掩映著靜謐的樓臺亭閣,萬籟俱寂,悄無人聲。就在這時,詩人大筆一轉:“月明直見嵩山雪”,筆力遒勁,氣象壯闊,將視線一下延伸到遙遠的嵩山,給沉寂的畫面增添了無限的生機,在人們面前展示了盎然的意趣。到這時,人們才恍然驚悟,詩人寫冰初結,乃是為積雪作張本;寫人行絕,乃是為氣氛作鋪陳;寫榆柳蕭疏,乃是為遠望創造條件。同時,從初結之“冰”,到絕人之“陌”,再到蕭疏之“榆柳”、閑靜之“樓閣”,場景不斷變換,而每一變換之場景,都與末句的望山接近一步。這樣由近到遠,視線逐步開闊,他忽然發現在明靜的月光下,一眼看到了嵩山上那皚皚白雪,感受到極度的快意和美感。而“月明”一句,不僅增添了整個畫面的亮度,使得柔滑的月光和白雪的反射相得益彰,而且巧妙地加一“直見”,硬語盤空,使人精神為之一振。


【賞析四】

  孟郊,(751——814),唐代詩人。字東野。漢族,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祖籍平昌(今山東臨邑東北),先世居洛陽(今屬河南)。唐代著名詩人。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代表作有《游子吟》。有“詩囚”之稱,又與賈島齊名,人稱“郊寒島瘦”。元和九年,在閿鄉(今河南靈寶)因病去世。張籍私謚為貞曜先生。


【賞析五】

  孟郊的這首《洛橋晚望》,是一首內容頗為不凡的寫景詩。詩人采用前三襯后,突出主題的方法,藝術地概括了所看到的景色和自己的深切感受。

  首句寫的是橋下結冰之景,二句寫的是路絕行人之景。三句寫的是榆枊樓閣之景;四句寫的是嵩山之景。四句寫景,并無堆垛冗雜,使人生厭之感。由于詩人在藝術結構上安排精巧,雖然平列四景,但當你仔細尋味,反復吟誦時,就會看出,前三句是屬一種境界,而末句又單獨另屬一種境界。它們彼此在詩中所處的位置不同,其作用也是各不相同的。用前三襯后的寫法,以加強對此感覺 ,突出主題,從而寫出詩人不尋常的感受和思想傾向。由此可見詩人在結構安排上的細密。詩人通過藝術的高度概括和篩選,把自己所看到的景色寫下,介紹給自己的讀者,同時,也把自己的感受告訴了讀者。又表露了作者當時的強烈感受。難怪王國維把“明月照積雪”的境界,稱為“千古壯觀”了。

“欲別牽郎衣,郎今到何處。”孟郊《古別離》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欲別牽郎衣, 郎今到何處?

  不恨歸來遲, 莫向臨邛去!


【譯文】

  臨近分別的時候牽著止夫的衣服問道:這次你到哪兒去?

  我不會責怪你回來遲了,你千萬不要到臨邛那里去。


【賞析一】

  《古別離》是唐代詩人孟郊創作的一首五言絕句。這首詩刻畫一個女子送別情郎的場面,表現了她的摯愛和憂慮。前兩句寫在情郎臨行之際,女子詢問他的去處,這里既有依依不舍之情,又體現了女性的溫柔纏綿。最后兩句說不擔心你回來遲了,就怕去臨邛的囑咐,更充滿了期待和無奈。全詩情真意切、質樸自然,耐人尋味。

  這首小詩,情真意蘊,質樸自然。


【賞析二】

  開頭“欲別”二字,扣題中的“別離”,也為以下人物的言行點明背景。“牽郎衣”的主語自然是詩中的女主人公,有人認為這個動作是表現不忍分別,雖不能說毫無此意,不過從全詩來看,這一動作顯然是為了配合語言的,那么它的含意也就不能離開人物語言和說話的背景去理解。她之所以要“牽郎衣”,主要是為了使“欲別”將行的丈夫能停一停,好靜靜地聽一聽自己的話;就她自己而言,也從這急切、嬌憨的動作中,流露出一種鄭重而又親昵的情態。這一切當然都是為了增強語言的分量、情感的分量,以便引起對方的重視。

