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錢起的詩詞_錢起的詩詞翻譯_錢起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8-07     瀏覽次數:0
“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錢起《山路見梅感而有作》原文與賞析

【原文】

  莫言山路僻,還被好風催。

  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

  晚溪寒水照,晴日數蜂來。

  重憶江南酒,何因把一杯。


【賞析一】

  寫山梅于僻冷處開放,而自有風日送暖,數蜂關照,猶未盡沉寂也。為山梅傳神寫照,亦借以抒發感慨也。唐人詠物以興,興則神妙;宋人詠物以比,比故板滯。故紀昀評曰:“唐人梅詩不似宋人作意。此首特有情韻。五、六最佳。”若按“特有情韻”而言,我以為“蜂”字為好。


【賞析二】

  這首詩主要是運用了托物言志的手法。詩詞文賦,凡是寫物寫景,其實際都是在寫人。“一切景語皆情語也”。詩人贊揚梅花惡劣環境中能保持高尚的品格,未嘗不是對自己人生品格的肯定與自我褒獎,表達自己的一種心志,聊以自慰。這應該正是題目所說的“感而有作”。


【賞析三】

  詩中運用了襯托的手法突出了梅花的形象。詩的中心是五六兩句“晚溪寒水照,晴日數蜂來”,是比較直接寫梅花的,而前四句“莫言山路僻,還被好風催。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寫梅花生長環境的惡劣。則起著襯托的作用,以惡劣環境反襯梅花品格的高潔。同時,就是五六句自身還有正襯的意思,用清涼的水和飛舞的蜂來襯托梅花的美好和幽香。


【賞析四】

  錢起(751年前后在世),字仲文,漢族,吳興(今浙江湖州市)人,早年數次赴試落第,唐天寶七年(748年)進士。初為秘書省校書郎、藍田縣尉,后任司勛員外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等。曾任考功郎中,故世稱錢考功,與韓翃、李端、盧綸等號稱大歷十才子。


【賞析五】

  錢起這首《山路見梅感而有作》就是運用了托物言志和襯托的手法,描繪了山路梅花的形象表達了自己的心志,抒發了內心的情感。

“山花照塢復燒溪,樹樹枝枝盡可迷。”錢起《山花》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山花照塢復燒溪,樹樹枝枝盡可迷。

  野客未來枝畔立,流鶯已向樹邊啼。

  從容只是愁風起,眷戀常須向日西。

  別有妖妍勝桃李,攀來折去亦成蹊。


【譯文】

  山花多,塢邊溪畔到處都是;美,每一棵每一枝都嬌艷迷人。野客還沒來得及前來欣賞,流鶯早已立于枝頭唱起了婉轉動聽的贊歌。因惜花而擔心起風,因愛花而留連往返常常到太陽偏西。這漫山遍野的花比桃李妖艷,人們因愛花賞花折花來來往往都踩成了一條條的小路。


【賞析一】

  這首詩描寫山間野花的美艷動人,從山花處僻野之處不求爭艷,卻有勝過桃李的獨特風姿,引得人爭相欣賞的描寫,并暗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象征之典看,應當含有以花喻人之深意。


【賞析二】

  錢起是“大歷十才子”之一。詩與劉長卿齊名,稱“錢劉”;又與郎士元齊名,稱“錢郎”。他長于應酬之作,當時赴外地的官員以得到他的送行詩為榮。

  大概他得“才子”的桂冠,也就是這個原因。他的詩技巧熟練,風格清奇,理致清淡。近體詩中,多寫景佳句,深為評論家所稱道。


【賞析三】

  山花既無美名,又處山野之間,但卻色澤艷麗,光彩奪目,照亮了整個山塢,那燦爛的顏色映入山間溪水,整條小溪都似乎被燃燒起來。一句已寫出山花色彩之艷麗異常,且分布的范圍極為廣闊,正是因此,樹樹枝枝都使人陶醉沉迷。這兩句正面描寫,如同大筆渲染,一片紅艷展現眼前,接著第三句和第四句轉而從側面烘托。野客未來,流鶯已至,足見花的吸引力已達到人與物共感的地步。五、六句寫自己賞花的心理和感受,細細欣賞,愛憐萬分,唯恐風起花落,流連難舍,往往到黃昏時分仍不舍離去。從心理感受的層次進一步渲染花的迷人程度。最后以“勝桃李”作出明確的判斷,并且如同桃李一樣,“下自成蹊”,這對處山間僻野且無名分的山花而言,其感召力其實已遠遠超過桃李。大歷詩人大多逃避現實,隱處山林,詩多寫景物或隱居生活,曾被人譏為“竊占青山白云,春風芳草”,但是,他們由于經歷了唐王朝的盛衰巨變,面對險惡的政治環境不得不選擇避世之路,詩中也多有對往昔的回憶,因此,錢起的這首詩真正含義實際上是以山花比喻隱居高士。


【賞析四】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湖州一帶)人。玄宗天寶十年(751)進士,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有《錢考功集》。


【賞析五】

  天寶十年(七五一)進士,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是大歷十才子之一。曾與王維、裴迪等人唱和。前人對錢起詩歌評價甚高,認為其詩“體格新奇、理致清淡”(高仲武《中興間氣集》),但其作品多為唱和、應制、吟詠山水,寄情閑逸,一般較少寫社會動亂及人民生活,缺乏社會意義。錢起的詩語言精工,詞藻清麗。有《錢仲文集》。其事見《唐詩紀事》卷三十、《唐才子傳》卷四。

“流水傳瀟浦,悲風過洞庭。”錢起《省試湘靈鼓瑟》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善鼓云和瑟⑵,常聞帝子靈⑶。

  馮夷空自舞⑷,楚客不堪聽⑸。

  苦調凄金石⑹,清音入杳冥⑺。

  蒼梧來怨慕⑻,白芷動芳馨⑼。

  流水傳瀟浦⑽,悲風過洞庭。

  曲終人不見⑾,江上數峰青⑿。


【譯文】

  湘靈擅長鼓瑟,優美的歌聲縈繞在耳邊。水神聽了情不自禁跳起舞,被貶之人聽了心情哀怨。凄涼的曲調讓金石悲哀,高亢的樂聲傳到天地之間。舜帝之靈也來側耳傾聽,香草被感動香味更濃。水面的樂聲飄揚湘江兩岸,匯成一股悲風飛過洞庭。樂曲聲停看不見鼓瑟的人,只有青山綠水在眼中。


【賞析一】

  《省試湘靈鼓瑟》是唐代詩人錢起進京參加省試時的試帖詩。此詩既緊扣題旨,又能馳騁想象,天上人間,幻想現實,無形的樂聲得到有形的表現。


【賞析二】

  全詩通過曾聽——客聽——遠近聽——蒼梧怨——水風悲等多層次多角度的描寫,形象地再現了湘靈——娥皇和女英尋夫不遇鼓瑟所彈奏的苦調清音,生動地表現了二妃對愛情生死不渝的忠貞和對駕崩于蒼梧的舜帝的哀怨和思慕之情,成為公認的試帖詩范本。


【賞析三】

  這首詩傳誦一時,并奠定了錢起在詩壇的不朽聲名。

  詩題“湘靈鼓瑟”,摘自《楚辭·遠游》“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詩句,其中包含著一個美麗的傳說——舜帝死后葬在蒼梧山,其妃子因哀傷而投湘水自盡,變成了湘水女神;她常常在江邊鼓瑟,用瑟音表達自己的哀思。

  根據試帖詩緊扣題目,不得游離的要求,詩人在開頭兩句就概括題旨,點出曾聽說湘水女神擅長鼓瑟的傳說,并暗用《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的語意,描寫女神翩然而降湘水之濱,她愁容滿面、輕撫云和瑟,彈奏起如泣如訴哀傷樂曲。

  中間四句,詩人張開想象的翅膀,任思緒在湘水兩岸、蒼梧之野、洞庭湖上往復盤旋,把讀者帶入一個神奇虛幻的世界。

  動人的瑟聲首先引來了水神馮夷,他激動地在湘靈面前伴樂狂舞,然而一個“空”字,說明馮夷并不理解湘靈的哀怨;倒是人間那些被貶謫過湘水的“楚客”,領略了湘靈深藏在樂聲里的哀怨心曲,禁不住悲從衷來,不忍卒聞。

  接下來,詩人著意渲染瑟聲的感染力。“苦調凄金石,清音入香冥。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瑟聲哀婉悲苦,它能使堅硬的金石為之凄楚;瑟聲清亢響亮,它可以響遏行云,傳到那窮高極遠的蒼穹中去。

  瑟聲傳到蒼梧之野,感動了寄身山間的舜帝之靈,他讓山上的白芷吐出芬芳,與瑟聲交相應和,彌漫在廣袤的空間,使天地為之悲苦,草木為之動情。

  “流水傳湘浦,悲風過洞庭”,這兩句寫湘靈彈奏的樂曲同舜帝策動的芳香在湘水之源交織匯合,形成一股強勁的悲風,順著流水,刮過八百里洞庭湖。

  至此,樂曲進入了最高潮,感情達到了白熱化。憑藉著詩人豐富的想象,湘靈的哀怨之情得到了酣暢淋漓的抒發和表現。然而全詩最精采的還不在于此,令全篇為之生輝的是結尾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舊唐書·錢徵傳》稱這十個字得自“鬼謠”,其實無非說這兩句詩是錢起的神來之筆。此聯的妙處有:

  一是突然轉折,出人意料。在盡情地描寫樂曲的表現力之后,使樂曲在高潮中嘎然而止,這是一重意外;詩境從虛幻世界猛然拉回到現實世界,這是又一重意外。二是呼應開頭,首尾圓合。全詩從湘水女神出現開始,以湘水女神消失告終,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

  結尾兩句如橫空出世,堪稱“絕唱”,但同時又是構成全篇整體的關鍵一環;所以雖然“不”字重出,也在所不惜。作者敢于突破試帖詩不用重字的規范,確屬難能可貴。三是以景結情,余音裊裊。詩的前面大部分篇幅都是運用想象的畫面著力抒寫湘水女神的哀怨之情,結尾一筆跳開,描寫曲終人散之后,畫面上只有一川江水,幾峰青山。這極其省凈明麗的畫面,給讀者留下了思索回味的廣闊空間:或許湘靈的哀怨之情已融入了湘江綿綿不斷的流水,或許湘靈美麗的倩影已化成了江上偶露崢嶸的數峰青山;莫非湘靈和大自然熔為一體,年年歲歲給后人講述她那凄艷動人的故事?莫非湘靈的瑟聲伴著湘江流水歌吟,永遠給人們留下神奇美妙的遐想?這一切的一切,都盡在不言之中了。宋代詞論家有“以景結情最好”之說,恐怕是從這類詩作中得到的啟迪。


【賞析四】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湖州一帶)人。玄宗天寶十年(751)進士,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有《錢考功集》。

  錢起是“大歷十才子”之一。詩與劉長卿齊名,稱“錢劉”;又與郎士元齊名,稱“錢郎”。他長于應酬之作,當時赴外地的官員以得到他的送行詩為榮。

  大概他得“才子”的桂冠,也就是這個原因。他的詩技巧熟練,風格清奇,理致清淡。近體詩中,多寫景佳句,深為評論家所稱道。


【賞析五】

  這首詩為錢起唐玄宗天寶十載(751年)參加進士考試時所作。唐代參加考試的舉子有兩類,一類為中央和地方各類學館的學生,稱為生徒,需通過規定的學業考試和選拔;另一類為非學館出身的各地文士,稱為鄉貢,需通過縣和州府兩級初試。這兩類舉子最后都集中到尚書省,參加相應科目的考試。考試原由吏部考功員外郎主持。自唐玄宗開元二十四年(736年)后改由禮部侍郎負責。由于吏部與禮部均屬尚書省,遂稱為省試。為通過省試而作的應試詩,就稱為省試詩。省試詩有其特定的格式,要求為五言律詩,六韻十二句,并限定詩題和用韻。由于省試詩限定了題目和內容,又對聲韻要求十分苛嚴,此類詩鮮有傳誦人口的佳作。不過,有的作者善于“戴著鐐銬跳舞”,往往能夠即席發揮,寫出傳誦不衰的好詩來。錢起這首《省試湘靈鼓瑟》,就是一首千古稱賞的名篇。

“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錢起《暮春歸故山草堂》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溪上殘春黃鳥稀,  辛夷花盡杏花飛。

