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網 » 范文大全 » 正文

南風溫涼,愛情愛情來日方長

發布時間:2019-08-24     來源:wenzhangw  瀏覽次數:15

等明年我可能就談戀愛了。30歲的彌耳信誓旦旦的對我說。

我重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她,瘦瘦的,小小的,留著過肩的直發,一張臉小巧又文靜。

她只要不說,你絕對看不出來她已經三十歲,已經是在職場摸爬滾打了多年的人。

三十歲還在單身未婚,她已經被很多人稱為“大齡剩女”了,但她說,她不在意。

她一個人過著自由的生活,自己買了房子,有穩定的工作。

在餐桌上,她一邊往火鍋里加蔬菜一邊跟我說:“好幾年沒跟你在一起吃飯了。”

我附和著,她細小的聲音又響起:“真難得相聚。”

她又說:“公司里像你這么大來實習的小姑娘都得叫我一身姐姐吶。”

她有些頹然,隨后用一種特別無奈特別傷感的語氣承認說,她是老了。

她難掩對“老”的恐懼,我安慰她,人生其實是越往后越能看見更多的精彩。

可彌耳這份因年齡而來的傷感是鐵了心了,她總覺得,只有年輕,她才敢有更多的嘗試,只有年輕,她才能夠在重傷過后爬起來往前走,一旦老了,她便想爬也爬不動了。

我知道彌耳在說她的愛情。

三年以前,她像所有戀愛的姑娘一樣,在愛情里幸福得能冒泡泡,每天會有固定的雙手牽著她保護她,她憧憬著結婚,向往著婚后的生活。

可處處是意外的生活對彌耳招了手,于是那個對彌耳噓寒問暖的人就成了別人的王子。

彌耳淡淡說:“他現在應該結婚了吧。”

分手后彌耳很想來一次旅行,她覺得很多人都用這個來治傷痛,可彌耳的工作卻容不得彌耳做這樣的行動,看著那張滿滿的排班表,彌耳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為了這么一個爛人翹班扣獎金,那是大大的不值得。

可好心態畢竟維持不了多久,彌耳物質生活越好,精神就越空虛。

她無奈笑笑:“人是多可怕的生物啊,欲望無窮。”

還在讀書生涯時,彌耳沒有足夠的錢,她經歷了兩次高考,才考了一個不好不壞的學校,可也正是因為這樣,父母沒有更多的余錢供她揮霍。

彌耳理解,她是農村來的孩子,從小便知道錢財的來之不易。

所以彌耳的戀愛,談得小心翼翼的。

男朋友說去外面吃飯、看電影、旅行,其實彌耳都很想去,可彌耳不愿意花男生的錢,自己又沒有過多的生活費,彌耳和男朋友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食堂吃飯,在圖書館看書,以及逛街什么都不買。

“他和我分開大概是覺得很無趣吧!”

她頓了頓,接著又說:“我也覺得我是個無趣的人。”

她徒然又一次限入了悲傷,我還在想我該如何安慰,她卻又一次抬起手往鍋里加菜。

我突然覺得這樣的彌耳有些可愛。

三十歲的女孩子不談戀愛不結婚,彌耳不著急,可身邊的三姑六婆卻不放過彌耳。今天給彌耳介紹這個明天給彌耳介紹那個,彌耳還不能拒絕,因為她們說,我們這么做也是為了你好。

彌耳覺得很無奈,她癟癟嘴,抱怨說不明白她們為什么都那么閑。

我笑笑,告訴她這世間總有這么一些人,打著“為你好”的旗號來干擾你的生活,你不但要接著,還得笑著接著這份“為你好”。因為哪怕你表現出了一點點不耐煩,她們就會覺得你這個人不知好歹,她們明明是在對你好啊。

她們啊,哪管你樂不樂意,反正。她們開心就好了。

所以有時候,我真的有些怨恨這樣的親戚關系,人啊,還是疏離一點好。

說完,我和彌耳相視一笑。

春天來的時候,彌耳給我發來了一組照片,穿著紅裙子的彌耳去旅行了,她說寒潮來了她穿裙子好冷,她還說她買了厚厚的毛衣裹在身上。

我說毛衣很漂亮,紅裙子也很漂亮,你也很漂亮。

彌耳回我說:"原來我以為我能跟他一起去看這天大地大,可如今,我連一句想他都不敢說出口"。

是啊,愛了整整四年,怎么會那么容易忘呢。

他結婚的時候,給彌耳發了長長的消息,說了一大堆話。

彌耳已經記不清他具體說了什么,只記得最后一句是七月十四邀請彌耳參加婚禮。

那天彌耳哭了很久,比分手的時候哭得還兇,彌耳大腦一片空白,周身像被人一刀刀割開,彌耳不覺得痛,只是覺得殘忍。

她沒有去參加他的婚禮,因為她找遍回憶,也生不出一絲勇氣。

彌耳在他婚禮那天,給他發了條信息:“我有男朋友了,你也結婚了,就不來了吧。”

瘦瘦小小的姑娘,用謊話維持著最后一點尊嚴。

三十歲了又怎樣呢,三十歲的彌耳,還是個害怕受傷又愛面子的女孩子啊。

彌耳的旅行去了很久,她發動態說旅行的感覺很好,配圖是她在景點的各種照片。

她笑得很開心,和很久以前我見她時的樣子有些不一樣。

我習慣性的點了贊,彌耳卻很快回復我說:“愛情來日方長。”

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她相冊里的明媚春光,我回她:“是啊,春光那么好,南風溫涼,愛情來日方長。"


 
推薦圖文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二十一点一对a分牌吗