  女主人公一邊牽著郎衣,一邊就開口說話了:“郎今到何處”?在一般情況下,千言萬語都該在臨別之前說過了,至少也不會等到“欲別”之際才問“到何處”,這似乎令人費解。但是,要聯系第四句來看,便知道使她忐忑不安的并不是不知“到何處”的問題,而是擔心他走到一個“可怕”的去處──“臨邛”,那才是她真正急于要說而又一直難于啟齒的話。“郎今到何處”,此時此言,看似不得要領,但這個“多余的彎子”,又是多么傳神地畫出了她此刻心中的慌亂和矛盾啊!

  第三句放開一筆,轉到歸期。按照常情,該是盼郎早歸,遲遲不歸豈非“恨”事!然而她卻偏說“不恨歸來遲”。要體會這個“不恨”,也必須聯系第四句──“莫向臨邛去”。臨邛,即今四川省邛崍縣,也就是漢代司馬相如在客游中,與卓文君相識相戀之處。這里的“臨邛”不必專指,而是用以借喻男子覓得新歡之處,到了這樣的地方,對于她來說,豈不更為可恨,更為可怕嗎?可見“不恨歸來遲”,是以“歸來遲”與“臨邛去”比較而言。不是根本上對“歸遲”而不怨,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之謂。這句詩不是反語,也不是矯情,而是真情,是隱忍著痛苦的真情,是愿以兩地相思的痛苦贏得彼此永遠相愛的真情。她先這么真誠地讓一步,獻上一顆深情綿綿之心,最后再道出那難以啟齒的希望和請求──“莫向臨邛去”!以己之情,動人之情,那該是更能打動對方的吧?情深意摯,用心良苦,誠所謂“詩從肺腑出,出輒愁肺腑”(蘇軾《讀孟郊詩》)。


【賞析三】

  詩的開頭“欲別”二字,緊扣題中“別離”,同時也為以下人物的言行點明背景。“牽郎衣”的主語自然是詩中的女主人公,她之所以要“牽郎衣”,主要是為了使“欲別”將行的丈夫能暫停片刻,聽一聽她訴說自己的心里話;另外,從這急切、嬌憨的動作中,也流露出女主人公對丈夫的依戀親密之情。女主人公一邊牽著郎衣,一邊嬌憨地問:“郎今到何處?”在一般情況下,千言萬語都該在臨行之前說過了,至少也不會等到“欲別”之際才問“到何處”,這似乎令人費解。但是,聯系第四句來看,便可知道使她忐忑不安的并不是不知“到何處”的問題,而是擔心他去到一個可怕的去處“臨邛”,那才是她真正急于要說而又一直難于啟齒的話。“郎今到何處”,問得多余,卻又問得巧妙。

  第三句宕開一筆,轉到歸期,按照常情,該是盼郎早歸,遲遲不歸豈非“恨”事!然而她卻偏說“不恨”。要體會這個“不恨”,也必須聯系第四句“莫向臨邛去”。臨邛,即今四川省邛崍縣,也就是漢朝司馬相如在客游中,與卓文君相識相戀之處,這里的臨邛不必專指,而是用以借喻男子覓得新歡之處,到了這樣的地方,對于她來說豈不更為可恨,更為可怕嗎 !可見“不恨歸來遲”,隱含著女子痛苦的真情,“不恨”,不是反語,也不是矯情,而是真情,是愿以兩地相思的痛苦贏得彼此永遠相愛的真情,她先如此真誠地讓一步,獻上一顆深情誠摯的心,最后再道出那難以啟齒的希望和請求“莫向臨邛去”!