  始憐幽竹山窗下,  不改清陰待我歸。


【譯文】

  山谷口已是暮春凋殘,黃鶯兒的叫聲幾乎聽不到了,迎春花早已開過,只有片片杏花飛落芳塵。春去匆匆,山窗下的修竹實在幽雅,惹人憐愛;它依舊蒼勁蔥蘢,等待著我的歸來。


【賞析一】

  詩的一、二句并沒有贊美春鳥、春花之意,更沒有為它們的消逝而惋惜,而是在感慨它們隨春而來,隨春而去,與時浮沉,不能自立于世的品性。  “畫有在紙中者,有在紙外者”。詩也可以說有在言中者,有在言外者。“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以流水對的形式,用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的寫法,生動地抒發了詩人的憐竹之意,和幽竹的“待我”之情。在這個物我相親的意境之中,寄寓了詩人對幽竹的贊美,對那種不畏春殘、不畏秋寒、不畏俗屈的高尚節操的禮贊。所以它不僅給人以美的享受,而且它那深刻的蘊涵又給人無窮的回味。前人說:“員外(錢起)詩體格新奇,理致清瞻。文宗右丞(王維)許以高格”(高仲武《中興間氣集》)。或許指的就是這一類詩。


【賞析二】

  詩人運用對比的手法,刻畫出幽竹不改初衷,不為俗屈的高尚品質。在“鳥歸”“花盡”的暮春時節,窗前陰生環境下的竹子,翠綠蔥蘢,搖曳多姿,不改初衷,深情的迎接我的歸來。詩人采用對比的手法,形象地表達了詩人對幽竹不畏春殘,不為俗屈的高尚精神品質的贊美之情。


【賞析三】

  此詩開篇點題。“谷口”二字,暗示了題中“故山草堂”之所在;“春殘”二字,扣題中“暮春”;以下幾句都是“歸”后的所見所感,思致清晰而嚴謹。谷口的環境是幽美的,詩人曾說過:“谷口好泉石,居人能陸沉。牛羊下山小,煙火隔云深。一徑入溪色,數家連竹陰。藏虹辭晚雨,驚隼落殘禽。”(《題玉山村叟屋壁》)春到谷口,更是別具一番景色。然而,此次歸來卻是“春殘時節”,眼前已是黃鳥稀,辛夷盡,杏花飛了。黃鳥,黃鶯(一說黃雀),叫聲婉轉悅耳;辛夷,木蘭樹的花,一稱木筆花,比杏花開得早,所以詩說“辛夷花盡杏花飛”。一“稀”、一“盡”、一“飛”,烘托出春光逝去,了無蹤影的一派空寂、凋零的氣氛。

  然而,在這冷落寂寥的氛圍中,詩人都卻喜地發現窗前幽竹、兀傲清勁、翠綠蔥蘢、搖曳多姿,迎接它久別歸來的主人。詩人禁不住吟誦出: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憐“者,愛也。愛的就是它”不改清陰“。”不改清陰“,極其簡練而準確地概括了翠竹內在美與外在美和諧統一的特征。”月籠翠葉秋承露,風亞繁梢暝掃煙。知道雪霜終不變,永留寒色在庭前“(唐求《庭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你東南西北風“(鄭板橋《竹石》)。詩人們謳歌的不都是它”不改清陰“的品格嗎!在這首詩中,錢起正是以春鳥、春花之”改“——稀、盡、飛,反襯出翠竹的”不改“,詩人愛的是”不改“,對于”改“持何態度,當然就不言而喻了。


【賞析四】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湖州一帶)人。玄宗天寶十年(751)進士,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有《錢考功集》。


【賞析五】

  錢起是”大歷十才子“之一。詩與劉長卿齊名,稱”錢劉“;又與郎士元齊名,稱”錢郎“。他長于應酬之作,當時赴外地的官員以得到他的送行詩為榮。

  大概他得”才子“的桂冠,也就是這個原因。他的詩技巧熟練,風格清奇,理致清淡。近體詩中,多寫景佳句,深為評論家所稱道。

“山月隨客來,主人興不淺。”錢起《酬王維春夜竹亭贈別》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山月隨客來,主人興不淺。

  今宵竹林下,誰覺花源遠。

  惆悵曙鶯啼,孤云還絕巘。


【譯文】

  春夜山中,明月隨著客人的光臨,慢慢地爬了上來;竹亭中觥籌交錯,主人客人,飲酒賦詩,逸興不淺。

  在這明月當空的夜晚,在幽幽竹林之下,清輝播灑,天地一片空明杳然,誰還會覺得桃花源遙不可及呢?

  黃鶯鳴啼,天色欲曉,宴席將散,心中不免悵然;抬眼望去,白云一片,環繞于孤峰之上。


【賞析一】

  這是一首回贈詩,當作于公元755年(天寶十四年)暮春。當時錢起任藍田縣尉,王維任給事中,在藍田建有別墅。暮春之夜,詩人飲于王維別墅之竹亭,王維作贈別詩《春夜竹亭贈錢少府歸藍田》,故錢起寫此詩作答。


【賞析二】

  《酬王維春夜竹亭贈別》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這是一首回贈詩,表現了詩人對王維亦官亦隱生活的羨慕,從“今宵竹林下,誰覺花源遠”中,可以體會詩人的隱退之思。全詩清新幽遠,新穎別致,自然渾厚,讀之回味無窮。


【賞析三】

  這首詩共六句。開頭兩句,一寫客人,一寫主人。起句實寫客人,虛寫主人。客人光臨,主人自然要出來迎接。“山月”是實寫,點題之“春夜”。月隨客到,以助主人之興。自然帶出下句“主人興不淺”:這句實寫主人,虛寫客人。主人興不淺,客人自然也不會減半分,可見賓主之歡悅。起句說月隨客到,“客”即詩人自己,大有反客為主的味道,顯示了詩人與友人的親密無間。三句“今宵”承“山月”,四句“誰覺花源遠”照應“興不淺”。春山夜月,幽幽修竹,月光朗照,一片朦朧,寂靜安閑,而賓主逸興不淺,遠離塵世雜念,不能不讓人想起世外桃源。此中暗含了詩人對主人生活的欽羨向往。最后寫鶯啼將曉,主賓各散,如彼孤云之還絕巘。這里,“還”字點明宴會將散,詩人將還。著一“孤”字,顯見詩人別后之失落與孤單。復著“絕”字,語意更甚,更為悵然。全詩清新幽遠,讀之回味無窮,如品香茗,久嘗愈覺其香。


【賞析四】

  錢起(722—780),唐代詩人。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湖州一帶)人。公元751年(玄宗天寶十年)登進士第,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


【賞析五】

  錢起是“大歷十才子”之一。詩與劉長卿齊名,稱“錢劉”;又與郎士元齊名,稱“錢郎”。他長于應酬之作,當時赴外地的官員以得到他的送行詩為榮。大概他得“才子”的桂冠,也就是這個原因。他的詩技巧熟練,風格清奇,理致清淡。近體詩中,多寫景佳句,深為評論家所稱道。有《錢考功集》。

“故池殘雪滿,寒柳霽煙疏。”錢起《送外甥懷素上人歸鄉侍奉》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釋子吾家寶,神清慧有馀。

  能翻梵王字,妙盡伯英書。

  遠鶴無前侶,孤云寄太虛。

  狂來輕世界,醉里得真如。

  飛錫離鄉久,寧親喜臘初。

  故池殘雪滿,寒柳霽煙疏。

  壽酒還嘗藥,晨餐不薦魚。

  遙知禪誦外,健筆賦閑居。


【譯文】

  上人你乃是我們宗族的驕傲,你聰慧有余,能翻譯印度佛家經典,你的書法深得張旭的精髓。遠遠飛去的仙鶴沒有伴侶可追逐,孤單的白云漂浮于浩渺的太空之中,你單身遠離家鄉已經很久。你寫起狂草來眼里全然沒有了時空宇宙,醉后舞墨更能展現世界萬象的真諦。你離開家鄉,四海云游,時間太久;你如今在這臘月之初回鄉探望,親人該是多么高興。你的故園池塘中滿是殘雪,柳條稀疏,煙雨迷蒙。你祝壽敬酒,熬湯侍藥,晨餐素食,精心侍奉父母。我遠在千里之外,也知道你在家除了誦經之外,還健筆如飛,賦詩閑居的生活。


【賞析一】

  《送外甥懷素上人歸鄉侍奉》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此詩是作者為送別作為書法家的外甥懷素而作,既滿懷贊譽之詞,又洋溢著濃濃深情。因懷素為出家人,故詩中使用了很多佛家用語,切合行人身份。全詩意境清新,蘊藉豐富,言有盡而意無窮。


【賞析二】

  此詩通篇贊譽之詞,卻無奉承之嫌,洋溢著濃濃深情。全詩使用了很多佛家用語,十分切合懷素上人身份。意境清新,蘊藉豐富,言有盡而意無窮。


【賞析三】

  “釋子吾家寶,神清慧有余。”俗話說“一子出家,七祖升天”,家里有一人出家,冥冥中上下幾代,周圍幾族都要沾光,當然是“吾家寶”了。作為懷素大師而言,從小就是“神清慧有余”的。

  “能翻梵王字,妙盡伯英書。”懷素也可能懂印度梵文。中國的草書,始于張芝,而懷素集其大成。

  “遠鶴無前侶,孤云寄太虛。”出家人如野鶴閑云,如懷素大師,至少在草書上是“無前侶”的。而其下筆,也如“孤云寄太虛”。沒有如此的境界,也談不上相應的藝術成就。

  “狂來輕世界,醉里得真如。”唐代草書,以張旭、懷素并稱于世,張旭號稱“癲”,一天瘋瘋癲癲的,而懷素則“狂”,成天瘋瘋狂狂的。在“癲狂”之中,“世界”也沒有多重的分量。這兩位草圣都是酒仙,懷素是僧人,悟道有資,如林酒仙、濟顛只能是他的后輩。不是上界下凡,哪來如此神筆,可以說是“醉里得真如”了。

  “飛錫離鄉久,寧親喜臘初。”“飛錫”云游四海,其態若飛。懷素出家之后,多年在外云游,難以歸鄉。今天是臘月初,因為“省寧”親長,才得“飛錫”歸來。

  “故池殘雪滿,寒柳霽煙疏。”懷素幼小時在舅舅家嬉戲的水池,被冬天的幾場大雪積滿。池邊的柳樹在寒煙里顯得稀稀疏疏,冬天柳葉早已落盡,當然“疏”了。

  “壽酒還嘗藥,晨餐不薦魚。”懷素大師這次“寧親”的目的是為舅舅祝壽,當然也得象征性地“侍奉”一番。中國人講孝道,“娘親舅大”,出家人仍然免不了這一套習俗。吃飯時兒孫先品嘗,稱為“試毒”,為父輩們的健康把關。懷素是酒仙,不忘酒。但魚是葷,這個戒不能破,當然是“晨餐不薦魚”。

  “遙知禪誦外,健筆賦閑居。”對于這位出家的外甥,這位當舅舅的對他的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舅甥倆都是名士,又都是知已嘛。懷素是僧人,日常課誦儀規當然不能少。懷素大師的“健筆”,書法藝術也無須介紹了。唐代大師,沒有一個的詩文會很差的。懷素大師的詩文也極好,大家所熟悉他書寫的“自述帖”,筆文俱健。何況他“賦閑居”筆下所寫的寺廟生活及其修行了。


【賞析四】

  錢起(751年前后在世),字仲文,漢族,吳興(今浙江湖州市)人,早年數次赴試落第,唐天寶七年(748年)進士。唐代人。


【賞析五】

  錢起初為秘書省校書郎、藍田縣尉,后任司勛員外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等。曾任考功郎中,故世稱錢考功,與韓?、李端、盧綸等號稱大歷十才子。其詩以五言為主,自稱“五言長城”,又與郎士元齊名,齊名“錢郎”。人為之語曰:“前有沈宋,后有錢郎。”朝廷公卿出牧奉使,若無錢、郎賦詩送別,則為時論所鄙。題材多偏重于描寫景物和投贈應酬。音律和諧,時有佳句。

“寸心言不盡,前路日將斜。”錢起《逢俠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燕趙悲歌士,相逢劇孟家。

  寸心言不盡,前路日將斜。


【譯文】

  趙、燕兩地多慷慨悲歌的俠士,今天我們相逢于俠士劇孟的故鄉洛陽。心中悲壯不平之事向你訴說不完,無奈太陽西斜,只好再次分手而去。


【賞析一】

  《逢俠者》創作于中唐時期,作者錢起,文學體裁五言絕句,是一首因路遇俠者而寫的贈別詩。此詩造句別致,寓意隱蔽。


【賞析二】

  此詩一開始就把心里的贊美寫了出來,朋友被他稱贊為燕趙豪俠,可見錢起的坦率。對“寸心言不盡”,可以理解為這是文人與武士間的區別造成得欲言又止,意猶未盡。最后寫到落日,其實有詩人對朋友的一絲擔憂(因為夕陽這個素材在文學作品里一般來說終歸沒有朝陽那么熱烈積極),劍客的前路定是有坎坷的。當然也可以這樣理解:為分別而相聚的詩人與俠者,終究要分道揚鑣了,太陽都落山了,像在催促他們,盡管依依不舍,但是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這份感情被描述得真是格外珍貴。