【賞析四】

  詩的前三句拐彎抹角,都是為了引出、襯托第四句,第四句才是“謎底”,才是全詩的出發點和歸宿,只有抓住它方能真正地領會前三句,咀嚼出全詩的情韻。

  詩人用這種回環婉曲、欲進先退、搖曳生情的筆觸,洗練而又細膩地刻畫出女主人公在希求美滿愛情生活的同時又隱含著憂慮不安的心理,并從這個矛盾之中顯示出她的堅貞誠摯、隱忍克制的品格,言少意多,雋永深厚,耐人尋味。它與“不知移舊愛,何處作新恩”(白居易《怨詞》);“常恐新聲發,坐使故聲殘”(孟郊《古妾薄命》);“不畏將軍成久別,只恐封侯心更移”(薛道衡《豫章行》)等詩句一樣,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封建時代婦女可悲的處境,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詩用短促的仄聲韻,亦有助于表現人物急切、不安的神情。


【賞析五】

  孟郊的詩,向以生僻深奧、尋奇求險為人詬病,但是,這首《古別離》,卻寫得情真意切、質樸自然。

  這該能打動對方了吧,其用心之良苦,真可謂“詩從肺腑出,出則愁肺腑”(蘇軾《讀孟東野詩》)。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孟郊《登科后》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昔日齷齪不足夸, 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 一日看盡長安花。


【譯文】

  那種窮困窘迫的生活是沒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今天我高中了進士,才真正感到皇恩浩蕩;

  我愉快地騎著馬兒奔馳在春風里,一天的時間就把長安城的美景全看完了。


【賞析一】

  “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詩一開頭就直抒自己的心情,說以往在生活上的困頓與思想上的局促不安再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題名,郁結的悶氣已如風吹云散,心上真有說不盡的暢快。孟郊兩次落第,這次竟然高中鵠的,頗出意料。這就仿佛象是從苦海中一下子被超渡出來,登上了歡樂的峰頂;眼前天宇高遠,大道空闊,似乎只待他四蹄生風了。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活靈活現地描繪出詩人神采飛揚的得意之態,酣暢淋漓地抒發了他心花怒放的得意之情。這兩句神妙之處,在于情與景會,意到筆到,將詩人策馬奔馳于春花爛漫的長安道上的得意情景,描繪得生動鮮明。


【賞析二】

  這首詩因為給后人留下了“春風得意”與“走馬看花”兩個成語而更為人們熟知。

  孟郊四十六歲那年進士及第,他自以為從此可以別開新生面,風云際會,龍騰虎躍一番了。滿心按捺不住得意欣喜之情,便化成了這首別具一格的小詩。

  詩一開頭就直抒自己的心情,說以往在生活上的困頓與思想上的局促不安再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題名,郁結的悶氣已如風吹云散,心上真有說不盡的暢快。孟郊兩次落第,這次竟然高中鵠的,頗出意料。這就仿佛象是從苦海中一下子被超渡出來,登上了歡樂的峰頂;眼前天宇高遠,大道空闊,似乎只待他四蹄生風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活靈活現地描繪出詩人神采飛揚的得意之態,酣暢淋漓地抒發了他心花怒放的得意之情。這兩句神妙之處,在于情與景會,意到筆到,將詩人策馬奔馳于春花爛漫的長安道上的得意情景,描繪得生動鮮明。按唐制,進士考試在秋季舉行,發榜則在下一年春天。這時候的長安,正春風輕拂,春花盛開。城東南的曲江、杏園一帶春意更濃,新進士在這里宴集同年,“公卿家傾城縱觀于此”(《唐摭言》卷三)。新進士們“滿懷春色向人動,遮路亂花迎馬紅”(趙嘏《今年新先輩以遏密之際每有宴集必資清談書此奉賀》)。可知所寫春風駘蕩、馬上看花是實際情形。但詩人并不留連于客觀的景物描寫,而是突出了自我感覺上的“放蕩”:情不自禁吐出“得意”二字,還要“一日看盡長安花”。在車馬擁擠、游人爭觀的長安道上,怎容得他策馬疾馳呢?偌大一個長安,無數春花,“一日”又怎能“看盡”呢?然而詩人盡可自認為今日的馬蹄格外輕疾,也盡不妨說一日之間已把長安花看盡。雖無理卻有情,因為寫出了真情實感,也就不覺得其荒唐了。同時詩句還具有象征意味:“春風”,既是自然界的春風,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謂“得意”,既指心情上稱心如意,也指進士及第之事。詩句的思想藝術容量較大,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成為后人喜愛的名句。


【賞析三】

  孟郊46歲那年進士及第,他按捺不住自己得意喜悅的心情,寫了這首別具一格的小詩。詩人兩次落第,這次竟然高中,就仿佛一下子從苦海中超度出來,登上了歡樂的頂峰。所以,詩一開頭就直接傾瀉心中的狂喜,說以往那種生活上的困頓和思想上的不安再也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題名,終于揚眉吐氣,自由自在,真是說不盡的暢快。“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詩人得意洋洋,心花怒放,便迎著春風策馬奔馳于鮮花爛漫的長安道卜。人洚喜事精神爽。此時的詩人神采飛揚,不但感到春風駘蕩,天宇高遠,大道平闊,就連自己的駿馬也四蹄生風了。

  偌大一座長安城,春花無數,卻被他一日看盡,真是“放蕩”無比!詩人情與景會,意到筆成,不僅活靈活現地描繪了自己高中之后的得意之態,還酣暢淋漓地抒發了得意之情,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這兩旬詩成為人們喜愛的千古名句,并派生出“春風得意”、“走馬觀花”兩個成語,但詩人極度的志滿意得也表現了其氣量的不早。


【賞析四】

  按唐制,進士考試在秋季舉行,發榜則在下一年春天。這時候的長安,正春風輕拂,春花盛開。城東南的曲江、杏園一帶春意更濃,新進士在這里宴集同年,“公卿家傾城縱觀于此”(《唐摭言》卷三)。新進士們“滿懷春色向人動,遮路亂花迎馬紅”(趙嘏《今年新先輩以遏密之際每有宴集必資清談書此奉賀》)。可知所寫春風駘蕩、馬上看花是實際情形。但詩人并不留連于客觀的景物描寫,而是突出了自我感覺上的“放蕩”:情不自禁吐出“得意”二字,還要“一日看盡長安花”。在車馬擁擠、游人爭觀的長安道上,怎容得他策馬疾馳呢?偌大一個長安,無數春花,“一日”又怎能“看盡”呢?然而詩人盡可自認為今日的馬蹄格外輕疾,也盡不妨說一日之間已把長安花看盡。雖無理卻有情,因為寫出了真情實感,也就不覺得其荒唐了。同時詩句還具有象征意味:“春風”,既是自然界的春風,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謂“得意”,既指心情上稱心如意,也指進士及第之事。

  詩句的思想藝術容量較大,明朗暢達而又別有情韻,因而“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成為后人喜愛的名句。


【賞析五】

  孟郊(751——814),“少隱嵩山,稱處士。”兩試進士不第,四十六歲時才中進士,其欣喜之情,可於《登科后》的“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二語中見之。越四年,任溧陽縣尉。由于不能舒展他的抱負,遂放跡林泉間,徘徊賦詩。以至公務多廢,縣令乃以假尉代之。后因河南尹鄭余慶之薦,任職河南,晚年生活,多在洛陽度過。唐憲宗元和九年,鄭余慶再度招他往興元府人參軍,乃偕妻往赴,行至閿(wén)鄉縣,暴疾而卒。

  孟郊仕歷簡單,清寒終身,為人耿介倔強,死后曾由鄭余慶買棺殮葬。

  現存詩歌500多首,以短篇的五言古詩最多,代表作有《游子吟》。

“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孟郊《古怨別》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颯颯秋風生, 愁人怨離別。

  含情兩相向, 欲語氣先咽。

  心曲千萬端, 悲來卻難說。

  別后唯所思, 天涯共明月。


【譯文】

  在秋風蕭瑟,滿眼凄涼的季節,一雙相濡以沫的夫妻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含怨辭別。在這令人肝腸寸斷的時刻,兩人眼含熱淚,面面相視,想要向對方說點什么,可尚未開口已是泣不成聲。心中早有千言萬語,可是在此刻,因悲痛至極而無法訴說。分別后天各一方,相思之情能與誰人說,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天涯兩地共賞一輪明月,寄托無盡的相思愁苦。