【賞析三】

  “劇孟”本人是雒陽(即今天的河南洛陽東部)人,素有豪俠的名聲。這里“劇孟”是用來指代洛陽的。

  俠者,一般指劍客。錢起本人不是武士,因此對朋友豪俠的氣概是佩服加崇敬的。詩的開頭兩句,用“燕趙悲歌士”,借以比擬所遇見的俠者;而“相逢劇孟家”,則是說他們兩人相逢于洛陽道中。如此寫來,極為切合俠者身份。后面兩句,是說相逢時彼此傾心交談,可是太陽又快要落山了,只好戀戀不舍地分手而別了。這既抒發了作者心中的不平,也表露了對俠士的傾慕之情。


【賞析四】

  錢起的朋友中有名詩人王維、裴迪等,本人是大歷才子,認識的人一定很多。這里的俠者,在他應該是與眾不同的尤為記憶深刻的一位朋友。錢起自己如果“言不盡”了,那么這離別的感傷是非常濃烈的。這是贈別的作品,不過詩里字字句句都是濃情,這樣的編輯確實算得上體格新奇,這和一般人比較起來率意得多。高仲武說錢起詩風“體格新奇,理致清贍”。“理致清贍”這個特點其實表現在“前路日將斜”里,將詩意很好得放開,使讀者有思索的余地。


【賞析五】

  這是一首因路遇俠者而寫的贈別詩。此詩造句別致,寓意隱蔽。詩里用到了典故。“燕趙悲歌士”里用到了戰國時代諸侯國的名稱“燕,趙”,古時這兩個戰國七雄中的諸侯國出了許多勇士,因此后人就用燕趙人士指代俠士。高適有這樣的詩句:“拂衣去燕趙,驅馬悵不樂”,就是對燕趙刺客的悲壯大義表示同情與敬佩。最有名的荊軻刺秦王,應該是家喻戶曉的故事了,而荊軻就是受燕太子丹之托入刺秦王的刺客。

“咫尺愁風雨,匡廬不可登。”錢起《江行望匡廬》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咫尺愁風雨,匡廬不可登。

  只疑云霧窟,猶有六朝僧。


【譯文】

  因為風雨而使我發愁,近在咫尺的廬山卻不能攀登。我懷疑在云霧繚繞的洞穴之中,還有六朝時期的僧侶。


【賞析一】

  匡廬,即廬山。相傳殷周時,此山為匡氏七兄弟隱修的所在,當他們羽化后,只留下了居住的廬屋,于是此山得名廬山。咫尺,形容距離很近,古時八寸為一咫。云霧窟,即被云霧遮住的石洞。六朝僧,這里指從三國以后順延六個朝代中在廬山上修行的僧人的后輩。

  詩題一作《江行無題》,據有的書籍記載為錢起的曾孫錢珝所作,他是唐昭宗時的進士,官至中書舍人,詩風與曾祖父不太一樣,更清新淡雅,立意婉約,有情致。

  風雨很急,咫尺間就使人有了愁緒,匡廬山是不能現在去攀登了。望著雨霧后隱約的廬山,我心底起了疑惑,云霧后的石窟里還有六朝的遺僧嗎。


【賞析二】

  第三句中的“疑”字用得極好,寫出了山色因云雨籠罩而給人的或隱或現的感覺,從而使讀者產生意境“高古”的聯想。“只疑”和“猶有”之間,一開一闔,在虛幻的想象中滲入似乎真實的判斷,更顯得情趣盎然。

  本詩以疑似的想象,再現了詩人內心的高遠情致。寫法上,似用了國畫中的“滃”寫技法,以淡淡的水墨來渲染煙霧迷蒙的云水,虛虛實實,將廬山寫得撲朔迷離,從而取代了正面寫山的有形筆墨,確可視為山水詩中別具神情的一首佳作。


【賞析三】

  此詩以“咫尺愁風雨,匡廬不可登”作為開頭,隨手將題目中“江行”的意思鑲嵌在內,但沒有明說,只是從另一角度隱隱化出,用的是“暗起”的寫作手法。

  “咫”是八寸。“咫尺”,形容距離極近。“匡廬”即指廬山。近在咫尺,本是極易登臨,說“不可登”,是什么原因呢?這是江行遇雨所致,船至廬山腳下,卻為風雨所阻,不能登山。“不可登”三字寫出了使人發愁的“風雨”之勢,“愁”字則透出了詩人不能領略名山風光的懊惱之情。“不可登”,不僅表示了地勢的由下而上,而且,也描摹了江舟與山崖之間隔水仰望的空間關系。詩人僅僅用了十個字,即道出當時當地的特定場景,下筆非常簡巧。

  一般說來,描寫高山流水的詩歌,作者多從寫形或繪色方面去馳騁彩筆;此詩卻另辟蹊徑,以引人入勝的想象開拓了詩的意境:“只疑云霧窟,猶有六朝僧”。廬山為南朝佛教勝地,當時山中多名僧大師寄跡其間。這些往事陳跡,成了詩人聯想的紐帶。仰望高峰峻嶺,云霧繚繞,這一副奇幻莫測的景象,不能不使詩人浮想翩翩:那匡廬深處,煙霞洞窟,也許仍有六朝高僧在隱身棲息吧。此種跡近幻化、亦真亦妄的浪漫情趣,更增添了匡廬的神奇色彩。廬山令人神往的美景很多,詩人卻“只疑”佛窟高僧,可見情致的高遠和詩思的飄渺了。


【賞析四】

  錢起(751年前后在世),字仲文,漢族,吳興(今浙江湖州市)人,早年數次赴試落第,唐天寶七年(748年)進士。唐代詩人。


【賞析五】

  錢起的詩風昨日介紹過,以“體格新奇,理致清贍”為多。從這首詩的風格來琢磨,很像是錢起本人所寫。因為最后的疑問就是典型的錢起式的結尾。當然,我并未查閱資料,關于錢珝,我知道得更少,在這里沒有資格下結論。

  廬山以雄偉奇異秀麗而名揚天下,自古多有文人相譽。這首詩里作者根據傳說中廬山名稱的由來,用了一個問句作結尾。這使得詩句有了一種歷史的綿長感,詩人心內對廬山的傾慕自然流露,清新雅致;雖只是相望,但廬山的奇異,雨霧中的秀麗卻被側面描寫刻畫了出來。可見立意的婉約。這樣寫來,人們不經意間領悟了廬山之美,在于千年磨洗,也在于人們對它那種神秘莫測的好奇與想往。當然這神秘感,或許來自宗教本身,又或許來自自然景觀的偉大雄奇。

  從這首詩里我們可以體會到用側面描寫來突出對象特點的寫作方法。如果我們學會靈活運用旁敲側擊的寫作方式,用委婉的態度表現事物,使文字有一種清新高遠的意味,就算是掌握了在寫作中加入正確審美觀點的一種方法。

“谷口春殘黃鳥稀,辛夷花盡杏花飛。”錢起《暮春歸故山草堂》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谷口春殘黃鳥稀,辛夷花盡杏花飛。

  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


【譯文】

  山谷口已是暮春凋殘,黃鶯兒的叫聲幾乎聽不到了,迎春花早已開過,只有片片杏花飛落芳塵。

  春去匆匆,山窗下的修竹實在幽雅,惹人憐愛;它依舊蒼勁蔥蘢,等待著我的歸來。


【賞析一】

  《暮春歸故山草堂》是一首唐人七絕。此詩記述了詩人在暮春時節返回故山草堂的所見所感,抒發了暮春大好時光即將逝去所引起的愁緒。全詩前二句寫景,詩中有畫;后二句抒情,意在言外。詩風質樸自然,意境清幽深沉。


【賞析二】

  全詩緊扣“暮春”,寫出了不同景物的不同特征。既合乎自然真實,又巧妙融入主觀情感,新穎別致,渾然天成。

  所見與所感有機結合,“感”因“見”而生,寫出了情感意緒的抑揚跌宕,曲折動人。


【賞析三】

  此詩開篇點題。“谷口”二字,暗示了題中“故山草堂”之所在;“春殘”二字,扣題中“暮春”;以下幾句都是“歸”后的所見所感,思致清晰而嚴謹。谷口的環境是幽美的,詩人曾說過:“谷口好泉石,居人能陸沉。牛羊下山小,煙火隔云深。一徑入溪色,數家連竹陰。藏虹辭晚雨,驚隼落殘禽。”(《題玉山村叟屋壁》)春到谷口,更是別具一番景色。然而,此次歸來卻是“春殘時節”,眼前已是黃鳥稀,辛夷盡,杏花飛了。黃鳥,黃鶯(一說黃雀),叫聲婉轉悅耳;辛夷,木蘭樹的花,一稱木筆花,比杏花開得早,所以詩說“辛夷花盡杏花飛”。一“稀”、一“盡”、一“飛”,烘托出春光逝去,了無蹤影的一派空寂、凋零的氣氛。

  然而,在這冷落寂寥的氛圍中,詩人都卻喜地發現窗前幽竹、兀傲清勁、翠綠蔥蘢、搖曳多姿,迎接它久別歸來的主人。詩人禁不住吟誦出: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憐“者,愛也。愛的就是它”不改清陰“。”不改清陰“,極其簡練而準確地概括了翠竹內在美與外在美和諧統一的特征。”月籠翠葉秋承露,風亞繁梢暝掃煙。知道雪霜終不變,永留寒色在庭前“(唐求《庭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你東南西北風“(鄭板橋《竹石》)。詩人們謳歌的不都是它”不改清陰“的品格嗎!在這首詩中,錢起正是以春鳥、春花之”改“——稀、盡、飛,反襯出翠竹的”不改“,詩人愛的是”不改“,對于”改“持何態度,當然就不言而喻了。由此可見,詩的一、二句并沒有贊美春鳥、春花之意,更沒有為它們的消逝而惋惜,而是在感慨它們隨春而來,隨春而去,與時浮沉,不能自立于世的品性。

  ”畫有在紙中者,有在紙外者“。詩也可以說有在言中者,有在言外者。”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以流水對的形式,用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的寫法,生動地抒發了詩人的憐竹之意,和幽竹的”待我“之情。在這個物我相親的意境之中,寄寓了詩人對幽竹的贊美,對那種不畏春殘、不畏秋寒、不畏俗屈的高尚節操的禮贊。所以它不僅給人以美的享受,而且它那深刻的蘊涵又給人無窮的回味。前人說:”員外(錢起)詩體格新奇,理致清瞻。文宗右丞(王維)許以高格“(高仲武《中興間氣集》)。或許指的就是這一類詩。


【賞析四】

  詩人運用對比的手法,刻畫出幽竹不改初衷,不為俗屈的高尚品質。在”鳥歸“”花盡“的暮春時節,窗前陰生環境下的竹子,翠綠蔥蘢,搖曳多姿,不改初衷,深情的迎接我的歸來。詩人采用對比的手法,形象地表達了詩人對幽竹不畏春殘,不為俗屈的高尚精神品質的贊美之情。


【賞析五】

  用”稀“”盡“”飛“一氣而下,渲染出春光逝去、了無蹤影的凋零空寂的氣氛,用”始“與之呼應,表現出失望之后的意外發現和驚喜之情,寫出了意脈的轉折。平中見奇,樸中出新。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錢起《省試湘靈鼓瑟》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善鼓云和瑟⑵,常聞帝子靈⑶。

  馮夷空自舞⑷,楚客不堪聽⑸。

  苦調凄金石⑹,清音入杳冥⑺。

  蒼梧來怨慕⑻,白芷動芳馨⑼。

  流水傳瀟浦⑽,悲風過洞庭。

  曲終人不見⑾,江上數峰青⑿。


【譯文】

  湘靈擅長鼓瑟,優美的歌聲縈繞在耳邊。水神聽了情不自禁跳起舞,被貶之人聽了心情哀怨。凄涼的曲調讓金石悲哀,高亢的樂聲傳到天地之間。舜帝之靈也來側耳傾聽,香草被感動香味更濃。水面的樂聲飄揚湘江兩岸,匯成一股悲風飛過洞庭。樂曲聲停看不見鼓瑟的人,只有青山綠水在眼中。


【賞析一】

  《省試湘靈鼓瑟》是唐代詩人錢起進京參加省試時的試帖詩。此詩既緊扣題旨,又能馳騁想象,天上人間,幻想現實,無形的樂聲得到有形的表現。全詩通過曾聽——客聽——遠近聽——蒼梧怨——水風悲等多層次多角度的描寫,形象地再現了湘靈——娥皇和女英尋夫不遇鼓瑟所彈奏的苦調清音,生動地表現了二妃對愛情生死不渝的忠貞和對駕崩于蒼梧的舜帝的哀怨和思慕之情,成為公認的試帖詩范本。


【賞析二】

  從詩題“省試”可以看出,這是一首試帖詩。

  詩的開頭兩句點題,贊揚湘靈善于鼓瑟,那優美動聽的樂聲常常縈繞耳邊。

  接著,詩人展開想象的羽翼,伴隨著仙樂,往返盤旋。那瑟曲,是多么動人心弦呵!它首先吸引了名叫馮夷的水神,使他忍不住在水上跳起舞來。其實,馮夷并沒有真正聽懂在美妙的樂聲中隱藏的哀怨凄苦的情感,這種歡舞是徒然的。但那些“楚客”是懂得湘靈的心意的,這當然包括漢代的賈誼,和歷代被貶謫南行而經過湘水的人,他們聽到這樣哀怨的樂聲,怎不感到十分難過呢!