【賞析一】

  這是一首描寫情人離愁的詩歌。

  這首詩寫的是秋日的離愁:“颯颯秋風生,愁人怨離別。”交代離別時的節令,并用“颯颯秋風”渲染離愁別緒。接下去是寫一對離人的表情:“含情兩相向,欲語氣先咽。”相向,就是臉對著臉、眼對著眼;從“含情”二字里,使人想象到依戀難舍的情景,想象到汪汪熱淚對著熱淚汪汪的情景;想對愛人說些什么,早已抽抽咽咽,還能說出什么來呢!因為這兩句寫得極為生動傳情,宋代柳永,便把它點化到自己的詞中,寫出了“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雨霖鈴》)的名句。抽抽咽咽固然說不出話來,但抽咽稍定,到能夠說話之時,卻反而覺得沒話可說了:“心曲千萬端,悲來卻難說。”不是么?原先對“離人”或稍有不放心,想囑咐幾句什么話,或表白一下自己的心跡,但看到對方那痛楚難堪的表情,還有什么需要可說的呢?“卻難說”三字,確切地寫出了雙方當時的一種心境。這一對離人,雖然誰都沒說什么,但“未說一言,勝過千言”,更表現了他們深摯的愛情和相互信賴。最后用一幅開闊的畫面,寫出了他們對別后情景的遐想:“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從這幅開闊的畫面里,使人看到了他們在月光之下思念對方的情狀,使人想象到“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相互祝愿。


【賞析二】

  這首詩寫的是秋日的離愁:“颯颯秋風生,愁人怨離別。”交代離別時的節令,并用“颯颯秋風”渲染離愁別緒。接下去是寫一對離人的表情:“含情兩相向,欲語氣先咽。”相向,就是臉對著臉、眼對著眼;從“含情”二字里,使人想象到依戀難舍的情景,想象到汪汪熱淚對著熱淚汪汪的情景;想對愛人說些什么,早已抽抽咽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這兩句寫得極為生動傳情,宋代柳永,便把它點化到自己的詞中,寫出了“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雨霖鈴》)的名句。


【賞析三】

  這真是含著眼淚寫下的一首充滿深情,依依惜別的“留別詩”。內心的不安,不敢告訴妻子;強壓苦楚,與心愛人作最后的纏綿歡娛,為的是讓她永遠記住今宵的“良境美味”,為的是給她留下夫妻間的銘心刻骨。情感之細膩,情意之纏綿,是他自身真實意境的泄發流露,也是對心愛人的感情寄托。

  情人離別,心如刀割,何況又是“愁人”相別,更何況又是“颯颯秋風生”的愁人離別,這樣的疼,這樣的愁,這樣的怨,這樣的纏,誠非尋常人所有。


【賞析四】

  詩人以秋風渲染離別的氣氛;寫“含情”之難舍,以“氣先咽”來描狀;寫“心曲”之復雜,以“卻難說”來概括;寫別后之深情,以“共明月”的畫面來遐想兩人“唯所思”的情狀。

  詩人換用幾種不同的表現手法,把抽象的感情寫得很具體而動人。特別是“悲來卻難說”一句,本是極抽象的敘述語,但由于詩人將其鑲嵌在恰當的語言環境里,使人不僅不感到它抽象,而且覺得連女主人公復雜的心理活動都表現出來了。這正是作者“用常得奇”所收到的藝術效果。


【賞析五】

  這是一首描寫情人離愁的歌。

  此詩一、二句是離別的時間和環境,寫的又是在秋天。中間兩聯詩句內容相重,強調地描寫了兩人因離別而淚眼相看、欲說不能、傷心之極的情景。最后兩句寫的是離別人的將來,兩人只能在明朗的月光下共同想念了。表示了他們真切、堅貞的感情。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孟郊《游子吟》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譯文】

  茲母用手中的線,縫好了出門遠行的兒子身上的衣服。

  她在兒子臨行時密密麻麻地縫了一針又一針,心上怕的是獨生子遲遲不回家。

  誰說小草的嫩莖,能夠報答春天陽光的恩德。


【賞析一】

  這是一支親切誠摯的母愛頌歌。題下作者自注“迎母溧上作”。孟郊一生窮愁潦倒,直到五十歲才得到溧陽縣尉的卑微職位。此詩便是他居官溧陽時作。開頭兩句“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用“線”與“衣”兩件極常見的東西將“慈母”與“游子”緊緊聯系在一起,寫出母子相依為命的骨肉感情。

  三、四句“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通過慈母為游子趕制出門衣服的動作和心理的刻畫,深化這種骨肉之情。母親千針萬線“密密縫”是因為怕兒子“遲遲”難歸。偉大的母愛正是通過日常生活中的細節自然地流露出來。前面四句采用白描手法,不作任何修飾,但慈母的形象真切感人。最后兩句“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是作者直抒胸臆,對母愛作盡情的謳歌。這兩句采用傳統的比興手法:女兒像區區小草,母愛如春天陽光。女兒怎能報答母愛于萬一呢?懸絕的對比,形象的比喻,寄托著赤子對慈母發自肺腑的愛。

  這首詩藝術地再現了人所共感的平凡而又偉大的人性美,所以千百年來贏得了無數讀者強烈的共鳴。直到清朝,溧陽有兩位詩人又吟出了這樣的詩句:“父書空滿筐,母線縈我襦”(史騏生《寫懷》),“向來多少淚,都染手縫衣”(彭桂《建初弟來都省親喜極有感》),足見此詩給后人的深刻印象。


【賞析二】

  這是一支親切誠摯的母愛頌歌。

  孟郊一生窮愁潦倒,直到五十歲才得到溧陽縣尉的卑微職位。此詩便是他居官溧陽時所作。

  開頭兩句“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用“線”與“衣”兩件極常見的東西將“慈母”與“游子”緊緊的聯系在一起,寫出母子相依為命的骨肉感情。三、四句“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通過慈母為游子趕制出門衣服的動作和心里的刻畫,深化這種骨肉之情。母親千針萬線“密密縫”是因為怕兒子“遲遲”難歸。偉大的母親正是通過日常生活中的細節自然地流露出來。前面四句采用白描手法,不作任何修飾,但慈母的形象真切感人。

  最后兩句“誰言存草心,報得三春暉”是作者直抒胸臆,對母愛作盡情的謳歌。這兩句采用傳統的比興手法:女兒像區區小草,母愛如春天的陽光,女兒怎么能報答母愛于萬一呢?懸絕的對比,形象的比喻,寄托著赤子對慈母發自肺腑的愛。

  這首詩藝術地再現了人所共感的平凡而又偉大的人性美,所以千百年來贏得了無數讀者強烈的共鳴。直到清朝,溧陽有兩位詩人又吟出了這樣的詩句:“父書空滿筐,母愛縈我襦”(史騏生)《寫懷》,“向來多少淚,都染手縫衣”(彭桂《建初弟來都省親喜極有感》),足見此詩給后人的深刻印象。


【賞析三】

  這就是著名的《游子吟》。它親切而自然地歌頌了普通而偉大的人性美——母愛。

  詩中所講的“游子”,指離家在外或久居他鄉的人。“吟”,古代詩歌的一種名稱,意思同“歌”、“曲”相近。“寸草”,指小草,在詩中象征子女。“心”,指草在生長中抽出的嫩莖。這里語意雙關,既指草心也指游子的心。“三春暉”,指春天的陽光,象征母愛。三春:即春天的三個月,包括孟春、仲春、季春(從每年的立春到立夏)。

  偉大的母愛,如陽光一樣沐浴著兒女們成長。它無時不在,無處不有,給兒女們留下許多感受至深的印跡。對于孟郊這位長年離家在外,四處奔波的游子來說,感受最深的莫過于母子離別的痛苦時刻。因而他在詩中選取臨行前母親為他縫補衣衫的場景。“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通過“線”和“衣”,把母親對兒子難以割舍的愛緊密聯系在一起了。無論兒子遠行千萬里,母親縫制的衣服總會穿在身上。也就是說,母親無時無地不在遮護著孩子的身,溫暖著孩子的心。“臨行密密縫,竟恐遲遲歸。”這兩句寫母親縫衣服時的情景:慈祥的母親手拿衣服,針針線線,細密縫補。惟恐兒子遲遲難歸,所以把衣服縫得結結實實的。但做母親的內心里,又何嘗不盼望兒子早日平安回家呢?詩人就是通過母親所做與所想的矛盾,非常細致地表現了慈母的一片深愛之情。最后兩句寫出了詩人的心聲:“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以春天的陽光哺育小草,生動地比喻母親對兒子的溫暖,抒說兒子報答不盡慈母哺育之恩。