  你聽,那曲調深沉哀婉,即使堅如金石也為之感到悲凄;而它的清亢響亮,可以傳到那無窮無盡的蒼穹中去。

  如此優美而哀怨的樂聲傳到蒼梧之野,一定把九嶷山上的舜帝之靈都驚動了,他也許會趕到湘水上空來側耳傾聽吧!那馨香的芳草──白芷,竟會受到感動,越發吐出它的芳香來。

  樂聲在水面上飄揚,廣大的湘江兩岸都沉浸在優美的旋律之中。寥闊的湘水上空,都回蕩著哀怨的樂音,它匯成一股悲風,飛過了八百里洞庭湖。

  中間四韻,詩人憑借驚人的想象力,極力描繪湘靈瑟曲的神奇力量。

  最后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詩人筆鋒一轉,直指美麗而神秘的湘江女神:“曲終人不見”,只聞其聲,不見伊人,給人一種撲朔迷離的悵惘,真可說是神來之筆。而更具神韻的是,“人不見”以后卻以“江上數峰青”收結。湘靈鼓瑟所造成的一片似真如幻,絢麗多彩的世界,一瞬間都煙消云散,讓人回到了現實世界。這個現實世界還是湘江,還是湘靈所在的山山水水。只是,一江如帶,數峰似染,景色如此恬靜,給人留下悠悠的思戀。


【賞析三】

  這首詩傳誦一時,并奠定了錢起在詩壇的不朽聲名。

  詩題“湘靈鼓瑟”,摘自《楚辭·遠游》“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詩句,其中包含著一個美麗的傳說——舜帝死后葬在蒼梧山,其妃子因哀傷而投湘水自盡,變成了湘水女神;她常常在江邊鼓瑟,用瑟音表達自己的哀思。

  根據試帖詩緊扣題目,不得游離的要求,詩人在開頭兩句就概括題旨,點出曾聽說湘水女神擅長鼓瑟的傳說,并暗用《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的語意,描寫女神翩然而降湘水之濱,她愁容滿面、輕撫云和瑟,彈奏起如泣如訴哀傷樂曲。

  中間四句,詩人張開想象的翅膀,任思緒在湘水兩岸、蒼梧之野、洞庭湖上往復盤旋,把讀者帶入一個神奇虛幻的世界。

  動人的瑟聲首先引來了水神馮夷,他激動地在湘靈面前伴樂狂舞,然而一個“空”字,說明馮夷并不理解湘靈的哀怨;倒是人間那些被貶謫過湘水的“楚客”,領略了湘靈深藏在樂聲里的哀怨心曲,禁不住悲從衷來,不忍卒聞。

  接下來,詩人著意渲染瑟聲的感染力。“苦調凄金石,清音入香冥。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瑟聲哀婉悲苦,它能使堅硬的金石為之凄楚;瑟聲清亢響亮,它可以響遏行云,傳到那窮高極遠的蒼穹中去。

  瑟聲傳到蒼梧之野,感動了寄身山間的舜帝之靈,他讓山上的白芷吐出芬芳,與瑟聲交相應和,彌漫在廣袤的空間,使天地為之悲苦,草木為之動情。

  “流水傳湘浦,悲風過洞庭”,這兩句寫湘靈彈奏的樂曲同舜帝策動的芳香在湘水之源交織匯合,形成一股強勁的悲風,順著流水,刮過八百里洞庭湖。

  至此,樂曲進入了最高潮,感情達到了白熱化。憑藉著詩人豐富的想象,湘靈的哀怨之情得到了酣暢淋漓的抒發和表現。然而全詩最精采的還不在于此,令全篇為之生輝的是結尾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舊唐書·錢徵傳》稱這十個字得自“鬼謠”,其實無非說這兩句詩是錢起的神來之筆。此聯的妙處有:

  一是突然轉折,出人意料。在盡情地描寫樂曲的表現力之后,使樂曲在高潮中嘎然而止,這是一重意外;詩境從虛幻世界猛然拉回到現實世界,這是又一重意外。二是呼應開頭,首尾圓合。全詩從湘水女神出現開始,以湘水女神消失告終,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

  結尾兩句如橫空出世,堪稱“絕唱”,但同時又是構成全篇整體的關鍵一環;所以雖然“不”字重出,也在所不惜。作者敢于突破試帖詩不用重字的規范,確屬難能可貴。三是以景結情,余音裊裊。詩的前面大部分篇幅都是運用想象的畫面著力抒寫湘水女神的哀怨之情,結尾一筆跳開,描寫曲終人散之后,畫面上只有一川江水,幾峰青山。這極其省凈明麗的畫面,給讀者留下了思索回味的廣闊空間:或許湘靈的哀怨之情已融入了湘江綿綿不斷的流水,或許湘靈美麗的倩影已化成了江上偶露崢嶸的數峰青山;莫非湘靈和大自然熔為一體,年年歲歲給后人講述她那凄艷動人的故事?莫非湘靈的瑟聲伴著湘江流水歌吟,永遠給人們留下神奇美妙的遐想?這一切的一切,都盡在不言之中了。宋代詞論家有“以景結情最好”之說,恐怕是從這類詩作中得到的啟迪。


【賞析四】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湖州一帶)人。玄宗天寶十年(751)進士,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有《錢考功集》。

  錢起是“大歷十才子”之一。詩與劉長卿齊名,稱“錢劉”;又與郎士元齊名,稱“錢郎”。他長于應酬之作,當時赴外地的官員以得到他的送行詩為榮。

  大概他得“才子”的桂冠,也就是這個原因。他的詩技巧熟練,風格清奇,理致清淡。近體詩中,多寫景佳句,深為評論家所稱道。


【賞析五】

  《舊唐書》記載:錢起少聰敏,承鄉曲之譽。初從計吏至京口,寓客舍。偶以夜月閑步,聞戶外有行吟聲,云:“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凡再三往來。開門覓之,一無所見。天寶十年,(公元七五一年)就試粉闈。詩題乃湘靈鼓瑟,思結句不得,即以客舍所聞句成之。主文李暐擊節稱賞,謂有神助,遂置高第。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錢起《谷口書齋寄楊補闕》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泉壑帶茅茨,云霞生薜帷。

  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

  家童掃蘿徑,昨與故人期。


【譯文】

  山泉溝壑縈繞著這座茅屋書齋,云霞襯著墻頭薜荔像五彩幔帷。

  雨后新竹的姿態多么叫人喜愛,更可愛晚山映照著夕陽的余輝。

  悠閑的白鷺常常很早回巢棲宿,秋花飽含生機比別處落得更遲。

  家仆正辛勤地把蘿徑打掃干凈,今天是我與老友預約會面之時。


【賞析一】

  詩人描繪了書齋周圍優美,清淡的景色,如此美景,邀友人欣賞,表現出兩人之間真摯的友情。這首詩,通篇寫景,用詞簡練,句式工整,有靜有動,生動傳神。


【賞析二】

  從詩題中不難看出這是一首邀請朋友赴約的詩歌,詩人著力刻畫他的書齋的清幽雅致,意在表達對楊補闕的盛情,期待他能如期來訪,而這些主要是通過對書齋周圍景物的準確、細膩的描繪來實現的。

  首聯中“茅茨”為“茅屋”之意,在這里指的是詩人簡樸的書齋。“薛帷”指“薛荔的墻帷”。應理解為墻上長滿了薛荔,顯示了居所的自然狀態。句中用得最妙的是“帶”字,應為動詞“像帶子一樣環繞”,與第二句中的“生”相對應,能充分的引發讀者的想象:山泉溝壑縈繞著詩人的小屋,浮云彩霞似從小院中升騰而起。此聯為全詩的起筆,遠觀書齋,山環水繞,云蒸霞蔚,如賞人間仙境。

  頷聯與頸聯寫書齋周圍的景物,“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是此詩是最出彩的句子,二者為倒裝句,先突出了竹林山色令人憐愛,而后又以“新雨后”“夕陽時”修飾,指出它們令人憐愛的原因是雨后新綠、夕陽渲染,如此遣詞造句,不僅讓這些景物融入了人的情感,而且讓它們具有了極強的色彩感,使讀者很有質感地感受到竹林高山的清秀壯麗。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寫了這里的鳥與花。白鷺早早的休息,只因一個“閑”字,充分說明了這里的幽靜:鳥兒少有人打擾,便可過著悠閑舒適的生活。秋花遲遲不肯落下,只能說明這里的環境適宜它們生長,便可久駐枝頭。寫鳥、花意在突出書齋環境的清幽雅致、清新宜居。

  尾聯寫詩人早已讓家人把那綴滿綠蘿的小徑打掃干凈,原因是昨天與楊補闕的約定。一如“花徑緣客掃,蓬門為君開”之妙。詩人在上文極力地推崇書齋的環境,意在引出這個約定,希望朋友能如約而至。


【賞析三】

  這是邀約的詩,約楊補闕前來書齋敘談。詩極寫書齋景物,幽靜清新。雨后新竹,生機勃發,晚山夕照,余輝動人,秋花未落,仍有蓓蕾,如此境地,怎不促使 楊補闕踐約前來?

  詩全是寫景,句法工整。首聯起對,頷聯晴雨分寫,頸聯寫花鳥情態,末聯寫邀約。“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也不愧為寫景妙句。


【賞析四】

  此詩用字精準,形式工整,手法獨到,寫景唯美,表意含蓄,值得后人品讀。


【賞析五】

  錢起(722?——782?),字仲文,吳興人。錢起當時詩名很盛,其詩多為贈別應酬,流連光景、粉飾太平之作,與社會現實相距較遠。然其詩具有較高的藝術水平,風格清空閑雅、流麗纖秀,尤長于寫景,為大歷詩風的杰出代表。

“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錢起《谷口書齋寄楊補闕》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泉壑帶茅茨,云霞生薜帷。

  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

  家童掃蘿徑,昨與故人期。


【譯文】

  山泉溝壑縈繞著這座茅屋書齋,云霞襯著墻頭薜荔像五彩幔帷。

  雨后新竹的姿態多么叫人喜愛,更可愛晚山映照著夕陽的余輝。

  悠閑的白鷺常常很早回巢棲宿,秋花飽含生機比別處落得更遲。

  家仆正辛勤地把蘿徑打掃干凈,今天是我與老友預約會面之時。


【賞析一】

  《谷口書齋寄楊補闕》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

  此詩著力描繪作者自己書齋附近的自然環境,分層次地寫出了書齋雖是茅屋草舍,但依壑傍泉,四周景色幽雅秀麗,意在表達對楊補闕的盛情,期待他能如期來訪。全詩內涵豐富,耐人尋味。


【賞析二】

  首聯中“茅茨”為“茅屋”之意,在這里指的是詩人簡樸的書齋。“薛帷”指“薛荔的墻帷”。應理解為墻上長滿了薛荔,顯示了居所的自然狀態。句中用得最妙的是“帶”字,應為動詞“像帶子一樣環繞”,與第二句中的“生”相對應,能充分的引發讀者的想象:山泉溝壑縈繞著詩人的小屋,浮云彩霞似從小院中升騰而起。此聯為全詩的起筆,遠觀書齋,山環水繞,云蒸霞蔚,如賞人間仙境。

  頷聯與頸聯寫書齋周圍的景物,“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是此詩是最出彩的句子,二者為倒裝句,先突出了竹林山色令人憐愛,而后又以“新雨后”“夕陽時”修飾,指出它們令人憐愛的原因是雨后新綠、夕陽渲染,如此遣詞造句,不僅讓這些景物融入了人的情感,而且讓它們具有了極強的色彩感,使讀者很有質感地感受到竹林高山的清秀壯麗。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寫了這里的鳥與花。白鷺早早的休息,只因一個“閑”字,充分說明了這里的幽靜:鳥兒少有人打擾,便可過著悠閑舒適的生活。秋花遲遲不肯落下,只能說明這里的環境適宜它們生長,便可久駐枝頭。寫鳥、花意在突出書齋環境的清幽雅致、清新宜居。

  尾聯寫詩人早已讓家人把那綴滿綠蘿的小徑打掃干凈,原因是昨天與楊補闕的約定。一如“花徑緣客掃,蓬門為君開”之妙。詩人在上文極力地推崇書齋的環境,意在引出這個約定,希望朋友能如約而至。


【賞析三】

  這是邀約的一首詩,約楊補闕前來書齋敘談。詩極寫書齋景物,幽靜清新。這首詩的最大特點是將水、云、竹、山、鷺、花人格化了,寫得極富感情。


【賞析四】

  詩人描繪了書齋周圍優美,清淡的景色,如此美景,邀友人欣賞,表現出兩人之間真摯的友情。

  這首詩,通篇寫景,用詞簡練,句式工整,有靜有動,生動傳神。


【賞析五】

  從詩題中不難看出這是一首邀請朋友赴約的詩歌,詩人著力刻畫他的書齋的清幽雅致,意在表達對楊補闕的盛情,期待他能如期來訪,而這些主要是通過對書齋周圍景物的準確、細膩的描繪來實現的。

  此詩用字精準,形式工整,手法獨到,寫景唯美,表意含蓄,值得后人品讀。

“長樂鐘聲花外盡,龍池柳色雨中深。”錢起《贈闕下裴舍人》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二月黃鸝飛上林,春城紫禁曉陰陰。

  長樂鐘聲花外盡,龍池柳色雨中深。

  陽和不散窮途恨,宵漢常懸捧日心。

  獻賦十年猶未遇,羞將白發對華簪。


【譯文】

  二月天黃鶯鳥飛到上林苑,春天早上紫禁城郁郁蔥蔥。

  長樂宮鐘聲消逝在花叢外,龍池楊柳沐春雨翠色更深。

  和煦春日也難消窮途遺恨,耿耿胸中永懷著捧日忠心。

  獻賦十年至今仍未得恩遇,如今白發叢生羞對裴舍人。


【賞析一】

  作者錢起,字仲文,吳興人。天寶十年進士第一,經試《湘靈鼓瑟》詩得名。官秘書郎,歷考功郎中。仲文戌。韓翝。李端。司空曙。盧綸。耿湋。崔峒。夏侯審。吉中孚。苗發十人,號“大歷十才子”,形于圖畫。這是一首典型的干謁詩,前四句寫宮禁之景,暗中奉承裴舍人地位。后四句直接寫出自己十年來仍窮途落魄,希望被裴舍援引推舉。


【賞析二】

  這首詩是投贈中書舍人裴某的,詩中抒發了自己生不逢時的感慨,目的在于向裴舍人請求援引。詩的前半首寫景,寫的是皇宮苑囿殿閣的景色,借以烘托裴舍人的身分和地位,受寵得幸,隨皇帝行幸上林,臨朝紫禁城,在長樂宮草詔,隨皇上起居龍池。雖無一字寫裴舍人,卻句句恭維,不露痕跡。下半首自傷不遇。先說自己生不逢時,“陽和不散窮途恨”;再說自有捧日之心,愿為朝廷服務;可是十年獻賦,卻不遇知音。含蓄婉轉,保持身分。“長樂鐘聲花外盡,龍池柳色雨中深”,也是“標雅古今”的名句。


【賞析三】

  這是一首投贈詩。是作者落第期間所作。獻詩給在朝姓裴的中書舍人,弦外之音,是希望裴舍人給予援引。

  開頭四句,詩人并未切入正題,像不經意地描繪了一幅艷麗的宮苑春景圖:早春二月,在上林苑里,黃鸝成群地飛鳴追逐;紫禁城中春意盎然,拂曉時分,在樹木蔥蘢之中,灑下一片淡淡的春陰。長樂宮的鐘聲飛過宮墻,飄到空中,又緩緩散落在花樹之外。那曾是玄宗皇帝居住之地的龍池,千萬株楊柳,在細雨中越發顯得蒼翠欲滴。這四句詩,寫的都是皇宮苑囿殿閣的景色。

  那么,錢起贈詩給裴舍人,為什么要牽扯上這些宮殿苑囿呢?這就要看看舍人的日常活動情況了。在唐代,皇帝身邊的職官,有通事舍人、起居舍人、中書舍人。這些“侍從之臣”每天都要隨侍皇帝左右,過問機密大事,其實際權力范圍很大。

  不難理解,此詩的開頭四句,并不是為寫景而寫景,他的目的,是在“景語”中烘托出裴舍人的特殊身份地位。由于裴舍人追隨御輦,侍從宸居,就能看到一般官員看不到的宮苑景色。當皇帝行幸到上林苑時,裴舍人看到上林苑的早鶯;皇帝在紫禁城臨朝時,裴舍人又看見皇城的春陰曉色;裴舍人草詔時,更聽到長樂宮舒緩的鐘聲;而龍池的柳色變化及其在雨中的濃翠,自然也是裴舍人平日所熟知的。四種景物都若隱若現地使人看到裴舍人的影子。

  可見,雖然沒有一個字正面提到裴舍人,但實際上句句都在恭維裴舍人。恭維十足,卻又不露痕跡,可見手法高妙。

  接下來詩人筆鋒一轉,就寫到請求援引的題旨上:“陽和”句是說:雖有和暖的太陽,畢竟無法使自己的窮途落魄之恨消散。“霄漢”句說:但我仰望天空,我還是時時刻刻傾向著太陽(指當朝皇帝),意指自己有一顆為朝廷做事的衷心。“獻賦”句說:十年來,我不斷向朝廷獻上文賦(指參加科舉考試),可惜都沒有得到知音者的賞識。“羞將”句說:如今連頭發都變白了,看見插著華簪的貴官,我不能不感到慚愧。意思說得很清楚,但言語含蓄,保持了一定的身份。


【賞析四】

  這首詩是作者寫給一個姓裴的舍人。寫詩是為了請求裴舍人推薦自己的才華。作者寫了他艱辛的心路歷程、十年未遇的不如意、對理想始終如一的追求。

  第一句。早春二月,黃鸝就棲上了樹梢。這是一幅喜人的景象。因為魚得水、鳥棲枝,都是得意的代名詞。句意是說,在作者很年輕的時候,就被別人看上了。

  第二句。當然被別人欣賞是好事,可是也會養壞小孩子的脾氣。正因為自命不凡,自已才自高自大。但是能夠夸獎他的人又有幾個?所謂茫茫人海,沒有知音賞,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精神上總是不滿足,以至于情緒總處于一種低落狀態。情緒陰沉,“曉陰陰”,不見陽光普照。

  第三句。長樂宮的鐘聲還沒有傳到花,就到盡頭了。說明其不得志。也就是說,作者這朵等待被人摘采的花,還沒有來得及被鐘聲感召,鐘聲就結束在外面了。也就是說作者找不到升官發財的門路。這也是因為作者心高氣傲,看不上一般人的緣故。人的關系處不好,前途就難以通順了。

  第四句。隨著時間的推移,作者的心境越來越不滿足。能夠挽留住他的東西也變得越來越深。所謂“豈是池中物”,一般的待遇怎能讓他滿意。這一句“雨中深”反映出他的前途渺茫已到極至。其實不是因為他沒有能力,也不是因為別人不想用他。而是他的要求起點太高了。這過高的起點是小時候培養出來的。以至于讓想用他的人“望而生畏”,打消了這個念頭。即使有能夠適應他的世界,但是大家面對這樣一位“高人”,也是不敢要的。

  第五句。“陽和”指的得太陽底下。太陽底下這么溫暖,可是作者始終是窮途末路,沒有人推薦欣賞。這其中的怨恨又怎能消散?

  第六句。“霄漢”指的是天空。天空多么廣闊,任由鳥兒飛翔。可是作者還沒有自己的空間。盡管沒有人要,作者的內心仍舊是火熱的。他常常懷抱著一顆“捧日”之心。“捧日”之心比喻他對理想的熱愛之心。他的心還沒有冷,他還有機會大展鴻圖。

  第七句。“獻賦”指作者獻上自己的作品,希望能夠被人常識。可是十年之間,獻了無數的賦,還是沒有人知遇。從這里可以看出,作者總想把自己推銷出去。可是碰不到合適的機會。

  第八句。十年了,作者的頭發都已生出了白發,面對鏡子,在他往頭上別華簪的時候,想到年華已老、理想未成。怎能不為自己而羞愧萬分呢?


【賞析五】

  詩人寫詩給裴舍人,目的是為了請求援引、推薦。詩中描寫了舍人的生活并加以贊頌,并表明了自已的壯志。本詩雖是請求,卻不露骨,恭維表現得隱約曲折,可見技巧嫻熟。

  這首詩,通篇表示了一種恭維、求援之意,卻又顯得十分隱約曲折,尤其是前四句,雖然是在恭維,由于運用了“景語”,便不覺其庸俗了。由此頗見錢起嫻熟的藝術技巧。全詩富麗精工,又不流于藻飾堆砌,十分難得。

“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錢起《山路見梅感而有作》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莫言山路僻,還被好風催。

  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

  晚溪寒水照,晴日數蜂來。

  重憶江南酒,何因把一杯。


【譯文】

  不要說山路的偏僻而無美好的花兒,那綻放在山村籬邊的梅花雖然被大風摧殘著,冷落地開在籬邊,不被主人關注,連過往的行客看到都感到凄涼,但是傍晚天氣漸寒之時,清水映卻能照出梅枝的疏秀清瘦之影,而當晴日之時,梅香的清幽淡遠,也吸引著眾多蜜蜂聞香而來。面對此景,我不由得想起了江南的生活,我本是江南一才子,雖然現在落魄不得志,但是終有一日,我會像梅花一樣獲得別人的賞識。我何不為此而痛飲一杯呢?


【賞析一】

  詩中運用了襯托的手法突出了梅花的形象。詩的中心是五六兩句“晚溪寒水照,晴日數蜂來”,是比較直接寫梅花的,而前四句“莫言山路僻,還被好風催。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寫梅花生長環境的惡劣。則起著襯托的作用,以惡劣環境反襯梅花品格的高潔。

  同時,就是五六句自身還有正襯的意思,用清涼的水和飛舞的蜂來襯托梅花的美好和幽香。


【賞析二】

  錢起的《山路見梅感而有作》“莫言山路僻,還被好風催。行客凄涼過,村籬冷落開。 晚溪寒水照,晴日數蜂來。重憶江南酒,何因把一杯”一詩,清代紀昀有評價說:“特有情韻。”這首詩版本不同,有的作“蜂”,有的作“峰”。讀者各有獨鐘。若按“特有情韻”而言,我以為“蜂”字為好。


【賞析三】

  錢起(751年前后在世),字仲文,漢族,吳興(今浙江湖州市)人,早年數次赴試落第,唐天寶七年(748年)進士。初為秘書省校書郎、藍田縣尉,后任司勛員外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等。曾任考功郎中,故世稱錢考功,與韓翃、李端、盧綸等號稱大歷十才子。錢起長于五言,詞彩清麗,音律和諧。因與郎士元齊名,齊名“錢郎”。人為之語曰:“前有沈宋,后有錢郎。”對此,錢起很不滿意,傲然說道:“郎士元安得與余并稱也?”但是,朝廷公卿出牧奉使,若無錢、郎賦詩送別,則為時論所鄙。題材多偏重于描寫景物和投贈應酬。音律諧婉,時有佳句。

  錢起當時詩名很盛,其詩多為贈別應酬,流連光景、粉飾太平之作,與社會現實相距較遠。然其詩具有較高的藝術水平,風格清空閑雅、流麗纖秀,尤長于寫景,為大歷詩風的杰出代表。

  少數作品感時傷亂,同情農民疾苦。以《省試湘靈鼓瑟》詩最為有名。有《錢考功集》,集中五絕《江行無題一百首》及若干篇章,為其曾孫錢珝所作。


【賞析四】

  這首詩主要是運用了托物言志的手法。詩詞文賦,凡是寫物寫景,其實際都是在寫人。“一切景語皆情語也”。詩人贊揚梅花惡劣環境中能保持高尚的品格,未嘗不是對自己人生品格的肯定與自我褒獎,表達自己的一種心志,聊以自慰。這應該正是題目所說的“感而有作”。

  綜上所述,錢起這首《山路見梅感而有作》就是運用了托物言志和襯托的手法,描繪了山路梅花的形象表達了自己的心志,抒發了內心的情感。


【賞析五】

  這首詩的意思是說梅花生長在山路上,還有大風摧殘著,在山村的籬笆旁稀疏地開著,受到主人的冷落,連行人經過都感到凄涼。可是,晴天里,傍晚天氣漸寒,清水照著梅花的影子,優美動人,淡淡的幽香吸引著蜜蜂飛舞,還是體現出了梅花美好的品性和氣質。面對此景,何嘗不想到人生?于是回憶起江南的生活,自身的經歷,為什么不喝一杯呢?