  這首《游子吟》選取日常生活的普通場景,用樸素自然,明白如話的語言,細致而真切地突出了一個情字——慈母的愛子之情和兒子的感恩之情。千百年來,每當讀起它,都會使人心弦為一片愛的純情所震顫,引起兒女們對母親的深切思念。


【賞析四】

  孟郊一生窘困潦倒,直到五勻才得到一個潭陽縣尉的卑微之職。詩人自然不把這樣的小官放在心上,仍然放情於山水吟詠,會務則有所廢弛,縣令就只給他半俸。此詩則是當時之作,親切而其淳地吟 了一種普通而偉大的人生美——母愛,因而引起了無數讀者的共鳴,千百年來,一直膾炙人口。

  深摯的母愛,無時無刻不在沐浴著兒女們,然而對于孟郊這位常顛沛流淳,居無定所的游子來說,最值得回憶的莫過于母子分離的痛苦時刻,此詩寫的正是這樣的時候,慈母縫衣的普通場景,而表現的,都是詩人深沉的內心情感。開頭兩句實際上是兩個短語而不是兩個句子,這樣寫就從人到物,突出了兩件最普通的東西,寫出了母子相依為命的骨肉之情。緊接兩句寫出人的動作和意態,把筆墨集中在慈母身上。行前的此時此刻,老母一針一線。針針線線都是這樣的細密,是怕兒子遲遲難歸,故而要把衣衫縫得更為結實一點兒罷。其實,老人的內心何嘗不是切盼兒子早點些平安歸來呢!慈母的一片深罵之情,正是在日常生活中最細微的地方流露出來 ,樸素自然,親切感人。這里既沒有語言,也沒有眼淚,然而一片愛的純情從這普通常見的場景中充溢而出,撥動了每一個讀者的心弦,催人淚下,喚起著天下兒女們親切的聯想和深摯的憶念。

  最后二句以當事者的直覺翻出進一層的深意。詩人的反問句,意味尤為深長。這兩句是前四句的升華,通俗形象的比興,加以懸絕的對比,寄托了赤子熾熱的情意,對于春天陽光般厚悵的母愛。區區小草似的兒女怎能報答于萬一呢。真有“欲報之行,昊天罔極”之意,感情淳厚真摯。

  這是一首母愛的贊歌,在宦途失意的境況下,詩人飽嘗世態炎涼,窮愁終身,故愈覺親情之可貴。此詩清新流暢,淳樸素淡中正見其詩的濃郁醇美。


【賞析五】

  《游子吟》是唐代詩人孟郊寫的。孟郊是浙江德清人,小時候住在洛陽。他父親死了之后,他與母親相依為命,過著清苦的日子。這首詩是他五十歲在潥陽當官的時候寫的。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這首詩的意思大概是這樣的:孟郊的媽媽拿著細細的針給兒子縫衣服,因為兒子要遠行了。這密密麻麻的陣線是媽媽對兒子的一份愛。孟郊覺得這份愛很深,自己怎么也報答不了。

  世界上的媽媽都愛自己的孩子,孩子生病了,媽媽帶著去看病;孩子出門了,媽媽會很擔心,很想孩子……我的媽媽也很愛我,我要孝敬媽媽,好好報答她!

“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孟郊《烈女操》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

  貞婦貴殉夫,舍生亦如此。

  波瀾誓不起,妾心井中水。


【譯文】

  雄梧雌桐枝葉覆蓋相守終老, 鴛鴦水鳥成雙成對至死相隨。

  貞潔的婦女貴在為丈夫殉節, 為此舍生才稱得上至善至美。

  對天發誓我心永遠忠貞不渝, 就象清凈不起波瀾的古井水!


【賞析一】

  操,是琴曲的一種體裁。

  詩中的第一和第三聯都是比喻和比擬。

  這“古井水”可真是形象。有的版本寫作“井中水”,可是我覺得還是“古井水”更加的波瀾不起。

  第一次讀這首詩,感覺發指,尤其是“貞婦貴殉夫”這句。

  孟郊這一上場,就是一個要死要活的樣子,感覺他生活得太辛苦,太執著。

  后來讀到孟郊生平介紹孟郊生平介紹,說:“他和賈島都以苦吟著稱,又多苦語。蘇軾稱之‘郊寒島瘦’(《祭柳子玉文》),后來論者便以孟郊、賈島并稱為苦吟詩人代表,元好問甚至嘲笑他是‘詩囚’(《論詩三十首》)。 ”

  “苦吟詩人”這個稱謂,從這首中還是體現得非常充分的。

  然而“苦”并非等于不好。慢慢體會,除了藝術形象很貼切值得欣賞以外,撇去“封建禮教”這層束縛,“執著”這個主題還是值得人欣賞和尊重的。我忽然想起寶寶就是不要沒有包裝的糖果,難道不是可愛的執著?只是沒有到舍生的程度。

  太極端,常常會也吸引人,卻是缺乏智慧。


【賞析二】

  這是一首頌揚貞婦烈女的詩。此詩以男子之心愿,寫烈女之矢志,讓人感嘆不已。梧桐樹相依待老,鴛鴦鳥同生共死。 此詩以物興起,舉例了植物和動物都有堅貞之心何況人乎?其實在唐朝,人們對貞潔的概念,并不是那么強烈,此時的孟郊不過是贊賞一下這種精神。也或許另有寄托,取醉翁之意不在酒之意。舊時的貞節烈女,夫死而終生不嫁,夫死而以身相殉。守節以表從一之志,殉節以明堅貞之心。想想該是何其愚蠢?感情好的殉也就殉了,感情不好你殉他干嘛呀?不理解!

  結句“波瀾誓不起,妾心古井水”,下語堅決,警惕異常,估計是懷著不愿意死的心。劉禹錫《竹枝詞》名句:“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閑平地起波瀾。”從此道出了烈女心腸,十分不易。


【賞析三】

  這是一首頌揚貞婦烈女的詩。也有以烈女比喻自己情操高潔的意思。

  本詩多用以物比人的比興手法,以梧桐偕老,鴛鴦雙死,比喻貞婦殉夫。同時以古井水作比,稱頌婦女的守節不嫁。就全詩看,從題目到內容的全部,都是為了明確的主題。就詩論詩,不能節外生枝,因此,不能不說它是維護封建禮教道德的,應予批判。


【賞析四】

  這是一首頌揚貞婦烈女的詩。此詩以男子之心愿,寫烈女之情志,可歌可泣。梧桐樹相依持老,鴛鴦鳥同生共死。舊世貞烈女,夫死而終生不嫁,夫死而以身相殉。守節以表從一之志,殉節以明堅貞之心。結句“波瀾誓不起,妾心古井水”,一片貞心,下語堅決,精警異常。成語“心如古井”源自于此。

  通過這篇故事的翻譯和解讀為你呈現了一位婦女形象,讓你記憶深刻。


【賞析五】

  今日細細的讀起詩人的《烈女操》,內心涌出一種別樣的感覺!《烈女操》真的是寫貞婦女嗎?真的是宣揚婦女的節操嗎?“波瀾誓不起,妾心枯井水”是單單地寫烈婦的心境嗎……

  如果研讀作者的其他的作品,可以知道,詩人是一位重感情的人,對女子用筆最勤奮,最重感情!他的心靈是對女子同情,同時還有對封建禮教的厭惡的東西……

  我想到此文章應是作者的一種心境的描寫!是對當時社會世間一種無奈的環境的抒寫,他那壓抑的心靈的抒寫!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二十一点一对a分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