  這首詩是通過山梅在較惡劣環境中生長,猶能保持自身的優良品質,而抒發了內心蓄積已久的心志和感情。山路上的梅花實際就是詩人自己的形象。

“瀟湘何事等閑回?水碧沙明兩岸苔。”錢起《歸雁》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瀟湘何事等閑回,水碧沙明兩岸苔。

  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勝哀怨卻歸來。


【譯文】

  大雁啊,瀟湘下游,水碧沙明,風景秀麗,食物豐美,你為什么隨便離開這么好的地方,回到北方來呢?大雁回答:瀟湘一帶風景秀麗,食物豐美,本來是可以常住下去的。可是,湘靈在月夜鼓瑟,從那二十五弦上彈出的音調,實在太凄清、太哀怨了!我的感情,簡直承受不住,只好飛回北方。


【賞析一】

  《歸雁》是唐代詩人錢起創作的七言絕句。詩人借寫充滿客愁的旅雁,婉轉地表露了宦游他鄉的羈旅之思。該詩以獨特的藝術特色,成為引人注目的詠雁名篇之一。

  這首詩吟詠“歸雁”,雁是候鳥,深秋飛到南方過冬,春暖又飛回北方。古人認為鴻雁南飛不過衡陽,衡陽以北,正是瀟湘一帶。詩人抓住這一點,卻又撇開春暖北歸的候鳥習性,仿佛要探究深層原因,一開頭便突發奇問:瀟湘下游,水碧沙明,風景秀麗,食物豐美,你為什么隨便離開這么好的地方,回到北方來呢?詩人問得奇,鴻雁答得更奇:瀟湘一帶風景秀麗,食物豐美,本來是可以常住下去的。可是,湘靈在月夜鼓瑟,從那二十五弦上彈出的音調,實在太凄清、太哀怨了!我的感情簡直承受不住,只好飛回北方。構思新奇,想象豐富,筆法靈動,抒情婉轉,以雁擬人,詩人同歸雁這個南方來客的問答,表達身羈北方而懷念南方家鄉的感情。


【賞析二】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今浙江湖州)人。天寶十年(751)進士,官至尚書考功郎中,大歷中為翰林學士。有《錢考功集》。以詩名,為“大歷十才子”之首。

  多愁善感是一般詩人的特點。但僅僅多愁善感,而不能夠把這種情緒適當地、優美地表達出來以引起他人的共鳴,那還算不得一個成功的詩人。

  錢起這首《歸雁》,就是假借詩人與雁的問答以披露春夜的某種感受,在婉轉流利的形式中寄寓了深長情思的佳作。在這里,詩人自己的旅愁和鄉思是作詩的原動力,而南來的大雁,或與歸雁有關的瑟曲則是使詩人獲得靈感并使飄忽的靈感變成生動形象的契機。詩人內心充沛的情感孕育了他的創作激情,而這激情一旦找到了恰當的語言形式,便會成為一首美麗的詩。

  首聯是詩人對歸雁的詢問。傳說大雁南飛越冬,到了衡山回雁峰即轉回。所以詩人有此一問:哦,南來的雁啊,你為何離開瀟湘那水碧沙明兩岸長滿莓苔,既安靜又富饒的地方,而千里迢迢地飛回北方來呢?次聯是代歸雁作答:因為那里有湘靈在夜月下鼓瑟,我禁不住那曲調的清冷悲怨,所以才折返回來。這個回答詞當然完全是想象之詞,但這么一答就暗暗地(不是直接、顯露地)牽出了湘靈鼓瑟的傳說,使讀者閉目即能想見月夜下一個在江邊彈奏樂曲傾訴哀怨的女子形象,從而產生不忍卒聽的反應。于是,讀者便理解了大雁“卻飛”(即折返而飛)的理由,更進而通過詩人同歸雁這個南方來客的問答,體察到詩人身羈北方而懷念南方家鄉的感情。而這正是錢起寫這首詩所真正想表達的。


【賞析三】

  本詩是一首詠物詩。詩詠“歸雁”,雁是候鳥,深秋飛到南方過冬,春暖又飛回北方。古人認為鴻雁南飛不過衡陽,衡陽以北,正是瀟湘一帶。詩人一反歷代詩人把春雁北歸視為理所當然的慣例,而故意對大雁的歸來表示不解,一下筆就連用兩個句子劈空設問:“瀟湘何事等閑回?水碧沙明兩岸苔”,一開頭便突發奇問:瀟湘下游,水碧沙明,風景秀麗,食物豐美,你為什么隨便離開這么好的地方,回到北方來呢?這突兀的詢問,一下子就把讀者的思路抓住了:不理會大雁的習性,卻要另外探尋大雁歸來的原因。

  作者在第三、四句代雁作了回答:“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勝清怨卻飛來。”詩人一二句問得奇,鴻雁三四句答得妙:瀟湘一帶風景秀麗,食物豐美,本來是可以常住下去的。可是,湘靈在月夜鼓瑟,從那二十五弦上彈出的音調,實在太凄清、太哀怨了!我的感情,簡直承受不住,只好飛回北方。


【賞析四】

  這首《歸雁》,雖寫于北方,所詠卻是從南方歸來的春雁。

  “瀟湘何事等閑回?水碧沙明兩岸苔。”開頭兩句用的是倒置法。古人一般不大了解大雁的生活習性,認為它們飛到湖南衡陽縣南的回雁峰,就不再南飛,到第二年春暖花開的時候,就向北返回。瀟湘在洞庭湖南面,水暖食足,氣候很好,古人認為是大雁過冬的好地方,所以詩人想象歸雁是從瀟湘飛來的。大雁作為一種候鳥,每當春來,由南返北本是一種很正常的自然現象,但詩人偏要發問,連用兩句設問,一反歷代詩人把春雁北歸視為理所當然的慣例,而故意對大雁的歸來表示不解,詢問歸雁為什么舍得離開那環境優美、水草豐盛的湘江而回來。這突兀的詢問,一下子就把讀者的思路引上了詩人所安排的軌道——不理會大雁的習性,而另外探尋大雁歸來的原因。

  作者在第三、四句代雁作了回答:“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勝清怨卻飛來。”湘江女神在月夜下鼓瑟(二十五弦),那瑟聲凄涼哀怨,大雁不忍再聽下去,才飛回北方的。這兩句化用了湘靈鼓瑟的傳說。古傳湘水女神善鼓瑟,瑟本來有五十弦,因女神彈得聲調凄怨,上帝令改為二十五弦。詩人發揮豐富的想象并借助美麗的神話,為讀者展現了湘神鼓瑟的凄哀意境,著意塑造了多情善感而又通曉音樂的大雁形象。那么詩人為什么將湘神鼓瑟寫得如此凄哀?大雁為什么“不勝清怨”呢?實際上詩人筆下的大雁是從“楚客不堪聽”敷演而來,作者是按照貶遷異地的“楚客”來塑造客居湘江的旅雁的形象的。旅雁聽到湘靈的充滿思親之悲的瑟聲,便鄉愁郁懷,羈思難耐,而毅然離開優美富足的湘江,向北方飛回。詩人借助充滿羈旅愁苦的大雁,委婉地表達了客居他鄉的羈旅愁思。從歸雁想到了它們歸來前的棲息地,又想到了湘江女神善于鼓瑟的神話,再根據瑟曲有《歸雁操》進而把鼓瑟同大雁的歸來相聯系,這樣就形成了詩中的奇思妙想。

  短短四句詩,構思新穎,想象豐富。詩中的瀟湘夜景和瑟聲雖都是想象之詞,但通過這樣一問一答,卻把雁寫成了通曉音樂和富于情感的生靈了。這首詩表面上寫大雁,實際上是寫詩人在春夜的感受。詩中沒有直接說這種感受是什么。正因為沒有明白說出,才留給讀者無限的想象空間。

  《歸雁》中的“不勝清怨卻飛來”一句,原來是這首七言絕句構思巧妙新穎,想象豐富,筆法空靈,抒情婉轉,意趣含蘊。它以獨特的藝術特色,而成為引人注目的詠雁名篇之一。


【賞析五】

  這是詩人一首借物喻人的懷人之作。所借之物為“歸雁”,所喻之人為詩人之友。借物喻人,這是詩家常用的一種作法。錢起獨選鴻雁,大概是詩人對雁有著特別的喜愛和情感吧。

  這首詩,首句用“瀟湘”二字,點出“歸雁”的處所,并用“何事等閑回”的疑問句式,隱隱起一種難舍之情。二句針對首句的疑問的作答,寫出老家瀟湘的“水碧、沙明、兩岸苔”,與此時北地的冰封千里,形成顯明對比,進而點明南歸的原因。有了一二兩句的一問一答,三四兩句“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勝清怨卻飛來”,才正寫詩人的憶念之情,獨獨放在“夜明”彈瑟,與聽唱《歸饜操》的曲調同時進行。這就使得所要表露的款款深情,淋漓盡致了。

“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錢起《暮春歸故山草堂》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溪上殘春黃鳥稀,  辛夷花盡杏花飛。

  始憐幽竹山窗下,  不改清陰待我歸。


【譯文】

  山谷口已是暮春凋殘,黃鶯兒的叫聲幾乎聽不到了,迎春花早已開過,只有片片杏花飛落芳塵。春去匆匆,山窗下的修竹實在幽雅,惹人憐愛;它依舊蒼勁蔥蘢,等待著我的歸來。


【賞析一】

  一個遠離故鄉的人乍還家中,一眼就看出哪些有了變化,哪些沒有變化。此詩寫出了詩人回到谷口故居的第一印象。

  詩人對窗前幽竹寄予了深情,表達了由衷的贊頌。錢起的故山草堂在藍田的谷口,故以“谷口”開篇點明故山草堂的所在。“春殘”緊扣詩題“暮春”,也為下面的敘寫作了鋪墊。黃鶯鳥聲稀、辛夷花飛盡、杏花亂紛紛,雖都是在寫春殘景色,但又是在作后兩句的陪襯。正是在暮春時節,鳥語已稀,花香將盡的時候,才會突然間感覺到幽竹以清陰迎我歸來的可愛。這里詩人用了對比與擬人兩種手法來突出幽竹的讓人憐愛。對比是由鳥聲稀等春光將舍我而去的凋零景象與幽竹撐一傘綠蔥蔥的清陰來迎我構成的,“稀”、“盡”、“飛”三字一氣而下,渲染出了春光逝去、了無蹤影的凋零空寂氣氛。而“幽竹”、“清陰”與“待我”則寫出了尚有幽清之境迎我的欣喜。擬人手法表現在詩人賦予幽竹以人的品格和情感。“不改清陰”是說幽竹具備始終如一忠于朋友與主人的品性;“待我歸”是說幽竹保持著一竿綠陰等待我歸來的親情。“不改”與“待我”四字讓人頓感一股真氣撲面而來。錢起正是以我的“憐”和竹的“待”將物我之情貫通起來,創造了一種物我相親的畫意詩境。


【賞析二】

  詩的第一句中的“谷口”二字,暗示了“故山草堂”之所在;“春殘”二字,扣題中“暮春”;以下云云皆稱“歸”后的所見所感,思致清晰而嚴謹。谷口的環境是幽美的,詩人曾說過:“谷口好泉石,居人能陸沉。牛羊下山小,煙火隔云深。一徑入溪色,數家連竹陰。藏虹辭晚雨,驚隼落殘禽。”(《題玉山村叟屋壁》)可以想見,春到谷口,當更具一番景色。然而,此番歸來卻是“春風三月落花時”,眼前是黃鳥稀,辛夷盡,杏花飛。黃鳥,即黃鶯(一說黃雀),叫聲婉轉悅耳;辛夷,木蘭樹的花,一稱木筆花,比杏花開得早,所以詩說“辛夷花盡杏花飛”。一“稀”、一“盡”、一“飛”,三字一氣而下,渲染出春光逝去、了無蹤影的調零空寂的氣氛。

  然而,也正是由于這種景象,才使得詩人欣喜地發現了另一種可貴的美──窗前幽竹,兀傲清勁,翠綠蔥蘢,搖曳多姿,迎接它久別歸來的主人。這就使詩人以壓抑不住的激情吟誦出:“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憐”者,愛也。愛的就是它“不改清陰”。“不改清陰”,簡煉而準確地概括了翠竹的內美與外美和諧統一的特征。“月籠翠葉秋承露,風亞繁梢暝掃煙。知道雪霜終不變,永留寒色在庭前”(唐求《庭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鄭板橋《竹石》)。不都是在謳歌它“不改清陰”的品格嗎!錢起正以春鳥、春花之“改”──“稀、盡、飛”,反襯出翠竹的“不改”。詩人愛的是“不改”,對于“改”當然就不言而喻了。清人鄭板橋的“四時花草最無窮,時到芬芳過便空。唯有山中蘭與竹,經春歷夏又秋冬”一詩,表現出來的情趣與意境,和錢詩倒十分相似,恰可共吟同賞。

  “畫有在紙中者,有在紙外者”。詩也可以說有在言中者,有在言外者。“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用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的寫法,生動地抒發了詩人的憐竹之意和幽竹的“待我”之情,在這個物我相親的意境之中,寄寓了詩人對幽竹的贊美,對那種不畏春殘、不畏秋寒、不為俗屈的高尚節操的禮贊。所以它不僅給人以美的享受、美的感染,而且它那深刻的蘊涵,令人回味無窮。前人說:“員外(錢起)詩體格新奇,理致清贍。……文宗右丞(王維)許以高格”(高仲武《中興間氣集》),大概指的就是這一類的詩吧!


【賞析三】

  《暮春歸故山草堂》是一首唐人七絕。此詩記述了詩人在暮春時節返回故山草堂的所見所感,抒發了暮春大好時光即將逝去所引起的愁緒。

  全詩前二句寫景,詩中有畫;后二句抒情,意在言外。詩風質樸自然,意境清幽深沉。

 


【賞析四】

  詩人借助反襯的手法寫出翠竹“不改清陰”的品格,用春鳥、春花“稀、盡、飛”的“改”反襯出翠竹的“不改”。詩人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生動抒發了詩人的憐竹之意和幽竹的“待我”之情。

  寄寓了詩人對幽竹的贊美,同時也寄寓了對那種不畏春殘、不畏秋寒、不為俗屈的高尚節操的禮贊。


【賞析五】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人。“大歷十才子”之一,也是這時期湖州的著名文學家。青年時代幾次赴長安考試,不中。天寶十年(751)三十九歲時中進士。曾任秘書省校書郎,藍田縣(今陜西)縣尉等小官。大歷年間,曾任司勛員外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等職。有《錢考功集》。在大歷十才子中,錢起年輩最大,成就最高,曾與王維等人唱和,詩風也略似王維。詩以五言為多,多送別酬贈之作,有關山林諸篇,常流露追慕隱逸之意。《全唐詩》收錄錢起詩四百余首,其中送別詩占四分之一多,應酬詩也不少,少數作品反映了安史之亂的史實。其五言詩長于寫景,詞句干凈。近體詩中佳句也較多。

  這是一首描寫湖州山水景色的名詩,全詩緊扣題目中的“暮春”時節來寫回鄉所見所感,借物抒懷,文章一方面抒發了詩人還鄉的喜悅之情;另一方面借“幽竹”寄寓了詩人不為環境所屈,堅守節操的高尚品格,同時幽竹之不改清陰與蘭花盡黃鶯不啼的對比,含蓄而富有哲理。詩人對幽竹的贊美,是對不畏春殘,不畏秋寒,不為俗屈的高尚情操的贊美。

  前兩句,重在寫景,寫“歸”后的所見所感,思路清晰而嚴謹。

  首句“谷口春殘黃鳥稀”,“谷口”:點明地點,暗示“故山草堂”之所在。“春殘”,“殘”:將盡。(陸游《冬夜讀史有感》“短檠膏涸夜將殘,感事懷人興未闌。”)一個“殘”字,將“暮春”寫出,用詞精妙,形象生動。“黃鳥稀”的“稀”字,意即:少,難得。《古詩十九首》有句詩“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詩中“黃鳥”用“稀”來描寫,寫出了黃鳥這種鳥的逐春的特點,此處已是春殘,它不能適應此處環境,而隨時飛走。

  第二句:“辛夷花盡杏花飛。”此句中“辛夷”是一種植物,又名木蘭花,比杏花開得早。盡,褪盡,完。如:無窮無盡,(《史記·淮陰侯列傳》:“飛鳥盡,良弓藏。”)后半部分又用杏花飛補足前面的花盡,點明春殘。

  一“稀”、一“盡”、一“飛”,三字一氣而下,渲染出春光逝去、了無蹤影的調零空寂的氣氛,描繪了一種鳥稀花殘春光流逝的暮春之景。

  第三句:“始憐幽竹山窗下”

  此句中心意象是“幽竹”緊緊呼應前文的鳥稀,鳥兒隨時飛走了,但是“幽竹”卻堅守腳下的這一方土地,不因春殘而去,依然挺立于“山窗下”,句中作者用一“憐”恰當地表現了作者此時此景的感受,“憐”愛憐,愛惜。

  第四句:“不改清陰待我歸” 這才使我更加憐愛窗下清幽的綠竹,它始終沒有改變它的清蔭,在等待我的歸來。

  承前省略陳述對象——幽竹,進一步點明“幽竹”的精神——不改清陰,無論時間如何變化,無論百花如何“飛盡”而它仍保持自我本色,“清陰”即青翠,詩中“陰”字由樹木茂盛而來,由此,“幽竹”的清陰,直接寫出它的特點:“挺拔、茂盛、翠綠、蔥蘢”。“不改清陰”,簡煉而準確地概括了翠竹的內美與外美和諧統一的特征。待我歸,實質是作者的猜測,覺得好象是等他回來。在此作者將“幽竹”擬人化,賦予人的思想,讓二者產生通感形成共鳴,彼此之間心心相印。

  一個遠離故鄉的人乍還家中,一眼就看出哪些有了變化,哪些沒有變化。此詩即寫人回到谷口故居的第一個印象。他對窗前幽竹寄予了深情;表示了由衷的贊頌。春殘時節,黃鳥稀了,辛夷花開過了,杏花也紛紛飄落,唯有那窗前翠竹,蔥蘢碧綠,不改清蔭。在這里,他把竹子比作有情之物,同時還贊頌了竹子萬劫不磨的品格。所以宋人謝枋得《唐詩絕句注解》說這兩句與‘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同意“。

  第三、四兩句寫幽竹翠綠蔥蘢,迎接久別歸來的主人。詩人運用對比(反襯)手法來刻畫幽竹的形象,用春殘、黃鳥稀少、各種花(包括杏花)都凋謝和幽竹不改初衷、依然青翠形成對比,以白花的蕭索凋零來反襯暮春翠竹的生機盎然。詩中的幽竹具有翠綠蔥蘢、不改初衷、不為俗世所屈、待人始終如一的特點,表達了詩人對幽竹的高尚品質的贊美之情。

  這首詩謳歌了幽竹不畏春寒、不為俗屈的高尚節操,這與鄭板橋所詠贊的”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的翠竹精神是相同的。

  該詩總共四句,用前兩句,”鳥稀,花飛盡“反襯后面的”幽竹“字里行間所蘊含著的是作者對”幽竹“精神的贊賞和喜歡之情。

  ”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用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的寫法,生動地抒發了詩人的憐竹之意和幽竹的”待我“之情,在這個物我相親的意境之中,寄寓了詩人對幽竹的贊美,對那種不畏春殘、不畏秋寒、不為俗屈的高尚節操的禮贊。

  該詩言淺意深,語言通俗而平易,內含豐富,恰當地寫出了自己的心志,正如屈原所說的”舉世混濁唯我獨清,眾人皆醉唯我獨醒。“而這不也是我們所要追求的精神境界嗎?無論什么時候都能保持自己的特立獨行,恪守自己的一方心靈凈土,走好人生之路。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錢起《省試湘靈鼓瑟》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省試湘靈鼓瑟

  善鼓云和瑟,常聞帝子靈。

  馮夷空自舞,楚客不堪聽。

  苦調凄金石,清音入杳冥。

  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

  流水傳瀟浦,悲風過洞庭。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譯文】

  湘靈擅長鼓瑟,優美的歌聲縈繞在耳邊。水神聽了情不自禁跳起舞,被貶之人聽了心情哀怨。凄涼的曲調讓金石悲哀,高亢的樂聲傳到天地之間。舜帝之靈也來側耳傾聽,香草被感動香味更濃。水面的樂聲飄揚湘江兩岸,匯成一股悲風飛過洞庭。樂曲聲停看不見鼓瑟的人,只有青山綠水在眼中。


【賞析一】

  《省試湘靈鼓瑟》是唐代詩人錢起進京參加省試時的試帖詩。此詩既緊扣題旨,又能馳騁想象,天上人間,幻想現實,無形的樂聲得到有形的表現。

  全詩通過曾聽——客聽——遠近聽——蒼梧怨——水風悲等多層次多角度的描寫,形象地再現了湘靈——娥皇和女英尋夫不遇鼓瑟所彈奏的苦調清音,生動地表現了二妃對愛情生死不渝的忠貞和對駕崩于蒼梧的舜帝的哀怨和思慕之情,成為公認的試帖詩范本。


【賞析二】

  這首詩傳誦一時,并奠定了錢起在詩壇的不朽聲名。

  詩題“湘靈鼓瑟”,摘自《楚辭·遠游》“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詩句,其中包含著一個美麗的傳說——舜帝死后葬在蒼梧山,其妃子因哀傷而投湘水自盡,變成了湘水女神;她常常在江邊鼓瑟,用瑟音表達自己的哀思。

  根據試帖詩緊扣題目,不得游離的要求,詩人在開頭兩句就概括題旨,點出曾聽說湘水女神擅長鼓瑟的傳說,并暗用《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的語意,描寫女神翩然而降湘水之濱,她愁容滿面、輕撫云和瑟,彈奏起如泣如訴哀傷樂曲。動人的瑟聲首先引來了水神馮夷,他激動地在湘靈面前伴樂狂舞,然而一個“空”字,說明馮夷并不理解湘靈的哀怨;倒是人間那些被貶謫過湘水的“楚客”,領略了湘靈深藏在樂聲里的哀怨心曲,禁不住悲從衷來,不忍卒聞。

  接下來,詩人著意渲染瑟聲的感染力。“苦調凄金石,清音入香冥。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瑟聲哀婉悲苦,它能使堅硬的金石為之凄楚;瑟聲清亢響亮,它可以響遏行云,傳到那窮高極遠的蒼穹中去。瑟聲傳到蒼梧之野,感動了寄身山間的舜帝之靈,他讓山上的白芷吐出芬芳,與瑟聲交相應和,彌漫在廣袤的空間,使天地為之悲苦,草木為之動情。

  中間這四句,詩人張開想象的翅膀,任思緒在湘水兩岸、蒼梧之野、洞庭湖上往復盤旋,寫出了一個神奇虛幻的世界。“流水傳湘浦,悲風過洞庭”,這兩句寫湘靈彈奏的樂曲同舜帝策動的芳香在湘水之源交織匯合,形成一股強勁的悲風,順著流水,刮過八百里洞庭湖。至此,樂曲進入了最高潮,感情達到了白熱化。憑藉著詩人豐富的想象,湘靈的哀怨之情得到了酣暢淋漓的抒發和表現。然而全詩最精采的還不在于此,令全篇為之生輝的是結尾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舊唐書·錢徵傳》稱這十個字得自“鬼謠”,其實無非說這兩句詩是錢起的神來之筆。此聯的妙處有:

  一是突然轉折,出人意料。在盡情地描寫樂曲的表現力之后,使樂曲在高潮中嘎然而止,這是一重意外;詩境從虛幻世界猛然拉回到現實世界,這是又一重意外。二是呼應開頭,首尾圓合。全詩從湘水女神出現開始,以湘水女神消失告終,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

  結尾兩句如橫空出世,堪稱“絕唱”,但同時又是構成全篇整體的關鍵一環;所以雖然“不”字重出,也在所不惜。作者敢于突破試帖詩不用重字的規范,確屬難能可貴。三是以景結情,余音裊裊。詩的前面大部分篇幅都是運用想象的畫面著力抒寫湘水女神的哀怨之情,結尾一筆跳開,描寫曲終人散之后,畫面上只有一川江水,幾峰青山。這極其省凈明麗的畫面,給讀者留下了思索回味的廣闊空間:或許湘靈的哀怨之情已融入了湘江綿綿不斷的流水,或許湘靈美麗的倩影已化成了江上偶露崢嶸的數峰青山,或許湘靈和大自然熔為一體,年年歲歲給后人講述她那凄艷動人的故事,或許湘靈的瑟聲伴著湘江流水歌吟,永遠給人們留下神奇美妙的遐想。這一切的一切,都盡在不言之中了。宋代詞論家有“以景結情最好”之說,恐怕是從這類詩作中得到的啟迪。


【賞析三】

  從詩題“省試”可以看出,這是一首試帖詩。“湘靈鼓瑟”這個題目,是從《楚辭·遠游》“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句中摘出來的。

  詩的開頭兩句點題,贊揚湘靈善于鼓瑟,那優美動聽的樂聲常常縈繞耳邊。在試帖詩里,這叫做概括題旨。

  湘水女神鼓瑟,曲聲裊裊,于是詩人展開想象的羽翼,伴隨著仙樂,往返盤旋。那瑟曲,是多么動人心弦呵!它首先吸引了名叫馮夷的水神,使他忍不住在水上跳起舞來。其實,馮夷并沒有真正聽懂在美妙的樂聲中隱藏的哀怨凄苦的情感,這種歡舞是徒然的。但那些“楚客”是懂得湘靈的心意的,這當然包括漢代的賈誼,和歷代被貶謫南行而經過湘水的人,他們聽到這樣哀怨的樂聲,怎不感到十分難過呢!

  你聽,那曲調深沉哀婉,即使堅如金石也為之感到悲凄;而它的清亢響亮,可以傳到那無窮無盡的蒼穹中去。

  如此優美而哀怨的樂聲傳到蒼梧之野,一定把九嶷山上的舜帝之靈都驚動了,他也許會趕到湘水上空來側耳傾聽吧!那馨香的芳草──白芷,竟會受到感動,越發吐出它的芳香來。

  樂聲在水面上飄揚,廣大的湘江兩岸都沉浸在優美的旋律之中。寥闊的湘水上空,都回蕩著哀怨的樂音,它匯成一股悲風,飛過了八百里洞庭湖。

  中間這四韻,共是八句,詩人憑借驚人的想象力,極力描繪湘靈瑟曲的神奇力量。這就使詩避免了呆板的敘述,顯得瑰麗多姿,生動形象。

  然而更妙的還在最后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上文緊扣題目,反復渲染,已經把湘靈鼓瑟描寫得淋漓盡致了。傾聽妙曲,想見伊人,于是詩人筆鋒一轉,直指美麗而神秘的湘江女神:“曲終人不見”,只聞其聲,不見伊人,給人一種撲朔迷離的悵惘,真可說是神來之筆。而更具神韻的是,“人不見”以后卻以“江上數峰青”收結。這五個字之所以下得好,是因為由湘靈鼓瑟所造成的一片似真如幻,絢麗多彩的世界,一瞬間都煙消云散,讓人回到了現實世界。這個現實世界還是湘江,還是湘靈所在的山山水水。只是,一江如帶,數峰似染,景色如此恬靜,給人留下悠悠的思戀。


【賞析四】

  試帖詩有種種限制,往往束縛了士人的才思。錢起卻不然,在此詩中,他馳騁想象,上天入地,如入無人之境。無形的樂聲,在這里得到了生動形象的表現,成為一種看得見,聽得到,感覺得著的東西。最后突然收結,神思綿綿,更耐人尋繹。

  大中十二年(858),舉行進士考試,唐宣宗問考官李藩:試帖詩如有重復的字能否錄取?李藩答道:昔年錢起試《湘靈鼓瑟》就有重復的字,偶然也可破例吧。大中十二年離錢起考試的天寶十載,已經百年,錢起此詩仍是公認的試帖詩的范本。


【賞析五】

  錢起,唐代詩人。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湖州市區)人。公元751年(唐玄宗天寶十年)登進士第,曾任藍田尉,官終考功郎中。“大歷十才子”之一。

  詩以五言為主,多送別酬贈之作,有關山林諸篇,常流露追慕隱逸之意。與劉長卿齊名,稱“錢劉”;又與郎士元齊名,稱“錢郎”。有《錢考功集》。

“長樂鐘聲花外盡,龍池柳色雨中深。”錢起《贈闕下裴舍人》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二月黃鸝飛上林,春城紫禁曉陰陰。

  長樂鐘聲花外盡,龍池柳色雨中深。

  陽和不散窮途恨,宵漢常懸捧日心。

  獻賦十年猶未遇,羞將白發對華簪。


【譯文】

  二月里黃鸝飛到上林苑,春天的早晨,紫禁城樹木蔥郁。

  長樂宮的鐘聲,消失在花樹之外,龍池邊的楊柳在細雨中更加蒼翠。

  和暖的陽光也驅不散窮途落魄之恨,仰望天空,我懷著一顆捧日的心。

  十年來向皇帝獻賦一直沒有得到賞識,現在頭發都白了,羞對你這插著華冠的貴官。


【賞析一】

  詩人寫詩給裴舍人,目的是為了請求援引、推薦。

  詩中描寫了舍人的生活并加以贊頌,并表明了自已的壯志。本詩雖是請求,卻不露骨,恭維表現得隱約曲折,可見技巧嫻熟。


【賞析二】

  這是一首投贈詩。是作者落第期間所作。獻詩給在朝姓裴的中書舍人,弦外之音,是希望裴舍人給予援引。

  這首詩,通篇表示了一種恭維、求援之意,卻又顯得十分隱約曲折,尤其是前四句,雖然是在恭維,由于運用了“景語”,便不覺其庸俗了。由此頗見錢起嫻熟的藝術技巧。全詩富麗精工,又不流于藻飾堆砌,十分難得。


【賞析三】

  這首詩是投贈中書舍人裴某的,詩中抒發了自己生不逢時的感慨,目的在于向裴舍人請求援引。

  詩的前半首寫景,寫的是皇宮苑囿殿閣的景色,借以烘托裴舍人的身分和地位,受寵得幸,隨皇帝行幸上林,臨朝紫禁城,在長樂宮草詔,隨皇上起居龍池。雖無一字寫裴舍人,卻句句恭維,不露痕跡。下半首自傷不遇。先說自己生不逢時,“陽和不散窮途恨”;再說自有捧日之心,愿為朝廷服務;可是十年獻賦,卻不遇知音。含蓄婉轉,保持身分。“長樂鐘聲花外盡,龍池柳色雨中深”,也是“標雅古今”的名句。


【賞析四】

  《贈闕下裴舍人》,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此詩以其用景色隱含的請求提攜之意,和不落窠臼的恭維手段而聞名。在詩中,詩人含蓄地贊頌了裴舍人,并委婉地陳述了自己的心事。

  全詩未有一句是明寫自己之情,卻在景色和感情的描寫中點明了自己的想法,富麗精工,又不流于藻飾堆砌,由此頗見作者嫻熟的藝術技巧。


【賞析五】

  開頭四句,詩人并未切入正題,像不經意地描繪了一幅艷麗的宮苑春景圖:早春二月,在上林苑里,黃鸝成群地飛鳴追逐;紫禁城中春意盎然,拂曉時分,在樹木蔥蘢之中,灑下一片淡淡的春陰。長樂宮的鐘聲飛過宮墻,飄到空中,又緩緩散落在花樹之外。那曾是玄宗皇帝居住之地的龍池,千萬株楊柳,在細雨中越發顯得蒼翠欲滴。這四句詩,寫的都是皇宮苑囿殿閣的景色。

  那么,錢起贈詩給裴舍人,為什么要牽扯上這些宮殿苑囿呢?這就要看看舍人的日常活動情況了。在唐代,皇帝身邊的職官,有通事舍人、起居舍人、中書舍人。這些“侍從之臣”每天都要隨侍皇帝左右,過問機密大事,其實際權力范圍很大。

  不難理解,此詩的開頭四句,并不是為寫景而寫景,他的目的,是在“景語”中烘托出裴舍人的特殊身份地位。由于裴舍人追隨御輦,侍從宸居,就能看到一般官員看不到的宮苑景色。當皇帝行幸到上林苑時,裴舍人看到上林苑的早鶯;皇帝在紫禁城臨朝時,裴舍人又看見皇城的春陰曉色;裴舍人草詔時,更聽到長樂宮舒緩的鐘聲;而龍池的柳色變化及其在雨中的濃翠,自然也是裴舍人平日所熟知的。四種景物都若隱若現地使人看到裴舍人的影子。

  可見,雖然沒有一個字正面提到裴舍人,但實際上句句都在恭維裴舍人。恭維十足,卻又不露痕跡,可見手法高妙。

  接下來詩人筆鋒一轉,就寫到請求援引的題旨上:“陽和”句是說:雖有和暖的太陽,畢竟無法使自己的窮途落魄之恨消散。“霄漢”句說:但我仰望天空,我還是時時刻刻傾向著太陽(指當朝皇帝),意指自己有一顆為朝廷做事的衷心。“獻賦”句說:十年來,我不斷向朝廷獻上文賦(指參加科舉考試),可惜都沒有得到知音者的賞識。“羞將”句說:如今連頭發都變白了,看見插著華簪的貴官,我不能不感到慚愧。意思說得很清楚,但言語含蓄,保持了一定的身份。

“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錢起《谷口書齋寄楊補闕》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泉壑帶茅茨,云霞生薜帷。

  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

  家童掃蘿徑,昨與故人期。


【譯文】

  山泉溝壑縈繞著這座茅屋書齋,云霞襯著墻頭薜荔像五彩幔帷。

  雨后新竹的姿態多么叫人喜愛,更可愛晚山映照著夕陽的余輝。

  悠閑的白鷺常常很早回巢棲宿,秋花飽含生機比別處落得更遲。

  家仆正辛勤地把蘿徑打掃干凈,今天是我與老友預約會面之時。


【賞析一】

  這首詩寫作者邀請友人楊補闕前來書齋敘談。這個書齋座落在云蒸霞蔚的山泉溝壑之間,周圍景物幽靜清新,有生機勃發的竹林,秋陽斜照的晚山,白鷺棲息,山花尤在。這些美好景物的烘托,突出了詩人邀約的誠意及欣喜的心情。

  “泉壑帶茅茨,云霞生薜帷。”山泉溝壑,縈繞著這座幽靜的茅舍;云蒸霞蔚,美麗的光輝映襯著薜荔墻帷。

  “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雨后新竹吐翠,那神采奕奕的風姿十分可喜;夕陽的余輝映照著大地,晚山顯得更加可愛。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自由自在的白鷺,閑來無事,常常很早就棲息了;秋日里的花朵,飽含勃勃生機,比別處的花兒凋謝得更遲。

  “家僮掃蘿徑,昨與故人期。”淳樸的家僮,正在打掃著滿是松蘿的小徑;我昨天就預約了老友楊補闕來書齋賞景,現在等著他如期而至。

  本詩全是寫景,音律和諧,句法精工,清新淡雅,靜中有動,體現了錢起清空閑雅,新奇流麗的詩風。


【賞析二】

  這是邀約的詩,約楊補闕前來書齋敘談這首詩的最大特點是將水、云、竹、山、鷺、花人格化了,寫得極富感情。詩極寫書齋景物,幽靜清新。雨后新竹,生機勃發,晚山夕照,余輝動人,秋花未落,仍有蓓蕾,如此境地,怎不促使楊補闕踐約前來?

    詩全是寫景,句法工整。首聯起對,頷聯晴雨分寫,頸聯寫花鳥情態,末聯寫邀約。“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也不愧為寫景妙句。


【賞析三】

  錢起,唐朝詩人,“大歷十才子”之一,詩以五言為主,題材多是送別酬謝,寫山水風景時,詞工意深,多有佳句遺世,其中《省試湘靈鼓瑟》詩末二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為人傳誦,稱為絕唱。

  從詩題中我們就不難看出這是一首邀請朋友赴約的詩歌,詩人著力刻畫他的書齋的清幽雅致,意在表達對楊補闕的盛情,期待他能如期來訪,而這些主要是通過對書齋周圍景物的準確、細膩的描繪來實現的。

  首聯中“茅茨”為“茅屋”之意,在這里指的是詩人簡樸的書齋。“薛帷”指“薛荔的墻帷”。應理解為墻上長滿了薛荔,顯示了居所的自然狀態。句中用得最妙的是“帶”字,應為動詞“像帶子一樣環繞”,與第二句中的“生”相對應,能充分的引發讀者的想象:山泉溝壑縈繞著詩人的小屋,浮云彩霞似從小院中升騰而起。此聯為全詩的起筆,遠觀書齋,山環水繞,云蒸霞蔚,如賞人間仙境。

  頷聯與頸聯寫書齋周圍的景物,“竹憐新雨后,山愛夕陽時。”是本詩是最出彩的句子,二者為倒裝句,先突出了竹林山色令人憐愛,而后又以“新雨后”“夕陽時”修飾,指出它們令人憐愛的原因是雨后新綠、夕陽渲染,如此遣詞造句,不僅讓這些景物融入了人的情感,而且讓它們具有了極強的色彩感,使讀者很有質感地感受到竹林高山的清秀壯麗。

  “閑鷺棲常早,秋花落更遲。”寫了這里的鳥與花。白鷺早早的休息,只因一個“閑”字,充分說明了這里的幽靜:鳥兒少有人打擾,便可過著悠閑舒適的生活。秋花遲遲不肯落下,只能說明這里的環境適宜它們生長,便可久駐枝頭。寫鳥、花意在突出書齋環境的清幽雅致、清新宜居。

  尾聯寫詩人早已讓家人把那綴滿綠蘿的小徑打掃干凈,原因是昨天與楊補闕的約定。一如“花徑緣客掃,蓬門為君開”之妙。詩人在上文極力地推崇書齋的環境,意在引出這個約定,希望朋友能如約而至。

  此詩用字精準,形式工整,手法獨到,寫景唯美,表意含蓄,值得后人品讀。


【賞析四】

  這是作者邀請友人到書齋來聚會的詩。詩的大部分篇幅寫了書齋及周圍的幽美風景。

  書齋被圍繞在谷口的泉壑之間,云霞從書齋外墻的薛帷間升起,可知書齋幽靜,書齋所處山中高處。書齋附近,有濃密的竹林,雨后翠竹可喜;傍晚,山光綠紫萬狀,也十分可賞。白鷺常常很早就棲息了;花在高山中,謝得更遲些。這六句寫出了書齋附近的清幽美景。結尾一聯則是突出表現詩人的誠意盛情。全詩寫景靜中有動,幽而不寂,體現了錢起新奇清淡的詩風。


【賞析五】

  《谷口書齋寄楊補闕》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此詩著力描繪作者自己書齋附近的自然環境,分層次地寫出了書齋雖是茅屋草舍,但依壑傍泉,四周景色幽雅秀麗,意在表達對楊補闕的盛情,期待他能如期來訪。全詩內涵豐富,耐人尋味。

  這是邀約的一首詩,約楊補闕前來書齋敘談。

  詩極寫書齋景物,幽靜清新。這首詩的最大特點是將水、云、竹、山、鷺、花人格化了,寫得極富感情。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二十一点一对a分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